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逆行诸天的剑客

    明月高悬夜空,月华流溢,洒在山间溪畔。

    “我曾听宗门之中的一位师妹说,蛮荒天下的天上挂着三轮明月。”

    陈玄佐着月色饮了一口酒。

    “还是羡慕你们这些山上仙师,寿数绵长,还可遨游万里河山,不像我们这些泥腿子,练来练去,终究上不得台面。”

    宋雨烧单手按在绿竹剑鞘上,一马当先,行在最前方。

    魏晋嘴唇轻启,却终究未曾出声。

    “宋老哥此言差矣,宝瓶洲武道是凋敝了些,可其余八洲不乏跻身止境的宗师,那可是足以比拟上五境修士的存在。”

    陈玄笑着将养剑葫抛向宋雨烧,这位身着一袭黑袍的中年武夫,饮了一口灵酒,终于开怀一笑。

    山巅古寺片刻便至,寺庙顶上的匾额早已消失不见,寺内漆黑一片,偶尔有风吹过,寒意入骨。

    “两位小兄弟降妖除魔自无不可,只是需先探明其心善恶,再行定夺。”

    宋雨烧斟酌片刻,这才对陈玄和魏晋说道。

    “宋老哥宅心仁厚,将来定有福报。”

    陈玄早就从宋雨烧身上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若是他没猜错,宋雨烧的亲近之人中,定然有一位妖族。

    “先进寺中再说吧。”

    魏晋忽而出声,他按住腰间长剑的剑柄,率先踏入寺中。

    “魏兄就是这般性子,宋老哥莫怪。”

    陈玄对着宋雨烧歉意一笑,两人一齐踏入寺中。

    魏晋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箓,以灵气点燃,光明大盛,将寺庙映照的如同白昼。

    宋雨烧虽不知此符效用,但也能猜的出符箓珍贵,不由得有些替魏晋肉痛。

    “你们风雪庙真有钱。”

    陈玄悠悠地感慨一句,随即在寺中收拢枯柴破板,随即一指点在柴堆之上,升起一堆篝火。

    “将你那道阳气挑灯符收起来吧,切莫惊扰了今夜的正主。”

    陈玄盘腿坐在地上,笑着望向魏晋捻在手中的那一张符箓。

    阳气挑灯符在道家兵家的正统宗门中,算不上稀奇,但此物却是天下修士最常用的符箓之一。

    此符灵光一旦激活,便会缓缓燃烧,一旦此地有妖魔接近,便会加速燃烧,是修士入险境的必备之物。

    魏晋闻言沉默片刻,乖巧地给那张符纸“关了门”。

    “听闻风雪庙是那水符王朝的第一大宗,今日一见魏老弟姿容,便知此言不假。”

    宋雨烧摇了摇手中的幽绿葫芦,笑着望向魏晋。

    “过奖。”

    魏晋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他顺手解下腰间那枚银白养剑葫,打开盖子饮了一口。

    陈玄静坐地上,轻轻吐纳,只等待那妖魔来袭。

    不多时,寺外传来一阵莺莺燕燕的嬉笑声。

    魏晋缓缓握住了剑柄。

    宋雨烧也好奇地望向寺门之外。

    几个娇滴滴的姑娘,穿着轻薄锦袍,踏着妖娆的步子,来到陈玄三人身旁。

    “我等姐妹随商队赶路,不想却在半道被山贼劫了去,幸而奴家机警,这才带着姐妹们逃离了魔爪。

    此时月黑风高,我姐妹几人无有落脚之处,可否请三位行个方便,让我们在此休憩一夜?”

    女子模样至多只能算是周正,可那身段却是一等一的出挑,她对着三人行了个福身礼,倒真有几分楚楚可人之意。

    宋雨烧望着四个女子足上洁净的布鞋,双眼微眯。

    魏晋看了一眼四人,便松开了剑柄,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起了酒。

    陈玄依旧静坐原地,双眸紧闭不曾醒转。

    荒山古寺,除了柴火裂开的噼啪声,再无一点响动。

    姑娘们大眼瞪小眼,她们都是头一回见到这般景象。

    以往来此的旅人,即便是熟读圣贤书的秀才,或是道心通明的道士,纵使不急色,也不会如此冷淡?

    “好俊俏的小郎君,这把剑也好看,却不知能拔出几寸?中不中用?”

    青衣少女似乎正是豆蔻之年,她悄然来到魏晋身侧,望着魏晋腰间的那把雪白长剑,出言调笑道。

    宋雨烧坐在原地,摇了摇头。

    若是这几个女子依旧用先去那套山贼劫掠的说辞,倒也勉强有几分可信,可如今这少女春心大发,摆明了是告诉三人我们不正经。

    丰腴女子见宋雨烧动作,于是扭着腰胯,朝着他去了。

    “大哥,奴家有些冷,可否借你的胸膛暖暖?”

    宋雨烧闻言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快来快来。”

    剩下两个姑娘年岁瞧着都小,她们怯懦地望向陈玄,一点点挪动步子。

    青衣少女望着魏晋的如玉面庞,不自觉地伸出手,朝着他腰下探去。

    魏晋放下养剑葫,静静地盯着少女双眸。

    “滚。”

    魏晋将长剑拔出了一寸,剑光将篝火压得一滞,少女凄厉一叫,化作一团灰黑烟雾,不断变幻身形。

    “美人儿,来,饮酒。”

    宋雨烧打开养剑葫的盖子,猛地朝着丰腴女子嘴中塞去,另一手拔出剑鞘,一剑划出,便有一道剑气化作数十丝,如网一般将女子网罗。

    “公子小心,嬷嬷还没出来呢!”

    “她们老是喜欢吃书生的心肝,可书生最有趣了”

    年龄最小的两个姑娘,忽然对着陈玄出声道。

    “嬷嬷?黑山老妖?”

    陈玄终于睁开眼眸,说着众人都听不懂的话语。

    “你们两个小狐媚子,嬷嬷我尽心尽力养着你们,不想尽是些吃里扒外的东西!”

    寺外传来一道清冷声线,俊俏少女模样的鬼怪就此踏入寺中。

    陈玄连点两指,分别点在那两个少女的眉心处,两个姑娘身形不断缩小,最终化作两只不大的雪白狐狸。

    “原来真是狐媚子。”

    陈玄笑了笑,接着从怀中取出一面八方铜镜。

    “给你一个机会,说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陈玄笑着举起镜子,火光被镜面反射,映在门口那鬼怪的面上。

    “韦蔚在这梳水国经营两百年,从来只杀色胆包天之辈,不害心怀善念之人。”

    少女静静地立在原地,看不出她的面色如何,因为她的面容已经被焚毁得一干二净了。

    “好像是真话。”

    宋雨烧望着她颤抖却依旧挺立的身形,如此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