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某个空旷而隐蔽的地方,保镖二人正把房东带到这里,房东甚至其中一人不解的问道:“不是说要带我去警视厅的吗?为什么来这里?”

    保镖缓缓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另一个保镖很懂事般掏出了打火机,帮他点了火,保镖狠狠的吸了一口,随后吐出的烟圈从怀里掏出一只左轮,瞄准着房东的额头,侃侃的笑道:“这个吗,你下地狱跟勾魂使者说吧,我们可能是没法给你一个交代了,对不起了,松田夫人,你们夫妇二人我们都特别对不起,但只有等下辈子再说了,希望你们的地底下保佑我们哥俩早日发一笔飞来横财。”

    他的手指慢慢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滑出膛线射了出去,但只打中了她的肚子,保镖又连续开了两枪,一枪打在了隔头,一枪打在了心脏。

    房东当场死不瞑目般躺在了地上,她的眼神这怀着怨念,看着开着枪的,好像是想要他跟着自己一起下地狱一般。

    保镖走到他身前,慢慢地蹲了下来,用用手慢慢将她眼睛闭合,祈祷道:“但愿耶稣能在地下保佑你,让你过上好日子,不被人欺负。”

    他慢慢起身,将嘴里叼着的烟头,弹落在地上,用脚轻轻踩灭,虽然只吸了三分之一不到,如此浪费烟草的行为,如果让黄银松看到了,绝对会大喊一声,不抽给我,别浪费呀!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保镖a从怀里掏出了电话。

    接起电话说道“喂,对,对对。”

    电话那头说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保镖瞥了一眼旁边倒地的尸体,回答道“还算不错圆满的完成了,人已经死了。”

    “那就好。”电话那头好像放心了一样。

    “还没说完呢,继续之前咱们说的问题,她的这个财产到底该怎么办?他们现在夫妻二人都已经死了,财产你难道能取得出来?”保镖疑问道,对于这件事情,他是异常的担心,都已经答应帮忙杀了人了,可是如果杀人之后连钱都得不到的话,那岂不是白忙一场?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会办到的。”电话那头的人保证到。

    “嘴上说的话,我可不信,我要实际行动,嘴上谁不会说话?我也会说,你得拿出一点东西让我看看,我才能相信你所说的话。”保镖再次强调道,他对于男人说的这些话完全不相信,是一个只相信事实的人。

    “我说过了,过几天我一定会给你的,你不用这么着急,再等几天就行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慢慢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之前是你答应说要给钱的,意思就是不想给了,是吗。”电话那头说的话与保镖所听到的话,完全不一致。

    “哎”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接着无奈的说道:“如果你非想要的话,只能先给定金了。”

    “定金也可以,只要钱到位,咱们的合作还可以继续,黄先生。”保镖对着电话那头爆出了那人的身份。

    黄银松对电话缓缓说道:“你现在从你这位置向前走100m的样子,前方有一棵树,树下面两三米的样子,有100万现金,往下挖就行了。”

    保镖转头向四周看了看,果然看到远处有一颗挺拔的大树,他对着一旁的另一个保镖说道:“那边的树下面,你去看一下子。”

    那人先跑了过去,“等一下。”保镖好像想起了什么,阻拦道“把你身上的打火机给我。”

    那人从怀中掏出打火机,向着他扔了过去,保镖接住打火机,来到尸体旁,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酒盒,微微的倒在了地上,就是那么一刻也点燃了打火机。

    烈火正在焚烧,从一点的火星子遍布到全身蔓延,很快便烧成了一具白骨,做完这一切,保镖也跟着跑到了树下面。

    两个人分分走到了树的旁边,抄起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铲子,开始向下挖了起来,挖到一两米的时候,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个沉重的黑色的塑料袋子,高兴地大喊道:“是钱,还是美元,至少有个一两百万,我们发达了。”

    他抄起里面的纸币向着空中撒去,二人欢呼雀跃,高兴的已经来不及去看纸币的真假了,高兴了一小会儿后,那人却突然指着其中一张纸币上大惊道:“这,这是假的。”

    他又把纸币方向另外一面,印着天地银行四个大字,他们二人正准备说话,但却不了身体,学校不是控制一般倒在了地上,死前用力的,想向着纸币的方向看去,手伸成收爪形状,想最后再摸一次这个让他们丧命的钱财。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路过了这里,看着坑内保镖二人的尸体,感叹道:“我都说了,过几天会给的,你们非要现在要,这可怪不得我,不过我也得感谢你们帮忙,把房东的尸体给处理掉。”

    说着,黄银松上节目讯这两人尸体上的遗物,熟练地将两人身上的手枪,都装到了自己的身上,弹匣都放到腰间,就没有什么可搜寻之后。

    随机超起一旁掉落的铲子,一步一步得填着坑,很快便将它全部填了干净,有种重重的踩在上面,踩了好几脚,走在上面,没有那种特殊的感觉。

    黄银松缓缓地的呼了一口气,像是放心了什么,这些事情可真麻烦,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她去杀她老公,现在直接搞出了四条人命,警方出了悬赏令,正在追踪他。

    他也不是那种心理素质特别强大的人,在街边看到警察,总会有心慌的感觉,听到警笛声和看到警灯响,心里都会有一种赶紧跑的想法,基本上想要和警察正常交流都有点困难,遇到警察,可能就和那些普通的小偷被逮住了一样。

    每天都在想这件事情,脑子混乱的跟什么一样,难道每天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吗?警察的到处寻找他,他最近发现米花汀叶螨附近的巡警多了好几倍,就是遇到一个普通市民出现在夜晚,也要延查身份。

    住处出生,年龄,什么职业?都要问得一清二楚,要是那个说不清楚,可能就会被当成嫌犯给带走,啊,他的内心也是越来越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