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走着走着,黄银松在街边的一旁看到了自动贩卖机,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你干什么?赶紧走啊!”宫野志保在一旁督促到。

    黄银松想了想,不好意思的对宫野志保说道:“能不能借我点钱,我去买瓶可乐。”

    宫野志保反问了一句:“你身上不带钱的吗?”

    黄银松回答道:“我是一般不带现金的,怕被抢了,今天带的钱放在办公室里忘拿了。”

    怕被抢了,好粗促的理由,黑吃黑吗?普通劫匪还敢打劫组织的人,那不是找死吗?

    “给你”宫野志保从口袋中掏出了几枚硬币,递给了黄银松。

    “谢谢啊。”黄银松手中拿着硬币答谢道,然后转头跑向了自动贩卖机旁边,今天的天气很热,来买饮料的人数不胜数,络绎不绝,也不知道这天气怎么了,昨天还是春天,今天直接变成了夏天。

    太阳在黄银松的头顶照射着,骄阳似火,站在阴凉地底下的宫野志保向着他喊道:“快一点行吗?时间都快被你耽搁完了,真是麻烦。”

    您老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也想快点呀,我也不想在太阳底下站着,可是前面的人这么多,我能怎么办,难不成把他们一个个都宰了,只能慢慢等着了。

    前面的人慢慢散去,已经没有人了,黄银松上前掏出硬币,然后塞了进去。

    快点,快点啊,他现在已经极度的饥渴难耐,渴望着喝到这一瓶解渴的水。

    “哐当”一声声响,可乐落了下来,黄银松刚将可乐拿到手中,正准备打开喝的时候,只听见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

    “我终于找到你了,本来只是想到这边来买一个饮料,没想到歪打正着,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黄银松总感觉到有些熟悉的感觉,好像是哪里听到过,再仔细一瞧,心里大惊,怎么会是他呀?此人正是前几天,被黄银松坑了的黑谷商,额头上正流着汗水,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迈开步伐,向着这边走来。

    黄银松心中慌乱,就连可乐倒在了地上也浑然不知,对于黑谷商,他心里有些惧怕,俗话说的好,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可能就是由于做了亏欠的事情,他连想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黑谷商朝着自己一步一步。

    而站在远处的宫野志保却双手抱在一起,嘴角微微勾出一个笑容,好像静静的期待着眼前的这出好戏。

    当黑谷歌离着黄银松距离只有一步不到的时候,黄银松却直接跪了下来,大声喊着求饶道:“好汉饶命啊!我知道是我坑了你,但是你不能把过错全放在我一个人的身上,如果你这一次打算原谅我的话,我以后甘愿当牛做马来报答你啊,俗话说的好,冤冤相报何时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相信您一定是个大气的人,您就把我放了吧,鲁迅曾经说过,愤怒绝对不是人解决事情的最好办法,这个时候,做出来的事情,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做完之后可能还要后悔。”

    一开始,也想过反抗,可是最终还是选择了从心,屈服于自己内心所想的想法,这叫遵从自己。

    随后,黄银松双手合十,闭上双眼,祈祷道“阿弥陀佛,太上老君保佑我,东岳大帝保佑我!阿门。”

    黑谷商站在原地,显然他已经被黄银松都这一番操作给搞蒙了,他还什么都不干呢,小老弟,咋回事啊,但是又很快反应了过来,向着跪下乞饶的黄银松大喊道:“你赶紧给我起来,别再这里给我弄虚作假,装腔作势,扯那鬼神之见,我可不怕你。”

    远处的宫野志保却是一脸的失落,本以为还会有什么好戏可以看,没想到居然这么怂,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获得代号的,找这样的人进组织,真的没有问题吗?还是说,组织就只有像他一样的废物了。

    黄银松缓缓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我这个人是特别讲原则的,我特别尊重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道理,所以说,我觉得你不应该打我。”

    黑谷商反驳道:“你所说的那个是君子,我不是,我是一个小人,我自认为君子都是短命鬼,我想活久一点,所以说我不遵从这个原则。”

    说着,提起右拳就要朝着黄银松的脸打下去。

    “等一下。”黄银松伸出右掌,阻拦道。

    “你还有什么事情?”黑谷商停了下来,心情明显有些不悦,厌烦的说道。

    黄银松抱拳道:“汝武艺高强,在下自认打不过,所以,我选择投降,请阁下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黑谷商正在思考,却不料,黄银松正全身的力气聚集于右拳之上,狠狠地朝着黑谷商的脸打了过去,因为他没有来得及防备,被这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地上,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一字一字的说道:“发生,肾么,事了?”

    直到看到了远处的黄银松,才慢慢反应了过来,躺在地上,朝着黄银松骂道:“你不讲武德,居然偷袭,卑鄙小人,来偷,来骗”

    话还没有说完,就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黄银松无奈的说道:“哎呦,我去,真的耐打呀!”

    黄银松跑到他的身体旁,蹲了下来,用手在他身上摸寻的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上掏出几个硬币,好像是他全部的家当,黄银松将几枚硬币举过头顶,感叹道:“真不戳,有了钱真不戳。”

    朝着晕厥中的黑谷商吐槽道:“真的是,为什么要来找我呢?不仅啥都没赚到,还赔了夫人又折兵,真的是可怜啊,同情你一会儿。”

    宫野志保看着眼圈的这一幕,心里已经无语了,这人,真的是什么无赖招数都使的出来,偷袭就算了,还在别人运动后上线寻找人尸体的东西,走了之后,还说三道四的,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组织到底为什么会让他进组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