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逆行诸天的剑客

    陈玄御风而行,远游千里,已离开南涧国境地,到了南边接壤的梳水国。

    夜幕将至,陈玄立在云上,遥望人间,却见灯火盏盏,连成一片,就似天上星河。

    他此行本就是随心而动,干脆落下云端,到了那小镇大门之外。

    陈玄望向镇外的一块大石,只见石上刻着三字“神水镇”。

    他抬起左脚,正要踏入镇中,忽然听见一声喊叫。

    “施主慢行,且随贫僧一同入镇。”

    陈玄转过身,瞧见一位褐袍僧人缓缓行来。

    “大师此言何意?”

    陈玄笑着望向那面容枯槁的老僧。

    “这座镇子杀孽深厚,恐怕是有妖魔作祟。”

    老僧一手拨动念珠,一掌竖起,对着陈玄施了一礼。

    陈玄侧过头,望了望这座镇子,却并未见有什么邪祟之气。

    “大师此行是为降妖而来?”

    陈玄双手合十,笑着问道。

    “神水镇中有一座观音庙,贫僧欲前往诵经祈福,求得菩萨显灵。”

    老僧微微一笑,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虔诚灵光。

    “小子不才,愿随大师前往。”

    陈玄眼眸澄澈,神色平静,似是被老僧感化一般。

    两人同行入镇,街道两旁的房屋都紧闭房门,一盏盏灯都熄灭了。

    “大师,这却是为何?”

    陈玄望着彻底陷入黑暗的镇子,诧异地问道。

    “妖魔夜间出行,百姓惧之,每日戌时便闭门不出。”

    老僧神色庄严,一边拨动念珠,一边默诵经文。

    “大师倒是知道的不少。”

    陈玄似笑非笑地望向街道尽头,那里似乎有一座破庙。

    老僧面色不变,只是悲天悯人地叹了口气。

    “神水镇遭此灾厄之前,那座观音庙香火兴盛,住持渡厄大师常与我书信往来,妖魔来此之日,渡厄大师给我送了最后一封信。”

    陈玄双眼微眯,上下打量着老僧,却并未发现什么端倪,老和尚有血有肉,并非妖魔鬼怪化身。

    阴风吹过,拂起地上的枯叶。

    两人加快了脚步。

    半刻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位于小镇中心的那座庙前。

    寺庙不大,院墙边上一颗柳树生的很是繁茂,门口蹲了一对石狮子,大门之内立了四尊金刚像,蛛网密布,缠绕在雕像顶上。

    陈玄跟着老僧身后,再次跨过一道门槛,到了寺庙正殿之中。

    观音手持玉净瓶,坐在莲花台上,宝相庄严。

    老僧双手合十,对着神像三拜九叩,随即抬起头怔怔望向观音面容,他轻声呢喃。

    “我观观音观自在。”

    “我见真武见真我。”

    陈玄望向观音手中握着的那一尊玉净瓶,笑着应道。

    “施主此言颇具禅意,想来也是潜心礼佛之人,如此也好,不若与贫僧一道祈福?”

    老僧抬起头,笑容和蔼。

    “大师说笑了,晚辈哪里来的慧根,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

    陈玄淡然一笑,气府之中一剑轻鸣,已有蓄势待发之势。

    “入夜时分来此礼佛,两位好雅兴!”

    庙外有一位头戴斗笠,腰挂绿竹剑鞘的中年男子大步行来。

    陈玄双眼微凝,这男子体内并无灵气波动,但却有一道纯粹真气,周游全身,如同铁骑凿阵,与李二有些类似,只是气息不如他那般凝实。

    老僧缓缓起身,朝着那男子施了一礼。

    “素闻剑水山庄宋庄主剑术通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老和尚,莫要与我装蒜!三年以来,神水镇失踪的那七十二婴儿去了何处?”

    宋姓剑客瞬息拔剑,纯粹真气附在剑上,锋锐异常,将大殿地一根朱红柱子切开了。

    陈玄无奈地揉了揉脸颊,他想不通为何这个武夫这么勇猛?

    老僧双手轻轻一合,默念佛号。

    “阿弥陀佛。”

    陈玄静静地望着老僧,依旧未发觉他身上有任何气机波动,反倒是寺庙之外,那株柳树万条垂下,瞬息疯长,将整座寺庙缠绕其中。

    一根枝条袭来,将宋姓武夫手中长剑锁住了。

    “妖僧,你竟与这妖孽沆瀣一气,观音大士法相在此,你不怕死后堕入阿鼻地狱?”

    武夫松开长剑,将那绿竹剑鞘握在手中,体内一口纯粹真气瞬息千里,剑鞘猛地劈下,将那枝条瞬息斩断。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老僧默诵金刚经,一根柳枝刺入他的背心,幽绿气流顺着枝条渗入他的体内,肌肤表面隐现金光。

    宋姓武夫再次挥动剑鞘,这把剑鞘似乎有什么玄异之处,竟是比那把宝剑更加坚韧,还有驱妖之神效。

    一根根枝条或是退避,或是断开,但寺庙依旧被那柳枝所包裹。

    “那小子,你与这秃驴莫不是一伙的?”

    宋姓武夫剑势凶猛迅疾,他不算前进,此刻距离老僧只有三步之遥了。

    陈玄没有答话,反倒望向老僧。

    “大师,还未请教您的法号?”

    老僧愣了愣,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静立思索。

    “贫僧法号渡厄。”

    老僧的目光由疑惑变得释然,他转过身,望向那座观音像,或者说,望向那尊玉净瓶中的柳枝。

    宋姓武夫见状大喜,连忙施展剑诀,将那剑鞘挥舞得虎虎生风。

    “观音大士,贫僧已供奉生灵七十又二,愿前往极乐。”

    老僧面有悲悯之色,只是眼眸之中尽是贪婪与狂热。

    他背后的柳枝瞬息发芽,柳枝生柳枝,将他的五脏六腑穿透,渗入血脉之中。

    庙外柳树枝叶隐现金光,隐约可闻诵经念佛之声。

    “原来你真的是个凡人,亏我等了这么久,还以为你是个隐藏颇深的大妖。”

    陈玄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望向那武夫。

    柳树疯长,枝条愈发坚韧,如同精铁一般,绿竹剑鞘每一次劈下,都会溅起一阵火花。

    宋姓武夫在这梳水国的江湖中,也算是个大人物,但也只不过是第五雄魄境,怎能比得上已是半个金丹境的柳妖。

    他与剑鞘一道,被柳枝从脚往头渐渐裹住。

    “你他娘倒是别干看着啊。”

    宋姓武夫鬼哭狼嚎道。

    “大师,你不该让我来此处的。”

    陈玄笑着望向已是半人半树的老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