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警视厅内,男人看着手里关于案件的报告,咬了一下牙齿,他留着一双八字胡,左眼上留着一道笔直的伤痕,看起来有些渗人,如果在把表情摆凶一点,可能都会被当成门神。

    男人叫松本清长,是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科的管理官,他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愤怒的用力拍打了一下桌子,对着眼前的下属骂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罪犯居然如此嚣张的把信寄到警视厅内。”

    松本清长用手指戳了戳桌子“向我们所有警视厅里的警察宣战,挑衅,还大言不残的说我们警察是蓝色的笨皮猪,警方的脸都快被丢尽了,就是觉得我们抓不住他。”

    他停顿了一下话语,喊道:“目暮。”

    话音刚落,目暮警官立刻站了起来,他低着头,就像是要即将接受老师批评的孩童一般。

    松本清长正准备破口大骂,可是却犹豫了一下,和蔼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目暮,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我这个做上司的也有责任,我现在命令你,在米花町的范围内就算要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人给找到,严查,一定要查出这个人的身份,杀一儆百,让他们看看挑衅,警视厅的威严到底是什么下场?”

    本以为自己会被臭骂一顿的目暮警官,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骂,心中有些窃喜,对着松本清转进敬了个礼“是,我一定不辱使命。”

    松本清长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唉,就这样吧,你们就要记住,这个人绝非是一个等闲之辈,如果你们遇到的话,在没有保证可以完全不受伤害的情况下,可以将它击毙,而且,我看了他写的那封信,有一定很大的文化基础,可以将人选范围的降低一些,散会。”

    坐在椅子上的几人纷纷离开座位,纷纷离开座位,只剩下松本清长坐在原位。

    他还在看着盖伦·厄瑟给警视厅寄过来的书信,好像是想从里面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反观黄银松,他还并不清楚盖伦·厄瑟把他给坑了,而且警视厅里的所有警察都在找他这个对警视厅挑衅的罪犯。

    他躺在沙发上,左手从一胖的柜子上拿起可乐抿了一口,右手拿着遥控器,按下了频道,好一副快活的模样,这真的是很多宅男想过的生活。

    电视中播放的频道是最近正火热的迪加奥特曼,随着主题曲奇迹再现一并响起“就像阳光穿过黑夜,黎明悄悄划过天边,谁的身影穿梭轮回间,未来的路就在脚下,不要悲伤不要害怕,充满信心期待着明天,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止不前,穿越时空竭尽全力,我会来到你身边,微笑面对世界,梦想成真不会遥远,鼓起勇气坚定向前,奇迹一定会出现。”

    黄银松也想起了他小时候相信光并变成光的日子。

    随着一集二十分钟的结束,黄银松也按下了遥控器,换了一下频道。

    “昨天,著名的大盗怪盗基德所用的计谋被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识破,使用易容混入人群,警方无法逮捕,基德却潇洒离去,本日的新闻报道到此结束。”

    黄银松按下遥控器,关闭了电视机,屏幕上的光亮也渐渐熄灭。

    “叮铃铃,叮铃铃”黄银松手机又来了电话,他打开手机一看,正是琴酒打来的。

    “喂,大哥,有什么事吗?”黄银松亲切的问道。

    “松,你在哪里。”琴酒询问道,听语气好像是想让黄银松做些什么。

    “额,我在家里,我马上就去上班,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旷工。”黄银松急忙回答道,他以为琴酒给他打电话是因为自己还在家里,没有去公司的原因。

    “不,你不用去公司了。”琴酒毫无感情的说道。

    “不要啊!大哥,真的,我绝对是一个好员工,我每天兢兢业业,呕心沥血,肯为组织上刀山下火海,我一天48小时,无时无刻不在为着公司找想着,你看,像我这么勤劳的员工,你怎么能忍心呢?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以后我保证绝对是公司最后一个走的,早上也是第一个来的,您在考略一下嘛?”黄银松可以保证绝对是把他这一辈子的用词量一口气都给说出来,他以为琴酒是不满意他的工作态度,要开除他,竭尽全力的为着自己说好话。

    琴酒:“”(这个人好像是个沙雕,要不要真把他开除算了?算了,组织还是在用人之际,至少他不是叛徒,也不是卧底,任务完成量还算不错。)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声音传来,沉默良久之后,再次传来了声音:“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去公司了,今天有任务要让你完成,现在你来多罗碧加公园,我和伏特加等着你一起做交易。”

    “好的,大哥我马上去,不是要开除我就好。”黄银松拍了拍胸脯,有些庆幸,心中有些窃喜。

    毕竟这公司福利待遇这么好,每天只要坐在办公室里打打游戏就行了,又不用干什么累活,脏活,多好的待遇啊,傻子才脱离公司呢。

    “记住,要小心谨慎,就这样,挂了。”琴酒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黄银松把手机揣进兜里,在房间里找了几件他认为比较帅气的衣服穿在身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夸赞了一句:“这人,真是个大帅哥。”

    自恋了一下,黄银松从柜子中掏出手枪,装上了子弹,填满了弹匣,然后小心的放进怀里。

    出了门,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看了一眼司机,很凑巧,又是之前的秃头大叔。

    黄银松已经无语了,怎么,自己和这个家伙这么有缘的吗?这方圆几十公里的生意都被他承包了吗?

    司机见到是黄银松,有些高兴,向他招了招手:“小伙子,别愣在那里了,赶紧上车吧,你如果不上的话,你再给我半小时,可能才等来一辆出租车。”

    虽然内心无语,可是黄银松身体还是诚实般的上了车,毕竟今天可是有任务的,绝对不能迟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