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被对方质问的语气这么顶,苏幕遮倒也不生气。

    “我不在乎你们为什么变成这副模样,更加不在乎你们和萝丝之间的恩怨,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很忙,先走了。”

    在三人的惊愕中,他抽身而走。

    而他这一离开,躲在他身后的萝丝就尬住了。

    已经是走廊尽头,根本退无可退,许语柔姐妹二人见状,直接逼了上去。

    正当她们准备动手之时。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在老师面前动手,可是一头撞在了规则上。”

    苏幕遮的声音从楼梯下方传来,姐妹二人面色一僵,向旁边看去。

    果不其然,教师办公室里,十名反面人老师在她们抬手的瞬间,直勾勾看向她们。

    萝丝见状是喜笑颜开,可许诗诗很快就反应过来。

    “不过是扣五分而已,杀掉她很赚。”

    对方要对姐姐做的事,她可是一直记在心里。

    可许语柔却眉头紧锁。

    “不一定,之前的课堂上A2就用实验为名杀了一名学生,说明扣分和‘杀人’并不冲突,要是被抓个现行,也许对他们这些反面人来说只是简单的惩罚,但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承受的代价。”

    “那怎么办?”

    “盯住她,我就不信她能一直在老师的视野下。”

    “好。”

    不提萝丝与许语柔的恩怨,苏幕遮开始探索起了这所学校。

    学校真的不大,用深渊洞察扫描下来,长宽各一公里,也就四四方方百万平,尽头皆有空气墙笼罩,苏幕遮只能大致看到外面的景物,却出不去。

    而学校内的一些景物设施占了大部分,操场和树林,湖泊等,这些不用多说。

    而这里一共拥有三个主要设施。

    其一是苏幕遮之前待过的教学楼,学生就在这上课,后面他还去上面转了转,发现卢克好像也在教学楼中,不过是单独隔离出来的11楼上,对比其它楼层来说地方很小,只有一个校长办公室的房间,而且办公室大门紧闭,他就没进去。

    其二是食堂,只有一层的低矮建筑,占地面积最大,也是标准的现代水泥工艺制品,同样大门紧闭,显然是只有到了指定时间才会开门,他也没进去。

    其三是学生宿舍,这个就比较有意思了。

    他一走进去,就感受到了在灰色平原一样的规则压制,无法动用武力,也即是说,这里是绝对安全区域。

    而且里面有很多空房间,只要住进去把门关上反锁,这种不可破坏物可以把任何人都阻挡在外。

    大致探索了一遍后,站在宿舍楼下,苏幕遮心中沉思。

    ‘目前来看,这个学校的多数负面规则都在‘老师’身上,他们拥有惩罚学生,扣除操行分的能力,除此之外,他们的讲课也非常要命。’

    何止是非常要命,简直是要了老命,如果苏幕遮能选,他宁愿不要这个恶魔学识‘焰’也不想再看一次那种东西。

    谁敢保证自己每次在真相面前都能顶住?谁又敢保证每次看完后的自己还是自己?

    ‘但换个角度思考,有时候‘老师’也能充当庇护者,就像是云文星一样遇到了学生之间的麻烦时,就跑到他们那边躲着,不过这条规则对我并不有利。’

    这是条庇护规则。

    而苏幕遮需要庇护吗?

    他在这所恶魔学校里绝对是老师之下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说是校霸也不为过。

    这里这么多中高等恶魔,他想砍哪个就砍哪个,但因为老师的阻碍,还有那该死的教室空气墙,搞得他很难受。

    正当苏幕遮准备迈步离开,继续探索学校之时。

    ‘嗯?有人出来了。’

    此时天色已经濒临黄昏,也许是他们从混乱中苏醒,找回了一点自我意识,此时一大批学生从教学楼里涌了出来。

    苏幕遮定睛一看,从教学楼里出来的人还不少,似乎是活着的一次性全出来了,有一千多人,而且身旁还跟着老师,此时正向着宿舍楼走来。

    他连忙把嘴上的烟丢掉,几脚踩灭了,他看过的电视里学生不能抽烟,要是因为这种事被扣操行分,就真的太难受了。

    各式各样的恶魔学生们在老师的陪同下涌进了宿舍,他们有的身染血迹,杀气四溢,面目间尽是暴虐之色。

    有的唯唯诺诺,好似被吓破了胆,跟着老师半步都不敢离开,进到宿舍楼里,感受到其中安全的规则保护,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地狱男爵与图罗拉也在其中,看到屹立在宿舍门口的苏幕遮,二人迎了上来。

    他们俩似乎很疲惫,地狱男爵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就像是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偶尔闪过一抹歇斯底里。

    而图罗拉就像是霜打的茄子,连翅膀都耷拉着,眼皮都累的抬不起来。

    “你们还记得我吗?”

    二人微微点头,又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

    “记得,我们有过约定要一起去杀巴斯,但有些东西又好像忘记了,你是叫阿卡多对吧。”

    苏幕遮心沉了下去,从目前来看,就萝丝最‘正常’,从课堂上获得知识后,每个人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而他心中也难免升起一丝疑惑,所谓的规则知识,到底是什么东西?

    “主人,萝丝总算找到你了!”

    泪眼婆娑的娇小少女扑进了苏幕遮的怀里,被他揪住脖子拎在半空,苏幕遮抬眼一看,果不其然,已经变作金银瞳色的许语柔,许诗诗二人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不,是看着自己手里的萝丝。

    许语柔:“你跑不了的,我们一定会杀了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萝丝哼了一声,她已经跟着老师踏入了宿舍楼内,根本不怕对方动手。

    而且说实话,若不是困在尖塔内,凭借她在地狱经营这么久的势力,人脉,她有一百种方法弄死这两个女人。

    当下安全之后,又是一顿嘲讽,什么有本事就动手,别在那逼逼赖赖,什么我看你们俩个不如来我店里当个姐妹套餐,专门服侍客人等等。

    说的姐妹二人眼中怒火越来越甚,她们不像对方这么没皮没脸,有些话是骂不出口的,因此嘴炮上落入下风,只能听着她大放厥词。

    见她们已经彻底撕破脸,各种撕逼,苏幕遮虽不想掺和这鸟事,但是他目前急需情报,因此道。

    “你们几个,跟我过来。”

    说着他带着萝丝往楼上走去。

    许语柔姐妹二人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她们现在绝不会让萝丝离开视野。

    地狱男爵和图罗拉二人也跟了上来。

    在三楼随便找了个空房间,全部人进来后,苏幕遮把门关上。

    房间内的布置也很简单,几张铁架床,几人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商议事情。

    虽说是商议,但小队信任几乎破裂,姐妹二人和萝丝是死仇,图罗拉地狱男爵二位恶魔也古古怪怪,完全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思考方式是如何。

    苏幕遮扫视一圈,还是准备自己起头。

    “我先说吧,我不管你们得到了什么知识,又失去了什么东西,我只用我的方式和你们对话。”

    “还想继续上课的,请把手举起来。”

    没人举手,甚至在提到上课这个字眼时,所有人眼中都闪过一抹厌恶和惊惧。

    苏幕遮耸耸肩。

    “那很好,我们有了共同的立场,为了不上课,我们是不是能短暂联合起来?”

    众人目光闪烁,最后皆是微微点头。

    见所有人都暂时放下了芥蒂,苏幕遮又道:“在这个学校里,最危险的东西并不是实力强弱,而是规则。无处不在的压制,老师的权柄,还有我们获得的‘知识’,都可以归结在规则里面,那么我想问,规则到底是什么?不搞明白这东西的底层逻辑,很多东西我都无法理解。”

    说完他看向萝丝,意思很简单了。

    把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

    萝丝见所有人看着自己,张开欲言,可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我也说不清楚,这东西要看自己理解,非要解释的话,就是规定了某些事物必须这样运行的规矩,但也不完全对。”

    苏幕遮眉头紧锁:“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这番话被通晓语言翻译成萝丝等人能够理解的语言,她一听立马兴奋的点头。

    “对对对,就是这个。”

    吗的。

    苏幕遮一脸晦气偏过头去,这谁不会说啊,但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不可名状,不可解释,只能自己领悟的东西。

    萝丝见状,犹豫了一会,又把尖塔中的幸秘说了出来,是关于多元宇宙的许多大佬将自身的‘规则知识’丢入尖塔中的作为传承的事。

    因为她就算不说,这种事在苏幕遮等人上完课后也已经不是秘密了,还不如说出来卖个乖。

    听后,苏幕遮等人皆是一惊,许语柔姐妹更是眼露明了之色,怪不得,想必她们获得的新称号,就是其中某些高等存在留下的东西。

    她们姐妹二人对视一眼,有种捡了大便宜后心照不宣的默契。

    银魂树法和天堂祷告者称号虽然残缺,但是强是真的强,只有一个技能都胜过她们原来的称号,可想而知如果是原版,那该有多恐怖。

    苏幕遮冷笑看向萝丝:“原来如此,来到尖塔试炼的人,都是想要获得这里的传承,这件事你怎么不早说?”

    萝丝讪笑一声:“也不一定是传承,尖塔里拥有的好东西太多了,只是我们目前处于的规则中,能够获得的是知识和传承而已。”

    苏幕遮深深凝视了她一眼,这家伙绝对还有事瞒着他,可他也不想过于深究,这里虽然危险,起码好处是实打实的。

    他拇指一打,点燃一小撮火苗。

    “这是我获得的东西,一种关于火焰的知识,我本来不想逼问你们得到了什么,但如果你们愿意说出来,哪怕只是大概,也可以让我们得到一些新的情报。这对我们整体来说是有益的,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不用付出惨重代价,也能得到知识的方法,而不是一味在课堂上死死挣扎,连自己能得到什么,要丢掉什么也不知道。”

    说着,他把自己获得它的经历说了一遍,可他说完之后,却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情况讲出来。

    苏幕遮没有逼问,而是静静等待。

    一会过后,图罗拉嘶哑道。

    “我从上节课中,得到了关于魅魔女王的一些知识,她留下的规则。”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失色,连得到强力残缺称号的许语柔姐们都震惊了。

    魅魔女王何许人也。

    九层地狱众多魔神之一!

    平生最知名事迹就是一位天堂的大天使长都为了她堕落,可谓是为了舔她连阵营都背叛了。

    就这么一尊影响力遍布多元宇宙的魔神,图罗拉居然说自己得到了她的传承!

    哪怕只是零星一点点,都够吃一辈子了好吗?!

    可图罗拉并未露出喜悦,而是展现出极度的悲伤。

    “作为代价,我的傲慢被拿走了。”

    她说完,痛苦的捂住自己的面容,以往的自信烟消云散,居然当场不顾形象的哽咽道。

    “我没能抵住诱惑,我想要更多,更多的知识,于是我丢掉了傲慢,接受了这份力量,可是可是你们能想象吗,我现在被拿走傲慢的我居然会感觉到自卑。”

    何止是自卑,一头高等魅魔,此时将怯懦展现的淋漓尽致,就像是个小女孩。

    许诗诗疑惑道:“傲慢被拿走,这不是好事吗?不会自大,不会轻视”

    “你住嘴!”

    图罗拉吼了一嗓子后又背过身,明明顶着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却像是羞于见人一样嘤嘤痛哭。

    咕噜,房间里传来一片吞咽唾沫的声音,此时的图罗拉不哭不要紧,这一哭好似触发了什么东西。

    她的伤心发自肺腑,众人皆被她的哭声打动,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粉色,心中升起同情,怜爱之情,想要好生安慰此等佳人。

    尤其是做了惹哭她事情的许诗诗,更是心中自责,惊慌的手足无措。

    许语柔更是勃然大怒:“诗诗,你太过分了,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图罗拉姐姐,还不快去道歉!”

    “我,是,图罗拉姐姐,对不起,请您一定要原谅我,诗诗在这里向你”

    见到这荒谬的一幕,以及众人眼中闪过的粉光,苏幕遮眉头紧锁。

    宿舍内不能动用武力,这种魅惑类技能显然也属于‘武力’行列,可不知为何,图罗拉居然能够无视规则,强行魅惑了许诗诗等人,乱了她们心智

    虽然她的能力在规则的压制下削弱了很多,可还是用了出来,这是为什么?

    ‘难道说,她现在使用的也是从课堂上带来的规则之力,只不过属于魔神掌握的规则,级别很高,因此可以无视部分二层尖塔规则?’

    苏幕遮只能猜想,他20点意志加上苦修者的专长可以豁免对方的魅力,而他的深渊洞察目镜中已经将图罗拉扫描了一遍。

    ‘魅力在她哭时提高了一半,而且能够引发我们心中的各种情绪,这简直就像是’

    就像是‘海妖之音’,他曾经刷出来过的魅力专长。

    图罗拉这一哭,让苏幕遮心中升起了一个猜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