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阴森黑暗的洞穴,无数人惊恐地瞪着这具白骨,毕方半蹲在骨骸前,仔细打量其身上的衣物。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款式到颜色,再结合各个时代的特点,独特的气候衣着,毕方托着下巴,最后若有所思。

    人脑果然是有极限的。

    这衣服黑不溜秋一坨,他什么也打量不出。

    地下洞穴太过潮湿,白骨衣服上蒙了一层厚厚的钙化物,几乎快变成一块石头,就连头骨,往后看也能发现已经和地面连接在一起。

    “正常来讲,人的尸体在一到两个月内就会化作白骨,而骨头脆化则会在十几年后开始。”

    毕方拾起刚刚踩碎的骨片,用手掰了掰。

    咔嚓。

    本就不大的骨片再次碎成指甲盖大小,手指一按,还能更加细碎,跟饼干屑似的。

    “但要想脆个这个程度,起码得上百年!”

    上百年!

    这么久?

    时间跨度如此之大,以至于很多观众听到后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靠!这是古代人?】

    【几百年前就有人进入过这个洞穴了吗?】

    【怎么死的?饿死在这里面的吗?】

    【这是大型考古现场啊!】

    毕方重新起身,从包里掏出了一把花棒,点燃后往河滩的深处继续前进,大概不到百米。

    更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又是一具骸骨!

    这里死了不止一个人?

    毕方将火把往下照去,这具骸骨更之前的那具基本类似,不过身上的肢体却早已与躯干分离,手骨落在三米开外,而腿骨更是直接消失!

    “应该是被吃了。”毕方神色严肃。

    这些人死后,很可能是被提克塔利克爬上岸给吃掉了,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尸骨会散落得那么零碎。

    当然,或许还有更黑暗的结局,但这里不是绝地,河流有那么多鱼,没可能发生这种事。

    第二具骸骨一现,直播间里的水友更是感到这里的阴森恐怖。

    阴气森森。

    这些人为什么会死在这,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进了这个洞穴?有没有留下什么信息?

    “能不能别勒那么紧?我都喘不过气来了。”沙发上,包宣的脖子被宁芷韵死死勒住,勒得她直翻白眼。

    综合格斗之王都没有她的绞杀动作标准!

    “啊,对不起,对不起。”宁芷韵惊讶地松开手,连连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包宣感同身受,她刚刚也是被突然出现的骷髅吓了一跳,点头道:“这家伙也太厉害了,这种地方都敢去,还一声不吭的,我上次还好奇他的钱哪来的呢。没想到竟然是在直播!”

    “也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逃出来。”宁芷韵忧心忡忡,她对毕方还是很有好感的。

    上次毕方送来的那一大袋猫粮到现在都还没吃完,全是非常昂贵的牌子,搞的三只猫嘴都吃刁了,之前吃的都瞧不上眼了。

    结果是去干这么危险的事了,这是拿命在挣钱啊。

    要不是警察告诉她们,宁芷韵觉得自己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真没想到,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竟然真的不是坏人,还好没回来找她们算账,不然包宣就得道歉了。

    宿舍楼里,吴刚和谷清源此刻也十分困惑。

    “老师,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尸体?”

    谷清源摇摇头,这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他一个研究生物的,哪知道这种事?

    他摆摆手,拿起了一旁的电话,翻找起手机中的联系人:“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老宋。”

    “是教历史的宋教授?”吴刚吃了一惊。

    等待拨通的过程中,谷清源对着吴刚点点头:“对,他看到这段视频,应该会知道的多一点。”

    望着打电话的谷清源,吴刚是连连咂舌:“怪怪,宋教授都叫来了。”

    历史系的宋教授,生物系的谷教授,那可是他们学校的卧龙凤咳咳,两颗明珠啊。

    上级领导人来视察,看见了二人都要尊敬得称一声谷老,宋老,没想到今天会被一个直播间同时惊动!

    很快,一位名叫宋廷宁的观众进入了直播间,可惜直播间人太多,谁也没注意。

    半晌后,电话另一头的宋延宁摇摇头,他也无能为力:“线索太少。服装,文字一概没有,我也判断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人。”

    岩洞里的衣服都坨成一块岩石了,根本无法分辨款式和特点,而且也没有文字记录。

    就在谷清源失望之极,宋延宁却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一只宋朝的商队。”

    “哦?此话何解?”峰回路转,谷清源好奇道。

    “柴达木盆地是被群山所包围的低地,又处于西域的中间位置,这个位置是非常巧妙的。”

    宋延宁顿了顿,开始在脑海中梳理思路,然后凭借自己多年的史学经验,给出了一个较为靠谱的猜测。

    “两宋之前,柴达木不过是中原王朝统治下的普通领土,或是羌人等其他各少数民族政权轮番更替的表演场,但这里只有成片的荒漠和盐泽,并不是好的牧场,所以自古少人烟。”

    “可这一切在北宋与西夏之间的争锋中被打破了,宋夏对峙之际,西夏几乎占领河西走廊全境,北宋曾发动五次战争,试图夺回河西故地,均未能成功。”

    “河西地区自古是连接中原与西域的枢纽,北宋多次征伐未得,若想由此过境联络西域诸国,西夏也是不允许的。”

    “这就成为了大宋帝国的肘腋之患,也倒逼宋人寻找其他通往西域的道路。”

    “讲人话,别婆婆妈妈的,直接说结论,我听不懂,也不关心,你当我是你学生呐?”谷清源不耐烦了,什么两宋,西夏,五次战争,听着就头大。

    宋延宁:“”

    将额头暴起的井字按下,他加块语速道。

    “这里自古少人烟,根本活不了人,除了打仗,会走这里的基本都是商队,这些人穿的显然只是普通衣物,没有铠甲刀剑,不会是军队,而只有在宋朝,商队才会从这里经过,这是条丝绸之路。”

    “那为什么不是大明或者大元?”谷清源很是困惑。

    “大元和大明的疆域比宋大得多,他们去西域,走的都是河西走廊,所以从概率和时间上看,宋人的概率最大!”

    谷清源点点头,早这么说,这样他不就明白了,叽叽歪歪半天,一点有用信息没有。

    “行了,我挂了。”

    “诶诶诶,等等,先别挂啊!”宋延宁听这话一下就急了。

    合着我帮了忙,一点意思都不表示表示?

    做人不能太谷清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