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胖警官与工藤新一的对话黄银松并不得知,因为距离较远,听不清大概内容,周围的声音也比较嘈杂。

    这样是因为在未侦破案情前,警方是不可能把太多关于案情的资料向外界传达的,一来是为了防止模仿范的发生,二来是为了让凶手放下警惕心,让警方以为还未掌握自己的犯罪线索。

    但是未知才是让人最恐惧的,在这种情况下,黄银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恐惧大过了担心,他的心里素质并没有达到很强大,只想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需要给自己这个警察还未清楚的杀人犯证明一些东西。

    黄银松从拥挤的人群中脱离了出来,站在街边,对着一辆接着一辆疾驰而来的车子挥了挥手。

    “轰”的一声,一辆车子停了下来,全关的车窗慢慢开始下降,形成一个半开的样子,司机顺着这半开的车窗往外查看,戏谑性的说道:“小伙子,又是你啊,咱们真是有缘啊。”

    是的,他就是前几次一直载黄银松的司机,他对着黄银松招了招手“上来吧。”

    几十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黄银松从口袋中掏出了几张纸币递给了司机,司机接过钱驱车而去。

    门口的看守还是和上次一样,黄银松走上前去,正准备说话,那人却提前开口道:“先生,随我来吧,我们老大已经恭候多时了。”

    当他说下这一番话的时候,黄银松很纳闷,为什么他会说恭候多时?难道,那个人已经知道自己会来,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只不过也得等先见到人了之后再去问。

    黄银松跟随着看守来到客厅,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盖伦·厄瑟,另一个人是黑帮老板。

    桌子上有三杯茶,两杯已经空了,还剩下一杯,上面还冒着丝丝热气,烟灰缸内还有还剩下半根烟头,看来果然如看守所说的一样,他们已经侯他很久了。

    黄银松很自然地坐到了沙发上,他刚坐下,黑帮老板就指着桌子上的一杯茶,说道:“先喝茶吧,不然马上就凉了,这可是上了多少铁观音,要细细品尝。”

    黄银松端起桌上那一杯热茶,拿在手上,对着茶轻轻地吹着几口气,然后细细的抿了一小口,喝完之后,还是意犹未尽,赞叹道:“这茶的味道很不错,没想到您居然会喜欢品尝中国茶。”

    他笑了笑,用手弹了弹烟灰,吐了吐烟圈,说道:“这个是我妻子交给我的,中国人的品尝知道,我也表示非常喜欢,你也别聊这些无关的事情了,有什么想问的就先问吧。”

    黄银松想了想,问道:“我想问一下,我并没有像您说今天我有来探访,可是您为什么会知道呢?”

    “这个吗?”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这方圆一公里之内都是我的地盘,各处都被我安了监控,甚至还有针孔摄像头,做我们这行的,难免有时候会被警察查到,为了安全起见,才装了这么多摄像头,有时候物品真的比人管用,我之所以能在这行混这么久,就是因为我明白这个道理。”

    接着他又说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案件,警察还解决不了,就是因为科技不发达,居然还要考一个高中生名侦探来拯救,甚至还被称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依我看来,在未来几十年内,监控将会是人生活中必备的东西。”

    这一点倒是说在点子上,身为21世纪的黄银松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在当代,监控真的几乎遍地都是。

    就比如说关于他的案件,就只有那一块的地方有监控,如果其他的几个地方多出几个监控,他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被抓住了。

    盖伦·厄瑟突然插话道:“我相信先生您来这里,肯定是有事情的,先进入正题吧。”

    黄银松听了这话,从怀里慢慢掏出一颗胶囊似的药物放在桌上,开始介绍道:“这个东西叫做APTx4869。”

    老板拿起药物仔细端详着,问道:“这个药物的作用是什么呢?”

    “暂时的话,应该是作为毒药,死因是查不到的,现在并没有进行什么突破性的研究,具体作用到底是什么还不清楚,我们组织只是拿小白鼠作为实验。”

    黄银松有时候也会感到这个组织的不靠谱,小白鼠和人的基因是很相似,但是毕竟也有偏差呀,猩猩和人的基因还只差1%呢,最后一个成了动物,一个成的人,这么大的犯罪黑帮就不能抓几个人过来进行实验吗?

    老板将药物藏进怀里,说道:“那这个药物我就先收下了,这个东西对我们有很大的用处。”

    很大用处,这句话黄银松表现的有些疑惑,黑帮办事的话,不是应该封进水泥桶里,然后扔进海里吗?不过一会儿的时间,他也想明白了,这个药物的确是有很大的用处,用于仇家办事,除掉几个人是比较简洁的。

    “其实今天我来并不是只为了这个事情的。”黄银松表现的有些拘谨。

    “那是什么?”老板疑惑的问道。

    “我最近杀了个人,现在警方还在查着呢,我想委托盖伦·厄瑟先生以我的名义帮忙写一封书信寄给警方,不知,是否可行。”

    盖伦·厄瑟听到这话的同时,却不经意笑了一下,笑道:“您组织这么实力背景深厚,您来找我做这种事情,不是有失身份吗?您不如直接让你们组织的人去暗杀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官,家人朋友全部杀掉,斩草除根,这样不就没人敢管了吗?”

    此话一出,黄银松有些震惊,说不出话来。

    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不说他们组织有没有这个实力,但就黄银松自我感觉,如果他们组织知道了他跟警方有些牵扯,不说杀警察了,可能会第一时间把自己做掉,再把跟自己有关系的所有人全部杀掉可能性很大。

    看到黄银松这个样子,盖伦·厄瑟向天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既然您有求于我,那我也不能不帮忙,我是一名记者,我当然你让我写书信是想干什么?”

    这一句话点破了黄银松的内心,就算以后警方根据所拥有的信息找到自己了,但是如果经过笔迹比对,与这封书信上的字迹不相符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的确就是如此,就算有局,大多数的证局都成立,但是有一样错误或者说不对的话,那其他所寻找的证据就得全部推翻重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