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包房内传来的嬉戏打闹的声音,调情的话语也绵绵不绝。

    “你怎么现在才来呀,你这几天都没有过来了,是不是移情别恋了。”话语里好像有些指责的味道。

    “才不是,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记者来找我,而且最近几天我妻子好像发现了什么,只能暂缓着来找你了。”

    “那就赶快吧,我可等不及了。”

    那声音听着有些急切,好像很迫不及待一样。

    不一会,房间内就传来男女的喘息声,黄银松左手握紧门把手,右手握紧了手枪,心里默念三个数,直接冲了进去。

    男人看到有人闯了进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黄银松抬手就是几枪,枪响过后,只见几滴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男人面目惊恐的看着门的方向,心中还有遗憾和不甘,毕竟在做事的时候被人射杀了,这种死法太过窝囊了。

    女人好像受到了惊吓,目光呆滞的看着男人的尸体,黄银松准备再开几枪把她杀了,拿起枪对着女人。

    女人连忙求饶道:“别杀我,别杀我!我求求你了,我家中还有老人需要赡养,如果我死了的话,他们都会活不下去的,我保证,我一定不会告诉警察的。”

    要杀了她吗?她是任务以外的人,本来也不需要杀她,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能留下来吗?

    大脑不断的思考,犹豫了一会儿,黄银松放下了枪,果然,自己还是做不到这么心狠啊。他承认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绝对不能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失去人性,将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将失去所有。

    这时,几个洪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那边,那边,有枪声传来,快点过去!可能有危险。”

    “你们几个,赶紧报警,让他们来处理。”

    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的时间,两个保镖就出现在了门前,他们拿着枪,对准了黄银松的后脑勺。

    嘴里高声喊道:“不许动,把枪放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黄银松慢慢的转过身来,右手解着衣服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六颗。

    “不许动,把枪放下。”两人的声音却是更加宏大了。

    解开了衣服,二人确是惊讶了,黄银松的身上正是炸弹,密密麻麻的线连在一起,好似随时都能爆炸似的。

    黄银松对着二人笑了笑,说道:“二位还是让我离开吧,不然这屋子里的人可全都得葬身于此了。”

    二人越来越口水,嘴里确实反驳道:“你以为我们会怕你,我们怎么会像你这样的人低头?”

    黄银松继续说道:“没有这个必要吧,你们的保护目标已经死掉了,你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死人而牺牲生命,这样做,不太值当啊。”

    二人好像有些动摇,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声音,黄银松仔细听,好像是警笛的声音。

    我去,警察都要来了,完了呀,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马上可能要栽在这里了。

    黄银松继续说服着:“二位,这警笛声已经慢慢传来了,我也不想被警察抓住,宁可死我也不去坐牢,二位既然有一陪着我一起死,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人听后,身体猛地一颤,毕竟他们两个也只是保镖而已,又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如他所说,的确没有必要为了这个人,而跟他一起陪葬。

    想了一会儿,二人纷纷放下了手枪,向后退去,黄银松深呼一口气,立刻向外跑去。

    靠,警察,黄银松隐约能看到有两三个警察下了警车向这边奔来,如果就这么跑的话,绝对会被逮回来,难道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黄银松脑袋飞速的运转着,有了,他从口袋里掏出几沓随身带来的钞票,向着空中撒去,人们争先抢后,顿时混作一团,就为了这么几张钞票,警察被挤入人群当中,目送着黄银松的背影离开。

    “累死了。”黄银松扶着路边的电线杆子,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头看了看,约摸三四十米的样子,空无一人。

    但是他完全不敢放松,指不定警察马上就追上他了,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逃离所有有摄像头的地方,避免被拍下来,其实这种时候,也已经无所谓了,那个女人一定会把他供出来。

    “哎”黄银松叹息了一声,谁都不能怪,只能怪到自己当时不够心狠,就算把她杀了也一样,那两个保镖,差不多也会把他拱出来,靠为了一点钱,今天把自己栽到这里了。

    不行,每天干这些事情太危险了,他决定了,要是个空闲时间,肯定要找一个好律师,这样就算被抓住了,说不定也有机会逃脱,不像现在,完全一个人孤身冒险。

    不对,除了找律师之外,还得再给警视厅送一封信,把这次罪名再往他的身上揽,这样就可以再次进行罪名规避。

    KTV内。

    “你就是目击者。”警察向着女人询问道。

    “是”女人点点头,但心思好像不在这里,可能是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没有缓过神来。

    “那你可以具体讲一下事情的发生起因吗?”另一个警察左手拿着一个笔记本,右手拿着一支笔,准备随时记录下来。

    “当时,我和他就在房间内,突然,一个人闯进来,那人开了几枪把他杀了,然后他又拿着枪对着我,我连忙想他求饶,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我害怕就这么死掉了。”说着,女人的脸上慢慢流下了泪水,带着哭腔说道。

    “那你可以具体讲一下他的身体特征还有样貌吗?”警察再次询问道。

    “男性大概二十多岁的年龄,长相俊俏,身高1m7左右,穿着一套蓝色的西装。”女人一边说着,眼睛一边向右撇着,在回忆着刚才的事情。

    “没有其他的了吗?”警察再次询问道。

    “没有了,其他的我想不起来了。”女人摇了摇头。

    “哦,是这样啊。”警察故做虚实的笑了一下。

    “您笑什么啊?”女人不解得问道。

    “我在笑,你命不久矣了。”警察笑得更加诡异,他慢慢的从成套里拿着什么东西?

    “什么,你说什么?”女人还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下一秒,一颗子弹穿过了她的额头,血溅了一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