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师傅,还不可以吗?”黄银松看了一眼手机时间,不耐烦的向司机问道。

    司机无聊的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回应道:“小伙子,这种事情你不能怪我呀,堵车了,你找我有什么用吗?你不如直接去找他们。”

    司机的回应也让黄银松无语,看着车子前面人山人海一辆接着一辆车子,不知何时才能出去。

    黄银松本以为只有北京才会这样堵车,没想到东京也一样,无奈的只能靠敲打手指来度过时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堵车却丝毫没有减少,前方的车子依旧还是这么多,黄银松挠了挠头发,这时间都已经超了吧,这样下去,等我到的时候,琴酒会不会杀了我?可是现在又出不去,前方还有一大堆的车子,这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个想法。

    黄银松把头探出车窗,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确认附近没有监控摄像头,也没有人看着他,他将头缩了回来,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对准车窗外,慢慢的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黄银松迅速的将枪收进怀里,整个过程干净利落。

    但是周围的车子却是惊慌失措,跑的跑,一时间造成了混乱,就如同惊弓之鸟,一瞬间的时间,前面几乎已经没有了车辆。

    司机师傅好像也受到了惊吓,向黄银松询问道:“刚才刚才发生什么了?”

    黄银松自然地回答道:“应该发生一些事情了,不过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跟您没有关系。赶紧走吧,现在前面已经没有车了。”

    司机不经意赢了咽口水,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已经有了汗水,抖得也很厉害,只不过还是钱重要,赶紧跑完这一单吧,这条路太危险了。

    司机载着黄银松往多罗碧加公园的方向赶去。

    等黄银松到了多罗碧加公园,却发现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周围好像有这警察,他似乎能听到附近有警笛的声音,再往前走近几步,那么一瞧。

    一大堆人围着前方,几辆警车停在一旁,前方被划上了黄色的警界线,好像是有这什么案件发生了。

    黄银松挤进人群当中,想要凑个热闹,好不容易钻进最前方,却在人群中看到两个熟悉的人,一男一女,男的正是他前几天见过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这时他正蹲在尸体旁,女的就是毛利兰,只不过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再往旁边看看,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没什么,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一看就是路人甲。

    “什么。”黄银松再次把眼睛撇了回去,仔细的看着那两个黑衣男子。

    那个胖子,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衣服,看起来憨憨模样的不就是伏特加吗?我靠,他居然还穿着这套衣服,上面看起来还有一些灰,这组织到底是有多穷啊?连别人换衣服的钱都没有了吗?

    再往他旁边看看,一个留着金黄色长发,穿着黑色衣服,眼神中时不时冒出来的杀气,和毫无表情的脸,看起来有点像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这个应该就是一直以来给自己打电话的琴酒了吧。

    我去,交易就交易,为什么交易的时候还穿着黑色衣服,大白天穿这身衣服,脑子没病吧?

    那个戴帽子的警官,黄银松之前见过,在上次他杀人地方的案发现场,他此时正用手摸着下巴,思考着眼前这一桩命案。

    没想到琴酒却态度冰冷的说道:“只不过是个意外,跟我们没有关系,让我们走吧。”

    当琴酒说下一番话的时候,黄银松都替他尴尬,大白天穿成这样就算了,警方办案的时候你突然说这一句话,什么意思?

    “不对,这是一件凶杀案。”

    黄银松循着声音看去,工藤新一正站在远处,高声大喊道。

    他又继续说道:“而且,被害人就是和凶手同乘一辆车子那七个人当中的一个人。”

    毛利兰却好像有些担心:“这是的,新一,你跑哪里去了?”

    目暮警官惊讶道:“你现在说的是真的吗?工藤同学?”

    此时,伏特加头上滴下了一滴冷汗,大惊道:“什么,是工藤。”

    黄银松真的很想吐槽伏特加,遇到点什么事儿都大惊小怪的,有时候不说话,其实更好。

    当他说下这一句话的时候,周围人的眼光纷纷落在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身上,周围窃窃私语。

    “是那位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吗?”

    “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原来是他吗?”

    “他就是工藤啊。”

    工藤新一表现得有些得意,毕竟太年轻了,还不经夸。

    琴酒撇了一下眼睛看向工藤新一“也就是说。”

    那警官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张画好的纸放在地上,说道:“你跟小兰不列入考虑的话,嫌疑犯总共有五个人,坐在第一排是被害者得友人a和友人b被害者一起坐在第三排的被害者的朋友也是被害者的朋友c,然后是坐在被害者后面穿黑色衣服男子的d和e,如果这样子的话,因为全部的人都有安全杆保护着,因此给杀害被害整的就只有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女性而已了啊。”

    琴酒显得有点不耐烦,催促道:“喂,你快一点好不好,我们可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里玩什么推理游戏啊?”

    这时,警员a手里拿着一个半张开的包包,说道:“警官,这位女士的包内有刀子哎。”

    女子却否认道:“不是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种东西。”

    当眼前出现这一幕的时候,黄银松就是排出了一个,一般的悬疑剧,被怀疑到顶点的嫌疑人一般都不是。

    黄银松在一旁看着好戏,伏特加好像看到了他,伏特加用手肘碰了碰琴酒,提醒道:“大哥,往那里看!是黄银松那个家伙。”

    琴酒顺着伏特加指的方向看去,眼前的人的确是很久没有见面只在电话里聊过的黄银松。

    琴酒小声的说道:“他应该是来迟了,咱们现在必须得要脱身,赶紧进行交易。”

    他又再次说道:“好了,犯人就是那个女的了,现在可以让我们离开这里的话。”

    胖警官回头看向女子,满载信心道:“好吧!把那位小姐当成嫌疑犯带回去吧。”

    额,23333,黄银松心里更加无语,他都能看出来的道理,这警官居然看不出来,正常人杀人之后,会把嫌疑作案工具还放在身上吗?不懂点脑子,多想一想,可惜他却不想多管闲事

    这时,工藤新一阻拦道:“请你等一下,警官。”

    “嗯?”胖警官有点疑惑,凶手不都摆在眼前了吗?这个时候他阻拦自己干什么?

    工藤新一继续说道:“犯人并不是那个小姐。”

    “哎”胖警官张大了嘴巴,这几天已经够倒霉的了,差一点乌纱帽不保,你这家伙,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他疑惑的问道:“那么会是谁呢?”话语里好像有些不可置信。

    工藤新一往前走了几步“真相通常只有一个。”

    非常自信的伸出手指,指着人群中一个人“犯人,就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