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苏幕遮面色一变,冷硬道:“你在教我做事啊?”

    图罗拉搅动手指,委屈解释:“不是,我没有”

    苏幕遮冷哼一声,没好气道:“我给你的,你就好好拿着,以后不许反驳我,知道吗。”

    “嗯”

    见她脸带娇羞和欣喜,美滋滋的拿着灵魂结晶走了,丝毫没有这是自己挣的钱的觉悟,苏幕遮目光古怪。

    对方喜不喜欢他,已经无所谓了,左右也不过是忠诚度问题。

    而他之所以没要图罗拉的灵魂结晶,不是他牙口突然好了,而是事出有因。

    一,目前的计划中,图罗拉是绝对不容有失的,如果她的力量衰弱,那么大家都别想挣钱。

    二、比起灵魂结晶,他更需要的是鲜血结晶,叫上一大堆人,也只是为了增加战斗力,减少鲜血结晶开支。

    如果他打个架吃的血晶比收获的还多,那他还打个毛。

    而且人多了肯定比少了强,就比如这次,要是没人帮忙,他最多留下两个高等恶魔就是极限,哪能拿这么多高等血晶?

    虽然钱都被分完,但他毫不在乎。

    灵魂结晶就是利益,鲜血结晶就是实力,他可以放弃目前的一些利益,换取更多的实力。

    因为只有实力高了才能挣更多的钱,有舍才有得,如果连这点都看不清,那么也是被钱拴着的狗而已。

    而此时众人休息的休息,吃魂晶提升实力的提升实力,准备养好状态,引下一波‘肥羊’出来宰时,作为探子的萝丝押着个人走了过来。

    一个身穿中世纪皮甲,有着络腮胡,脸颊有一处刀疤的中年男人。

    萝丝举着一把手弩对准他的脑袋,和苏幕遮告状道:“这个人开战前就一直盯着我们,已经把我们的秘密看光了!”

    地狱男爵有些惊讶:“居然是个人类,我都没发现。”

    苏幕遮心中排腹,就你那点感知还发现,还要贼干什么。

    许语柔站起身,眼神闪烁着寒光。

    “做了他,要是让他活着回去,我们的事情败露,这些恶魔学生会联合起来找我们麻烦。”

    她的性格在接收了传承之后,变得越来越冷酷,以前的她绝不会主动说出这种话来。

    现在的她,越来越变得趋利避害,越来越理智化了。

    “阿卡多,你说呢?”

    图罗拉抱着苏幕遮的手臂,她现在越来越依赖他,什么事都想让他给主意。

    古兰举起双手,对着众人讪笑道:“误会,误会,我就是出来小便一下,你们继续忙,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实话,他现在身体都僵硬了

    都怪自己看的太入迷,没有早点走,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尤其是这个红墨镜男。

    这尼玛是个人。

    跑的比影魔还快,两头血魔附体的高等炎魔都打不过他。

    因此再被萝丝抓到之后,他根本没想反抗,也没想跑,因为那都是找死。

    “呵,鬼话连篇,做了他吧主人,交给我动手怎么样?”

    萝丝舔了舔嘴唇,她想噬对方的魂。

    “凭什么给她,要动手我也可以!”

    许诗诗冷哼一声,虽不能动手,但她就是要坏对方的好事。

    “你!”萝丝怒视对方,二人一时间恨不得打起来。

    地狱男爵双手合十,叹道:“还是我来吧,我可以给他诵经超度,说不定死后灵魂还能回到故乡呢。”

    图罗拉紧紧拉着苏幕遮的手,勤俭持家道:“阿卡多,不如交给我吧,我可以魅惑他,让他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毕竟要是直接打死,他身上的东西都会被尖塔吞噬。”

    尼玛呀!

    古兰面容僵硬,冷汗直流,一颗心已经凉到了谷底。

    这尼玛全员恶人啊。

    别管什么职业,什么物种,周围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的邪恶生物,甚至比恶魔还要恶。

    古兰强行挤出讨好的微笑,颤颤巍巍的看向苏幕遮。

    这个墨镜男是老大,毋庸置疑,而且他还没发话,如果他也说要杀自己,那么他只能拼命了。

    可拼命和送死又有什么区别。

    苏幕遮开口了。

    “大家都冷静一点,我明白你们想要为企业贡献的决心,但这件事我认为还有商量的余地。”

    利益关系,比任何关系都要稳固。

    今晚出来干的这一票,所有人都吃到了甜头,何况接下来还有更大的蛋糕可以吃,这也是所有人都提议要灭口的原因。

    可苏幕遮的一发话,让所有人一愣。

    不是,不特么就你杀的最多,这事还是你起头的吗?

    没有理会众人那奇怪的眼神,苏幕遮拍了拍古兰的肩膀,和善笑道。

    “世上一切东西都有自己的价值,只是对于每个人来说,这份价值的轻重不一,这句话你认可吗?”

    “认可,认可!”古兰忙不迭的点头,就算对方说他是自己的老子,他现在也只能认。

    “那么,你对我有什么价值?能够大的过我杀掉你?”

    古兰眼露希望,还好对方讲道理。

    “我有,我绝对有,我可以加入你们,而且不需要支付任何报酬,我可以免费为你们出力!”

    苏幕遮微微点点头,对方不是玩家,像是某个世界的原住民,而能够活到现在的人类,往往身上都有些特殊能力,既然如此,何苦一刀杀了。

    “还不够,你有什么本事?你需要证明自己够格。”

    古兰立马道。

    “对付别的我不行,我最擅长对付恶魔,我可以用恶魔的身体配置魔药,制作道具,以及施法,我战斗力不弱,而且而且我还能从尖塔手中夺下恶魔的尸体!”

    “什么!”

    听到前面的话其它人还不以为然,可最后这一句让众人大惊。

    “从尖塔手里夺走恶魔尸体?!这怎么可能?!”

    “这不等于和尖塔的规则对着干吗?”

    古兰怕他们不信,立马从怀里取出一把匕首。

    这匕首形状古怪,像是什么生物的牙齿制成,通体纯黑,一拿出来周围都暗了许多,似乎连光都被吞噬。

    萝丝见状面色大变。

    “这是深渊吞噬者的牙,一种吞噬世界为生的终极怪物,我在一些秘录中看过这类介绍,它们的牙齿天生就能够削切规则!”

    苏幕遮眉头一皱,深渊吞噬者又是什么东西?他好像在这副三阶墨镜,深渊洞察介绍中看到过类似情报

    古兰讪笑道:“仿制品,仿制品,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拿出来自己就先死了。”

    他比划了一下匕首:“只要被我这把家传剥皮刀割下来的东西,都可以保存很久,而且我试过,只要激活上面的魔阵,就能抵抗尖塔的规则,不信你们看。”

    说着,他从腰包里拿出好几样东西递给苏幕遮等人查看。

    那些都是恶魔生物的器官,比如炎魔的角,小恶魔的肝脏,蛇魔的眼珠,这些东西还十分新鲜,瞅着像是昨天取下的。

    古兰解释道:“我在课堂上面醒了过来,看见一地的尸体,就顺手取了点材料这应该能证明我的话。”

    恶魔的尸体对现在的图罗拉地狱男爵来说无用。

    可对许语柔姐妹,苏幕遮,萝丝却是有用的,这里高等恶魔这么多,被吞噬了尸体实在浪费,最不济拿回去换钱也好。

    因此众人的目光变了,这家伙确实有点本事

    萝丝眯起眼睛:“我们可以把他的东西抢过来,再杀他。”

    古兰尴尬道:“不好意思,这把刀是我祖先用恶魔材料做成的,只有我们猎魔人血脉才能用,其它人拿着就是一把普通的刀。”

    苏幕遮摸着下巴,深渊洞察扫描显示,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小刀,这家伙说假话骗他们是找死,也即是说,他说的是真的。

    ‘能够削切规则的武器,隐藏的还极深先看看情况吧。’

    他确实动了几分占有的念头,不过贪念不是太重,一味的贪婪,最后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你够格了,可以加入我们。战利品按出力分配,除此之外,你剥夺下来的恶魔器官,我们要进行统一再分配,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谢谢阁下,谢谢。”

    古兰抹了把冷汗,终于松了口气,他在自己的世界无敌,但在地狱就是个弟弟,当然知道能拿能放。

    “叫我阿卡多就行了,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一口恶魔语说的还挺溜,这种话一般人类可学不会,据萝丝所说,一定要在身上固化恶魔材料做成的法术才能掌握。

    “我叫古兰,是一个猎魔人。”

    在多元宇宙中,恶魔语可以算是很高级的通用语种,有能力进行位面旅行的人一般都会固化这门语言,因此古兰说的话图罗拉他们也都能听懂。

    地狱男爵奇怪道:“猎魔人?来地狱找死吗?”

    “事出有因”

    古兰苦笑着,把自己的事情与他们说了一遍,包括他打开卷轴,放出魔鬼,被驱逐到地狱的事。

    他倒是敞亮,居然和恶魔说自己的世界危在旦夕,一般人肯定认为这不是和敌人说自己的家乡城门大开,赶快过去侵略吗。

    但其实事情还真不是这样。

    地狱这么大,不是每个恶魔都可以去,稀罕去他家里‘玩’的。

    对于地狱而言,他视若珍宝的家乡,就是一个乡下地方,他这个猎魔人大师,也就是一个乡巴佬。

    这种乡下地方每天不知道要被打下来多少个,看看天上每时每刻掉下来的陨石就知道。

    都是生人,一吐为快怎么了,而且他急需在团队中证明自己的‘诚实可靠’。

    果不其然,听到世界毁灭这么严重的‘大事’,所有人都一副淡定表情,就好像看了新闻早报,某个世界一流的大公司要收购一个乡下疙瘩的小工厂一样不足为奇,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古兰虽然知道,但还是心中发苦,站在多元宇宙的视角上,他的世界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以前觉得宏大的东西,现在渺小的如蝼蚁,世界毁灭这种事除了当事人,真的没人会在意。

    苏幕遮倒是挺感兴趣,但却是对那深渊吞噬者的情报,因此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一直与古兰闲聊。

    他这么‘体恤’新人,古兰也不敢不给面子,‘受宠若惊’的回答他的问话。

    “您说深渊吞噬者啊,我的家书中记录过一些,这不是某个生物的定称,而是某个类型生物的统称,有的地方叫做旧日支配者,有的地方叫做位面毁灭者,还有的地方叫做星球吞噬者,他们的名字取决于土著赋予。”

    “我很对这个很感兴趣,你继续说。”

    古兰沉思道:“怎么说呢这一类生命主要靠吞噬世界为生,他们游离在多元宇宙的间隙之中,降下自己的眷属,腐化的力量去感染世界,时机成熟后,就会真身降临,把一整个世界吃入肚中。”

    “比较有名的深渊吞噬者有旧神,虚空族群,食梦者太多了,我这里只记录了几个,而且这都是他们比较‘干净’的名字,若念真名”

    古兰猛的打了个哆嗦,眼露恐惧。

    苏幕遮见状点燃一根香烟,又递给了古兰一支,来自不同世界的两人一同抽着烟,继续聊着话题。

    古兰拿出那把牙匕,咬牙道:“其实,深渊吞噬者之牙,只是一个‘形容词’,祂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牙齿,所谓牙,只是他们降临下来的一些腐化力量的统称,我们把这些腐化力量称之为他们吞噬世界的‘牙’而已。”

    他面露凄痛追忆道:“很久很久之前,我的世界也面临过深渊吞噬者的入侵,我的祖先是抵抗者之一,我们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终于把他们的力量驱逐出了世界,并且抹除所有关于他们存在的‘知识’,用遗忘,将他们封印。”

    苏幕遮眼神闪烁:“那时候发生了什么?”

    古兰痛苦的紧闭双眼:“光是从史书中看,都触目惊心,全是无法理解,无法形容,无法讲述的诡异和怪诞。”

    苏幕遮微微点头听这意思,像是‘规则入侵’。

    ‘我这趟地狱之旅,收获了很多多元宇宙的情报,这对我以后的开荒很重要,起码知道有哪些大佬,遇到也能小心点。

    但无论是地狱,灰色平原,他们的入侵方式都是派遣战士,去物理上的征服世界,然后在吞噬规则,吞噬世界,可深渊吞噬者这种大佬却截然相反,他们就如同蛇,先往世界中注入自己的‘规则剧毒’,腐化世界在一口吞下’

    而且深渊吞噬者的强大还不止于此,他们是‘生命’,但不居住在任何位面和世界中,而是住在多元宇宙的‘间隙’里。

    这是一种极端神秘莫测的强大存在,强就强在能以‘个体’力量,不靠任何靠山,单打独斗吞噬世界,与世界为敌。

    但苏幕遮并不认为它们会比地狱,天堂这些强大世界还要厉害。

    如果真的这么强,不见它们来打这些九阶世界?

    要知道每个九阶世界都是恒古存在,信息流传度极广,苏幕遮在泡沫世界中接受的情报,可从来没听说过克总打过天堂和地狱。

    深渊吞噬者的无法理解,诡异怪诞,只是对于普通人,普通世界。它们入侵的也一直都是相对‘弱小’的世界。

    因此,苏幕遮对其的理解,深渊吞噬者‘最多’应该和这些强大世界五五开,否则多元宇宙的大鱼吃小鱼规则,它们又是以吞噬世界为生,早特么就开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