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盖伦·厄瑟从口袋中掏出一只钢笔,在一张黄色的纸上开始写写画画,不一会的时间,盖伦·厄瑟合上钢笔盖。

    纸张上皆是一圈圈黄银松看不懂的英文字母,至于到底写了什么,反正黄银松不清楚,也不知道。

    只见他将纸张折叠,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信封之中,向外喊了一句:“本尼。”

    话音刚落,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清秀的男子应声而来,跑到盖伦·厄瑟面前,单膝跪了下来,低着头,将双手举过头顶,静静等待。

    盖伦·厄瑟把书信递到了他的手上,并说道:“把这封书信寄到警察局里,记住,不要让人看到,也不要让监控排到你,就算是背影也不行。”

    那人慢慢站了起来,把双手捧着的信封小心的揣进怀里,随后恭敬的说道:“是,我一定不辱使命。”

    说完,直接就夺门而出,黄银松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疑惑的向盖伦·厄瑟问道:“刚才离开的那位是谁啊?”

    盖伦·厄瑟开玩笑的说道:“他是我的保镖,别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但是要真打起来,一个能打十个,而且都不带喘气的,就算都拿着枪对着他,都不一定会死是高手中的高手。”

    “听起来的确挺厉害的。”黄银松附和道,但是心里却不屑的哼了一声,打十个不喘气,我信你个鬼,吹牛我也会啊,而且还不带脸红的呢●?●。

    盖伦·厄瑟或许是看出了黄银松心里的不屑,说道:“你别不信,要是以后我们有合作的时候,我让你见识一下他的厉害。”

    但他好像话题一转,说起了别的事情“先生,不知道上次和你谈的事情,你和黑谷商怎么样了?我听说他最近一直在满大街找你,说不把你碎石万段解不了他的心头只恨。”

    他露出了一副想看好戏的样子,好像很期待。

    “这个怎么说呢。”黄银松说话吞吞吐吐,脸上写满了尴尬。

    但盖伦·厄瑟好像对这件更感兴趣了,追问道:“那就直接说吧,现在他一直追问我你的行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你今天就把事情讲明白了,我也好跟他解释。”

    黄银松挑了挑眉,说道:“上次我去找他买军火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瑕疵,身上的钱没有带够,就给他开了张空头支票。”

    盖伦·厄瑟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后快速恢复状态,说道:“原来是这样,做他们这行的,的确很讨厌骗子,这样的事情也比较好解决,先找到他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之后事情说不定就能迎刃而解了。”

    找他平心静气的谈一谈,这根本就不可能,要是自己真这样做了,说不定跟他刚见到面就被生吞活剥了,但嘴上还是答应了盖伦·厄瑟,表示自己会照做的。

    临走前,盖伦·厄瑟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黄先生,在上次跟你见面之后,就派人去查了你的身份,本以为你会有什么滔天背景,但是却特别的正常,之前的生活,就像是社会底层的牲畜一样。”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可是你最进的表现却很异常,当然,我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我和赫拉多那个家伙不同,我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帮你,以后有机会合作的时候,我希望您不要拒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当然,以后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们也会帮衬你的。”

    黄银松听这话,有些明白他的意思,说实在,两人就是合作的关系,你帮一下,我帮一下。他一边想着一边离开了房子,刚出门口时,就听见有人叫他,“黄先生。”

    黄银松循着声音瞧去,只见之前的看守正站在一辆车子旁,车子内空无一人。

    他面带笑容的对黄银松说道:“黄先生,先上车吧,我是您这趟的司机,会专门让您送到家,希望您不要拒绝,这是厄瑟大人的意思。”

    黄银松本想拒绝,可是他话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办?只好慢悠悠的上了车,坐到了后排的位置,看守也慢慢的上了车。

    在回黄银松家的路上,看着这熟悉的街道,黄银松说道:“看来改伦先生真的是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调查清楚了呀,连我家在哪里都知道,我真的是防备不周啊。”

    那看守却笑了一下,说道:“这点当然是,厄瑟大人本就是记者出身,偷拍什么的也不是没做过,而且还是一流的专业,您也不用担心什么,我们又不会对您做什么,只需要正常的生活就可以了。”

    对于看守的话,黄银松有些将信将疑,要是真不做些什么,那可就好玩了,他试探性地向看守问道:“厄瑟跟我谈过一场毒品的生意,说让我帮忙处理一下毒品的事情,只不过我没有答应,我想知道,这批毒品是真的烧掉了吗?”

    那看守却哈哈大笑了几声,好似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带着笑容说道:“厄瑟大人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处理毒品?我也不怕跟您说多,大人,真真有1000种办法可以处理毒品,而且还不用毁掉,因为这是一笔巨大的损失,只不过是在试探您是否是个可以在毒品方面合作的人罢了。”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出钱,就会有人来帮你办事,大人出500美金的价格让孕妇帮忙运送毒品,而且真的还比较管用,当然还有一部分用轿车轮胎藏匿毒品,虽然说损失了一点点,但大量毒品还是运到了迈阿密,那座真正的罪恶之城。”

    黄银松疑惑的问道:“可是如果让孕妇帮忙运送毒品的话,风险很大的吧,虽然毒品外面包裹着严严实实的塑料袋,但是如果胃中长时间存留消化不了的东西,会刺激胃酸加速分泌,毒品的外包装也会加速腐蚀,一旦毒品被外肠道吸收,就会引起急性中毒,如果进入血液就会迅速休克死亡,到时候说不定毒品拿不到,而且还可能一尸两命。”

    看守非常不屑的说道:“那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有人想要我们才去卖,您知不知道在美国,就算是未成年人都吸食毒品,为了能顺利拿到毒品,不论开多少的价钱,都会有瘾君子接受,就算落到了警察的手中,说不定都会有人拿着枪去杀警察来抢回毒品,就算迈阿密在混乱也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