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逆行诸天的剑客

    剑来世界:万年前,人族不过是神道之下圈养地牲畜,三教祖师与兵家初祖,还有剑修的祖宗以及妖族一道揭竿而起,打碎神道。

    天下从此一分为四,儒家主掌浩然天下,道家青冥天下,佛家莲花天下,妖族蛮荒天下,剑修被赶去浩然天下和蛮荒天下边境,镇守边境万年。

    修士十五境界:修士修炼天地大道,以求长生,可飞天遁地。修道者共有十五重境界,现在最高修炼到第十三境,最后两个境界已经失传。

    下五境:铜皮,草根,柳筋,骨气,筑庐。

    在世俗中除妖捉鬼的法师,还有小鬼冤魂小妖大都是下五境。

    中五境:洞府境、观海境、龙门境、金丹境、元婴境。

    大宗门中的年轻弟子,大都是洞府境、观海境或者龙门境,这些境界的妖怪足以称作大妖。

    金丹境足以在大宗开峰成为峰主。

    元婴境可称地仙,寿命数百年。

    上五境:也叫长生五境

    玉璞境、仙人境、飞升境、失传二境。

    到了上五境,当真具有移山填海的威能,可以轻易调动一方五行运道,若是三教圣人,甚至可以敕封山水神灵。

    武道九境:武道修炼体力的一口真气,不向天地借力,凭借自身真气战斗,肉身十分强大。武道九境之后还有两境,十境为武道止境,十一境为传说中的武神境。

    炼体三境界:泥胚境、木胎境、水银镜。

    炼气三境界:英魂境、雄魄境、武胆境。

    炼神三境界:金身境、羽化境、山巅境。

    武道十境:武道止境,分成三小境,气盛,归真,神到。

    武道十一境:武神境(万年来无人入此境,此境大抵等同修士十四甚至十五境……pace]

    白驹过隙,光阴匆匆消逝。

    祁真在陈玄入神诰宗的第二日便离开山门,亲自前往风雪庙,欲以一件半仙兵,十二道神符换取陈玄的本命瓷。

    风雪庙宗主对此并无异议,阮邛也竭力促成此事,奈何宗门之中的一众长老与供奉并不满足祁真提出的条件。

    祁真已是仙人境修为,自是有恃无恐,但此地终究是风雪庙的山头,他若是在此地出手,便等同于问道一宗,难免得不偿失。

    最终此事只能搁置,无有定论。

    陈玄得知此事后,倒也不甚吃惊,任谁知晓到嘴的鸭子飞走,难免都会心生不满,但只要尚未彻底撕破面皮,就还有回转余地。

    退一万步说,即便他日风雪庙真要借此威胁陈玄,也不过是一场问剑罢了。

    神诰宗本就建在南涧国天地灵气最为充沛之地,又有大阵聚拢山河,虽不能让修士瞬息破境,但胜在细水长流,是一座宗门真正的底蕴所在。

    陈玄久居在灵气稀薄的骊珠洞天之中,直至离开小镇,才得以直面整座天下的大道。

    奈何有楚夫人和祁真这两个天大意外,让陈玄一直陷入奔波之中。

    祁真为陈玄破例独开一峰,不许宗门弟子随意出入,陈玄终于可以静心问道,潜心练剑。

    陈玄临溪结庐,以“云琅”二字命名此山,成为一峰之主。

    清晨,云雾缭绕,溪水潺潺。

    陈玄来到屋外,盘坐在溪边青石上,静静吐纳,一山云雾随他鼻息而动,三把飞剑自穴窍钻出,在云上溪中飞掠。

    “你倒是气定神闲。”

    女冠立在山溪上游,俯身掬了一捧溪水,轻轻在白鹿背上摩挲。

    贺小凉望着陈玄,眼波流转。

    “气不定何以修大道?

    神不闲何以问长生?”

    陈玄睁开双眸,即便他已刻意压制心湖涟漪,却心绪依旧不免有几分起伏。

    贺小凉与他的某一位故人太像了,不是形似,而是眼眸之中,有着一分隐藏极深的柔弱。

    “陈师兄所言甚是,小凉受教了。

    只是宗门之中俗人太多,见不得你独占一峰灵气,难免会有些流言蜚语。”

    贺小凉牵着雪白麋鹿,缓缓走向陈玄。

    说来也奇,这头雪白麋鹿天生便可辨别一个人的福缘如何,它总是想要亲近陈玄,但每一次都会在他面前三尺处踌躇不前。

    “青酒红人脸,财帛动人心。

    山上神仙也好,山下凡人也罢,其实一般无二。”

    陈玄笑着将手指在溪上点了点,白渊化作一道流光,瞬息入水,化作一条白鱼,朝着山下去了。

    贺小凉轻轻抚摸白鹿的脊背,它不知怎的竟是迈开步子,朝着陈玄奔来了。

    “师兄道心通明,难怪陆小师叔会收你为徒。”

    贺小凉来到陈玄身侧,却不去看他的面庞,只怕心湖再次波动。

    “听说你已入龙门境?”

    陈玄在白鹿耳后轻轻挠了挠,它摆了摆脑袋,随即双眼眯起,很是享受。

    “这境界来的蹊跷,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可陆师叔却说这是我的福缘,我是想不通什么福缘能够让我连破观海、龙门两境的桎梏了。”

    贺小凉苦笑着摇了摇头,并不为此感到喜悦。

    “你与我年龄相仿,境界却比我足足高出一境,看来那福缘冠绝一洲之说,的确不是空穴来风。”

    陈玄微笑着起身,白鹿抬起头颅,蹭了蹭他的衣衫。

    “福缘再怎么惊人,终究不是实实在在的境界。

    山上修士习惯了以力压人,谁会在意你的气运是否深厚?”

    贺小凉长叹一声,望向远方的那座清凉山,这些时日,她甚至不愿住在那座山中。

    “是啊,世人都习惯以力压人,你我又如何能够免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