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凌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内,黄银松正坐在电脑显示屏幕面前,眼前有些模糊,身体感觉疲劳。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项目就完成了,工作完成就能拿到这一个月的全勤奖了,工资也会翻倍,到时候就发达了。

    黄银松的手指在键盘上按下回车键,身心疲惫地靠在座椅上。

    他想起身去公司的休息室歇息一会。

    可站起来都很困难,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步伐都有些不太稳健,颠的七七八八,仿佛下一秒都要倒在地上一样。

    黄银松眼前快看不清了,他向前走了几步,有些神魂颠倒,不注意撞到了桌子角,右脚感觉到了疼痛,跌在了地上。

    他想起身,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砰”地跳着,脑袋晕晕的。

    眼前的一切都是这么模糊,只留着一条缝,都快睁不开来了,是要死了吗?

    没想到他才二十多岁,就要死了,真是憋屈啊!大好的青春年华都浪费了呀。

    靠,富坚义博的全职猎人还没更新呢。

    唉,怪就怪自己命不好。

    黄银松缓缓的合上了双眼,身体也没了动静,一动不动的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地上。

    像一具尸体一样寂静。

    “这,这是哪啊?我没死”黄银松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发现他躺在冰凉的地上,眼前的一切很是陌生,这是一条昏暗且封闭的小巷子,抬头望了望天空,一望无际,蔚蓝的天空很是美丽。

    黄银松伸出右手在自己的左臂上狠狠地掐了那么一把。

    “啊”

    有疼痛,不是做梦啊,难道是?穿越了,黄银松生前也看过很多小说和电剧,这里面的剧情就是一个人死后,以灵魂的状态重生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上。

    他现在经历的事情很符合小说里的剧情。

    不管是不是穿越,先搞清楚自己在哪里吧,黄银松缓慢的起了身,朝着小巷外走去。

    “啊”好刺眼的阳光。

    阳光一下子照射过来,黄银松用手臂遮挡住了刺眼的阳光,好一会儿适应后,才将手臂慢慢移开。

    “让开,让开!”一个声音喊道。

    黄银松听着声音,看了看四周,发现一辆车子向着自己驶来,很快就到了自己眼前,不过两三米的距离,黄银松想躲开,却不料一下子被车子撞非了五六米远。

    “卧槽!你大爷的,王八犊子的。”黄银松躺在地上断断续续的骂道,身体感觉已经被掏空了,动的动不了了。

    眼前又是一阵模糊,“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从车上走下一个人,好像是个女子,她快速跑到了黄银松身边,摇着他的身体,呼喊道。

    “别摇我!”黄银松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发出不了声音了,慢随后晕了过去,没有了意识。

    一行血映照这晚霞的美。

    街上的行人见到了这一幕,纷纷赶来围观,他们在那里小声的窃窃私语。

    天有些昏暗,似乎有那么一刻,天被染成了血红,看着很是恐怖。

    黄银松再睁开眼时,好像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房间内很大的消毒水味,让黄银松有些不太习惯,一个护士走病房,为他换点滴。

    病床旁趴着一名女子,躺在他的左手上,似乎就是开车撞他的那个,已经睡着了,好像一直没有睡,都在照顾他似的,她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很是迷人,峰峦如聚,波涛加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咳咳,我是正经人。

    黄银松缓缓移动身体坐到了床上,身体还有一些僵硬。

    因此坐起来很费力。

    “啊”黄银松看到镜子,表现的有些惊恐。

    镜子里的那张脸完全就不是自己。

    过了两三秒,黄银松反应过来。

    “靠”黄银松心里暗骂了一句。

    “啊”女子打了个哈欠,好像是被黄银松动作弄醒了,揉了揉眼睛,看到黄银松醒了,有些兴奋地大喊道:“你醒了呀!真是太好了。”

    “嗯”黄银松点了点头,然后找了双拖鞋,吃力的下了床。

    女子见他下了床,惊慌道:“你别下床了,医生说你的病情还需要住院观察两天,这样的话会影响病情的,要是你出点什么事儿,我担的责任可就大了。”

    黄银松拍了拍自己的身体“我这身体好着呢,没啥大事的,就这样,我先走了。”说着,穿着一双拖鞋,披着个外套就走出了病房。

    “哎,你别走啊。”女子只能他走出病房,在后面阻拦道。

    可是一出病房,黄银松就跑了个没影,女子见四下无人,又重新回到了病房。

    “这什么呀?”女子看着地上的一张白纸,上面还写着几个字,好像是住址。

    黄银松走出了医院,看着四下走来走去的行人,和街上的风景,内心还有些茫然,现在真想找一个人问一下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小说中的男女主经常这么做。

    可是他清楚,如果他现在去找一个人问了,说不定就会被当成精神病,到时候直接从医院转到精神病院了。

    他自嘲笑了两声,便开始翻遍全身,在上衣的口袋中找到了一张银行卡和两把钥匙,一把是车钥匙,另一把应该是房门钥匙,还有一部手机,是八九十年代的翻盖手机,但奇怪的是,手机里什么号码都没有,一片空白。

    “额,这个是”黄银松盯着一张有点像身份证似的东西仔细端详。

    名字:黄银松

    “昭和50年12月20日生。”

    “昭和,我这跑到日本来了。”黄银松一看到着昭和两个字就知道自己在日本,幸好自己穿越了,名字还没变。

    怪不得刚才那姑娘说的是日语,不对呀,那为什么我也会日语?

    我这算是魂穿,但是我也没有继承这个人丝毫的记忆,也没有继承他的能力,按理来说,我是不会日语的,现在我还能听得懂,还能看得懂,这是为啥呀?

    昭和是从1926年开始的,昭和50年生也就是1976年。

    黄银松也不懂,但他也不愿意为此继续思索下去。

    他需要搞清楚他的家在哪里?不然后他今天就要睡在大街上,光靠这么点信息压根儿判断不出他家在哪里,身上又没什么钱,真的是吗?

    夜晚的风并不寒冷,他却感到格外刺骨与茫然。

    他往这大街上走了走了一会儿,停留在大屏幕旁,电视机正播导着新闻。

    “名侦探工藤新一,90年代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甚至可以说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