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逆行诸天的剑客

    浩然九洲,东宝瓶洲是出了名的剑道凋敝,三千年来,上五境剑仙屈指可数。

    三千年是一个极有讲究的年份。

    三千年前,那一位斩龙之人千里迢迢追寻真龙来到宝瓶洲,在古蜀国蝉蜕洞天向一洲问剑,宝瓶洲所有上五境剑仙,尽数葬送其中,宝瓶洲剑道气运就此凋敝。

    正阳山与风雷园正是宝瓶洲如今的剑道扛鼎仙门,风雷园掌门李抟景,剑道资质极佳,一人一剑压得正阳山数百年抬不起头。

    这样一位剑道大才却为情所困,停滞于元婴境,再无半分破境之机。

    正阳山位于朱莹王朝境内,与风雷园相隔不过五千里,对于十楼之上的修士而言,几乎是咫尺之遥。

    一位姿色平平的妇人,立在正阳山辖内的一座山巅,遥望一洲山河,她的手腕上牵着一根红线。

    “陈玄此子剑道资质较李抟景还要高出不少,却不知是何人先我一步动手,只愿莫坏了我的谋划才是。”

    妇人双眼微眯,轻轻扯了扯手腕上的红线,红线分出一缕,跨越千里,两个线头分别落向正阳山和风雷园某处。

    两座仙家山门,虽无有上五境修士,但十楼元婴却是不少,竟无一人察觉到这份异象。

    “师尊,宗主请您去祖师堂议事。”

    少女缓缓行至妇人身前,颔首低眉地拜了拜。

    她不过豆蔻之年,身姿绰约,眉眼如黛,容貌虽不及贺小凉,但也相差仿佛。

    “为师知晓了。”

    妇人神色微敛,恢复了木讷神色,她笑着望着眼前的徒儿,目光在她手腕处停顿了片刻。

    神诰宗,云琅山。

    陈玄照旧在屋外石上清修,三柄道剑随心念神游天外,白渊在溪水之中肆意游窜,四脚蛇趴在青石边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半月前,他终于炼成了《抱朴子》金丹篇中所载的九丹之首丹华。

    卷中有言:“火之三十六日成,服之七日成仙。”

    陈玄借三昧真火之利,加快了炼丹进程。

    所谓“七日成仙”,似是指修成人仙,虽不能证得真正长生,但对于修为进境有着不俗的效用。

    白渊修为停滞在元婴境许久,服下此丹之后瞬息跻身玉璞,足见此丹不凡。

    一鼎丹成三十六,白渊服一粒,贺小凉得一粒,又分了四粒给神诰宗几位寿数将尽的金丹修士,助其跻身元婴。

    神诰宗上上下下对陈玄的态度大为改观,甚至还有不少年轻弟子想要拜师学丹术,自然是被陈玄拒绝了。

    “小东西,给你一粒。”

    陈玄从玉瓶中倒出一粒金色丹丸,塞进了四脚蛇口中,却见这小家伙昏昏欲睡地闭上眼眸,顶上两个鼓包缓缓破开。

    “今日你便下山去吧。”

    陆沉忽然出现在陈玄身侧,他俯下身子,将四脚蛇翻了个面,轻挠它的肚皮。

    “我自出小镇以来,一路奔波未曾停歇,好不容易找了个清净地儿,却又被俗事所扰。

    师兄,你若给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便要跟你算算账了。”

    陈玄双眸古井无波,与在贺小凉身前时几乎是两个模样。

    “你知晓骊珠洞天的来历,却不知那位斩龙人尚在人间。”

    陆沉捏着四脚蛇的尾巴,将它倒提了起来,这条土行的真龙后裔,似乎陷入了蛰眠,如同枯木一般,硬邦邦的不曾动弹。

    陈玄心中猛地一惊,三千年前的那条真龙,起码也是十三楼的修为,能斩此龙的剑修,至少也是十三楼巅峰的水准,若是被这样的人物盯上,可不算什么好事。

    “若我能够遮蔽白渊的气机,又当如何?”

    陈玄心念一动,悬在气府之中的六颗定海珠隐现毫光。

    “他已知白渊在宝瓶洲境内,若是你始终停留在某处,迟早会被他寻上门。”

    陆沉悄咪咪地将四脚蛇藏进了袖中,却又在陈玄犹如实质的目光下败退,将它取了出来。

    “一位起码十三境的剑修要寻我的麻烦,师兄,你就没点表示?”

    陈玄将四脚蛇从陆沉手中拽了过来,这才抬起头望向他的双眸。

    “实不相瞒,若是在青冥天下,即便我打不过他,也不至于败的太惨,可如今我身在浩然,修为只有十三境水准,打肯定是打不过了。”

    陆沉无奈地摇了摇头。

    陈玄沉默良久。

    若真如陆沉所言,那一位恐怕不只是十三境了。

    “师兄,你是道家三掌教,他多少会给你几分面子吧。”

    陈玄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抵挡一位十四境的大修士。

    “巧了,我与他恰好有几分过节。”

    陆沉笑容灿烂。

    陈玄无奈地叹了口气,此刻他已彻底断了在山中清修的念头。

    “既然如此,那便下山远游,何时跻身上五境便何时回神诰宗。”

    “此行南下,诸事顺遂。”

    陆沉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个签筒,为陈玄求了一签,上书“大吉”二字。

    陈玄点了点头,轻轻抖袖,三剑两龙瞬息归入袖口。

    “事不宜迟,我今日便南下吧。”

    陈玄也没怀疑陆沉的卦辞,便对着他打了个稽首,身形一动,乘风而去。

    “哎呀,算错了,是向北才对。”

    陆沉望着那道远去的身影,猛地拍了拍脑袋。

    风雪庙神仙台。

    魏晋推开茅屋木门,迎着风雪来到那株万年雪松之前,他低下头,望着腰间悬挂的银白幽绿两枚葫芦,淡淡一笑。

    “陈兄弟,又要见面了。”

    他腰间的那把长剑瞬息出鞘,悬在空中,魏晋一跃立在剑上,化作一道银白流光,朝着东南方向去了。

    宝瓶洲南端,老龙城码头。

    一艘跨洲商船缓缓靠岸,老人从甲板上走下,笑着望向天上的那一片金色云海。

    “都说宝瓶洲穷酸,不想初入此地便寻见了一件半仙兵。”

    老人笑呵呵地低下头,却并未将那云海收走。

    “难得跨洲远游,不妨一路徐行,也好瞧一瞧这一洲山河。”

    他一步跨出,便已至千里之外。

    “还是先寻到那养剑葫吧。”

    老人立在云端,轻声呢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