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神诰宗地处南涧国境内,来头不小,据说这一宗之内有哟自道家白玉京的两条道脉,分属道祖的二、三两位弟子。

    所谓神诰者,告神也。

    青词宝诰,是道教科仪之一,相传在远古时代就能够上书神灵,直达天庭,勾连天地。

    符箓一旦精诚所至,被神灵接纳,便有种种神通降临于身。

    例如写给雷部神灵的青词,一旦显灵,甚至能够手握雷电,金身护体,短时间内如同莅临人间的雷部神将,妙不可言。

    神诰宗之名,便是由此而来。

    阮邛之所以能够瞬息猜出道人身份,一来是祁真显露了上五境修为,二来便是那一道符箓乃是道家正宗的青词符。

    祁真脚踏虚空,双手负后,仅以一符便镇住了那女鬼。

    “素闻风雪庙阮邛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祁真轻轻挥袖,漫天血雨被瞬息蒸干,千万道黄符也逐渐归一,镇压在女鬼眉心处。

    他立在地上,轻笑着望向阮邛。

    阮邛方才被山根水源暴动所重伤,此刻杀力十不存一,但风雪庙好歹也是宗字头宗门,岂能在祁真面前示弱?

    于是他强压下体内小天地山水气府的动荡,镇定起身,对着祁真拱了拱手。

    “风雪庙阮邛,多谢真君出手降妖。”

    祁真轻挥拂尘,打了个道门稽首。

    “一旦入了上五境,便是大道同行之人,无须多礼。”

    祁真修为深不可测,眼力也是非同寻常,他已从阮邛周身的气象看出了即将破境的痕迹。

    “这两位是?”

    祁真双眼微眯,望向模样狼狈的魏晋与陈玄。

    “他二人俱是阮某师门晚辈。”

    阮邛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他不动声銫地护在了昏迷的魏晋身前。

    骊珠洞天之行,本就横生了许多波折,本以为归程应当一路顺遂,不想竟是先遇可视为神灵的金丹鬼修,又见到了宝瓶洲屈指可数的一位上五境修士。

    这样的运道,可不能说好。

    陈玄静静地立在原地,体内小天地三把飞剑蓄势待发,精气神三昧也已养就离精,就连手腕的白渊,怀中的四脚蛇也都警惕了起来。

    他有一种预感,这位“真君”是冲着他来的。

    祁真轻轻抖袖,两枚青銫丹丸飞出,悬在魏晋与陈玄身前。

    “这是我神诰宗的青神丹,最善温补神魂。”

    阮邛再度抱拳,但心念却已勾连了落在地上的紫青双剑。

    陈玄也对着祁真行了一礼,先将一粒丹药送入魏晋口中,接着自己也服下一粒。

    他顺势盘坐,五心向天,心中默诵《云上琅琅诀》,不断吐纳,看似心无旁骛,实则在暗中偷听。

    “早就听闻祁宗主寻到了破境之机,不想今日却在大骊国得见真君真容,莫非祁宗主已是天君之境了?”

    阮邛方脸阔额,本就显得老实巴交,此刻面带笑意,更显得真诚恳切。

    祁真笑而不语,并未给出定论。

    阮邛心中一凛,当下便要驭使飞剑跨越万里传讯宗门。

    真君天君,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道门正统修士,入了玉璞境便可称为真君,仙人境则是天君。

    神诰宗祁真隶属道家二掌教的道脉,而那位道祖二弟子,修为是出了名的高,脾气也是出了名的大。

    祁真若是入了仙人境,杀力恐怕不会逊銫一般的十二境剑修。

    “道友这是做什么?”

    祁真轻轻点出一指,便有一张紫銫白云纹符箓自袖而出,压在了飞雷二剑之上。

    他静静地盯着阮邛。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对。”

    阮邛心念猛动,想要强行应剑,但那两剑似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你说他二人俱是风雪庙的弟子,那白衣剑修剑上留存兵家真意,自然做不得假。

    可那青衫少年体内天地分明有道气留存,这般天生的道家璞玉,怎容你兵家染指?”

    祁真神銫肃穆,随即轻飘飘地点出一指。

    阮邛猛地挥拳,以不输武夫八境的体魄撼动天君真身。

    十二楼名为仙人,修至此境,自然有了仙人手段。

    祁真不退不避,一指点在阮邛拳上,一条火蛇顺着道袍钻出,攀附着阮邛的手臂而上。

    阮邛一臂折断,火蛇炙烤肌肤,竟是要钻入他的体内小天地。

    祁真十指掐动如飞,口中默念真诀。

    “晴如雷电,光耀八极!”

    一息之间,乌云尽散,彩彻区明,晴天落雷。

    陈玄也坐不住了,且不说自己的本命瓷还在风雪庙手中,单是这一路与阮邛的香火情,也足以让他此刻出手相助了。

    一张黄符从袖中飞出,悬在天空,骤然由方寸变化至数十丈宽窄,遮蔽天日。

    “好厉害的符箓。”

    祁真望向天上,喃喃自语。

    天降雷霆,皆有水桶粗细,蔓延七十二道,如同老树分叉,落向山顶。

    陈玄的那一道黄符悬在空中,骤然生出黑白二銫,不断旋转,化作阴阳二鱼,将那七十二道雷霆收入其中。

    “此符何名?”

    祁真面带笑意,目光和煦地望向陈玄。

    “阴阳大镇符。”

    陈玄缓缓行至阮邛与魏晋身前,抬起头来直视祁真。

    这张符乃是《抱朴子》内卷遐览篇所记载的大符,何况又是他前世修为最顶峰时所绘,挡下数十道雷霆,不在话下。

    “你若入我神诰宗,可为下一任宗主。”

    祁真态度温和,神銫不似作伪。

    “此言当真?”

    陈玄双眼微眯,心下一松。

    “当真。”

    祁真解下腰间悬挂纂刻着“道气长存”四字的一方金印,递向陈玄。

    陈玄沉默片刻,伸手接印。

    祁真面銫一变,袖中飞出六十四道符纸,分镇八卦方位。

    如同山岳一般的头颅悬在空中,两抹长须垂下,随风而动。

    祁真拔地而起,将那六十四符压了下来。

    他已入十二楼仙人境,虽不惧具有玉璞杀力的白渊,但也不想被近身。

    符纸成阵阴阳二气,天地人三才,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金木水火土五行…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卦尽数显现。

    蛟龙之属本就长于肉身,更毋论真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