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呵呵,下次,下次一定。”

    “是啊,我们不会嘲笑你的,你一头地狱恶魔,能够放下屠刀修成正果,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

    “是啊,反正恶魔也不能生,你要那玩意也没用。”

    “往好处想,你以后抗魅惑能力可是大大提高,又少了个破绽。”

    见他要开大,苏幕遮等人纷纷‘善意出言’安慰起了地狱男爵,一番话下去,直把他的脸越说越黑。

    “够了!”

    地狱男爵怒吼一声,浑身火焰暴起,不是之前那种冒着黑烟的硫磺火,而是一种更加炙热,纯正的橘黄烈焰。

    这种火很亮,像是太阳一般刺人眼睛,好在宿舍内有规则压制,无论他放多大火都造不出实质性伤害。

    发了一通脾气,地狱男爵扑通一声坐在床板上生着闷气。

    许语柔二人见大家都说了自己所得所获,眼神闪烁了一会,还是把自己的获得的称号说了出来。

    银魂树法没人听过,但天堂祷告者这个称号,一看就是地狱老对头的规则。

    这方面图罗拉懂的比较多,因此苏幕遮专门把她从洗手间拉了出来。

    “放放手,这么多人看着呢”

    图罗拉低着头,满脸绯红,一只手被苏幕遮牵着,另外一只手搅动着手指。

    一头魅魔。

    被异性牵手,害羞了。

    不,她根本就没有性别,也不存在同性异性。

    关键是她脸红这事,她是魅魔,会脸红?

    这特么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心里暗道这个世界真是疯了,苏幕遮把事情和她叙述了一遍。

    图罗拉随意听着,一遍不满的打量着身上暴露的衣物,一遍羡慕的看向许语柔身上包裹全身,十分保守的法师袍。

    “我这里还有一身,就是小了点,送给你吧。”

    许语柔也很上道,当场就送了图罗拉一套杂物,她再三感谢后穿在了身上。

    宽大的白袍,穿在图罗拉身上就像是齐臀的长袖白衬衫,别说保守,感觉更加诱惑了。

    萝丝更是直接吐槽:“我从来没见魅魔身上穿过这么多。”

    此话一出,图罗拉眼中泪水急速积蓄,又要化身成为嘤嘤怪,吓得众人当场就想跑出去。

    苏幕遮暗叫不好,急忙上前安慰,这种事情他经验真不是一般丰富,他以前就有一位自卑心理严重的女友,自然知道要怎么做。

    夸就完事了,一边夸一边损别人,什么她嫉妒你,她羡慕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多善良,反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鬼话,好说歹说,萝丝都被说的生闷气了,图罗拉终于破涕为笑。

    五分钟后

    苏幕遮与图罗拉坐在一张床上。

    她眼眸低垂,搅动着自己散发幽光的紫黑长发。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好”

    苏幕遮习惯性伸手想搂过对方的肩膀,发现即便是坐着图罗拉也高出他一截,毫不尴尬的把手抽了回来,撩了撩黑发,帅气道:“抱歉,那是因为我没有早点遇到你。”

    图罗拉委屈道:“你遇到我的时候,捅了我一刀差点杀了我。”

    苏幕遮没有狡辩,诚恳道:“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你能保证不再伤害我吗?”

    “我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好好爱护你。”

    “阿卡多”

    “图罗拉”

    两人目光对视,越靠越近。

    长得好看的人,谈恋爱都是很直接的。

    二者都是拥有20点魅力的超凡生物,何况苏幕遮的魅力还是针对性极强的邪恶魅力。

    发展快一点,也完全能够理解。

    不,如果说他20点魅力还要玩互相了解,聊人生,三观,感情那一套,那他的魅力是干什么的?

    图罗拉眼中柔情款款,按理来说,魅魔这种生物,天生就是恋爱绝缘体。

    她们利用生物的欲望达成自己的目的,本身就不会对别的生物产生好感。

    可奈何图罗拉有了致命破绽,她的傲慢没了,整个魔陷入了自卑状态,急需能给她安全感,保护感的角色。

    苏幕遮这种地狱二层,领主之下横着走的狠人,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而且他还那么帅,自然能攻破她的心防

    所以她还真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的被对方‘魅惑’到了。

    而就在一魔一人的脸越凑越近之时,萝丝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图罗拉闪电般的撇过头,羞的满脸通红,不敢见人。

    她还真的差点,大庭广众之下

    苏幕遮心中暗骂这世道真是离谱,连魅魔都保守了,炎魔都信佛了,搞得最没节操的人除了萝丝就是他。

    但眼下已经是最好结果,苏幕遮顺势把话题扯了回来,询问起了关于许语柔姐妹称号的能力。

    图罗拉思索了一番说道。

    “银魂树法我不知道,但是天堂祷告者我有点推测,十二位天使长中有一位名为‘言’的天使,祂所执掌的规则,就是能将说出的话化为真实,诗诗继承的规则,应该就是‘言’天使的部分传承。”

    此话一出,许诗诗满脸欣喜,连许语柔都为她高兴。

    天堂作为与地狱对立的高阶世界,大天使长的地位不逊色与魔神,能得到他们的规则传承,哪怕只是零星一点,其上限都极高。

    可这一圈听下来,苏幕遮给听自闭了。

    图罗拉拿到了魅魔女王的传承,许诗诗是大天使长,地狱男爵是大日如来佛,许语柔的不知道,但好歹是个称号规则,绝对也不弱。

    萝丝更不用说,她准备这么多,肯定也是冲着蛛后传承来的。

    而他自己呢?

    从图罗拉口中他得知,恶魔学识‘焰’虽然不是什么大路货,但还真不是哪位大佬留下的东西,不属于‘传承’,仅仅只是知识而已。

    但随着众人的讨论,研究,深入,苏幕遮又有了新的体会。

    图罗拉用收集到的情报展开分析:“看来我们是得到的越多,丢掉的也越多,只是知识还不算太明显,如果是某位大能的传承,势必要丢掉一些关键性的东西才能换取,就像是我丢掉了傲慢,男爵丢掉了色欲一样。”

    许诗诗皱眉道:“为什么一定要丢掉?”

    她记不太清自己获得传承时的记忆了,对自己丢掉了什么一时半会也没摸索到。

    图罗拉倒是记得很清楚。

    “因为那份知识的力量太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一但想要掌控这份力量,我们某些东西就会被压垮,击碎。”

    萝丝眼神闪烁,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没有贸然去‘寻找’蛛后的传承,只是接纳了一些阴影方面的知识。

    苏幕遮疑惑道:“那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些大能的传承的?为什么我只拿到了普通的知识?”

    图罗拉深深看了他一眼:“因为你什么都不想失去,所以你接受到的只是普通知识,一但你有了舍弃的决心,才能接收到更深处的东西。”

    听罢,苏幕遮懂了,在之前的课堂中,他一直紧紧守护着自己的意识,就算是被烧成碎片也要将其聚合,一点一滴都舍不得丢弃,因此他才保留了完整的自我。

    他也庆幸自己这么干了,否则他也会变得和图罗拉等人一样,用自我换取力量。

    那样的力量他宁可不要

    众人聚在一起又商议了一阵后,暂时得出一个结论。

    目前还找不到逃避上课的方法,但已经有两条重要线索被他们摸索出来。

    第一,想获得力量,可以舍弃一部分自我,前去寻找更深更强的规则。

    第二,若是准备就此作罢,在接下来的课堂中,就紧守自我,别被力量诱惑。

    这两条各有利弊和取舍,有时候不是你龟缩守住自我,就能撑住的,也不是你舍弃自我,就百分百能找到力量的。

    大数据摆在面前,今天第一堂课,五千人进去的,出来就一千多一点,接下来还要死多少,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谁也不清楚。

    虽是队友,但在这个恶魔学院的规则下,他们也只能互换情报而已,即便是许语柔和许诗诗这种亲姐妹也只能自保,谁也帮不了谁,最后能不能撑下去,还得看自己。

    6:55

    宿舍铃声骤然响起。

    随后扩音喇叭中,老师的声音穿透房门,刺入了每个学生的房间。

    “现在开始集合,七点准时到学院食堂吃饭,如果未按时赶到,将做扣除2点操行分处理。”

    吃饭

    房间中的几人对视一眼,感觉到了满满恶意。

    不过苏幕遮等人并未逃避,而是很爽快收拾东西,来到了宿舍楼下,这里已经有老师站在门口,似乎是来监管学生不让其打架。

    之前五点钟他们带着学生返回宿舍也是,算是一种对弱小者的庇护方式。

    跟着大部队,几人一路上贴的很近,低声交流着。

    地狱男爵打量了眼周围,大多数学生都跟了出来,逃避者还是很少的。

    “今天才是上课第一天,一次缺课2操行分,一次不吃2操行分,一共就10操行分,最多只够请五次假。”

    “我推测,这五次假不是让我们找出如何取巧过关,而是给我们的适应期,适应这里的生活。”

    “因为尖塔不是给投机取巧者准备的地方,想要获得力量,就得拿出勇气来。”

    地狱男爵戒除了色欲后,魔倒是清醒了不少,也能用大脑思考了。

    苏幕遮瞟了他一眼,点点头:“没错,我们想要毕业,就只能靠学分,目前我们只知道上课这一个得到学分的手段,怎么躲都躲不过去。”

    反正他是没找到什么钻空子的方法,恶魔学院的规则简单且粗暴,也不像有空子给他钻的样子。

    就算知道前面凶险,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学校就这么大,很快,千儿八百人就涌进了食堂之内。

    这里一共有十个窗口,每个窗口后面站着一个反面人,身穿白围裙,头戴厨师帽,用漏勺搅拌着大锅里的粘稠液体。

    学生排着队来到窗口前,递交学生证上去,经过厨师确认后可以领取到一个木杯,然后厨师会给学生来上满满一大勺‘饭菜’。

    打饭速度挺快的,老师们也在用餐行列中,领取完各自的饭菜后,所有人都端坐在座椅上,除了老师们将饭菜‘一饮而尽’外,学生们谁也没有动手。

    见状,一位老师站起身,指着食堂上面的大钟道。

    “用餐时间半小时,超出者视为浪费食物,扣取操行分2点。”

    说完,他坐了下去,和机器人一样看着学生们。

    苏幕遮这边的餐桌上。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第一个下手。

    木杯中的物体,绿油油还泛着辐射一样的光晕,粘稠的像是一团鼻涕,通体散发着诡异的气场,名副其实的‘地狱料理’。

    光是看着它,苏幕遮就想一句名言。

    “古尔丹,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图罗拉一愣:“阿卡多,你说什么?”

    “没什么。”

    苏幕遮端起杯子,眼中深渊洞察的扫描结果已经出来了。

    【成分:未知】

    【是否可食用:建议不要】

    【饮用后果:未知】

    【判断:某种特殊的规则载体,饮用后或许能够烙印一部分规则能力,前提是你能承担后果】

    深渊洞察说是墨镜,不如说是智能芯片一样的高科技产物,墨镜只是表象。

    来自九阶科技世界,机凯帝国生产的它,再被灰色平原同化之后,依旧拥有相当高级的智能。

    简单来说,苏幕遮知道的越多,它就能分析出越多,它的数据库除了自己本身外,还有苏幕遮的记忆和认知作为支撑。

    ‘开启洞察之眼’

    【提示:辅助勘测功能关闭,洞察之眼已经开启,本次扫描抽取精神力77点】

    开启了深渊洞察唯一的主动,苏幕遮第一次消耗了这么多精神力作为代价。

    这杯液体虽然是规则,但深渊洞察同样是‘规则’,虽不完全,但还是看破了一些属性。

    名称:???

    类型:???

    效果:饮用后将承受力量、敏捷、体质、智力、意志、感知、魅力等七维属性判定,判定未通过将扣除200-1500点生命值,并且根据判定通过数量损失1-10点类型属性。

    该物品能够根据饮用方凝聚‘独特专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