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通道之中,火光黯淡。

    形似鳄鱼的怪物万分狰狞,墨绿色的浓汁顺着它的嘴角滴落。

    火把竖在墙边,只差一点,就要彻底倒在水泊之中。

    到时候,这里将再没有任何光亮,只剩黑暗。

    毕方试着用直播间的第三人称夜视模式观察怪鱼,却意外的发现打不开了!

    该死,被系统限制了!

    意料之外的情况出现了,毕方心头狂跳,他抛掉半截舌头,余光紧盯着将倒不倒的火把。

    拜托,千万别倒啊!

    可惜事与愿违,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倒地声。

    “嗤!”

    青烟冒起,通道中彻底暗下来。

    听到声音的怪鱼猛地扭头对着火把这边,喉咙中发出嗬嗬的低声。

    毕方瞳孔紧缩,他尽全力适应着黑暗,鼻尖微微收缩,捕捉着空气中一切气味分子,试图以此判断对手方位。

    这一刻,双方诡异的陷入了沉默。

    屏幕外,观众被这种沉默击溃了,按着自己狂跳的心口倒在座位上不敢动弹。

    怪物安静了一刻,明白了什么,忽然完全直立起来,只用盘曲的尾巴支撑身体,这时它足足有三米的高度,任何鱼和蛇都不可能像它那样。

    即便是体型相近的暹罗鳄,也无法做出如此灵活的动作!

    夜视模式下,观众们只能看到怪鱼挺直的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显然已经挺到了极限,而后它把自己的身体全力地“砸”了出去,像是一条从天而降的巨大鞭子,那些骨刺就是鞭子上的荆棘!

    黑暗之中,恶风袭来!

    陷入目盲状态的毕方又怎么可能有在黑暗中成长的怪鱼灵活?

    他凭借直觉侧身闪避,可已经来不及了,怪鱼布满细鳞的尾巴猛地抽中毕方!

    挡在在身前的猎刀此刻成了催命鬼,关键时刻,毕方转动猎刀,刀身贴在自己的心口上,生生地承受了这一击。

    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被一根攻城用的巨木砸中了前胸,从胸骨到肋骨都发出濒临破碎的响声,冲击力令他的心脏差点停跳!

    毕方被抽飞在地上,直接撞断一根钟乳石,大片的岩块掉落,有的砸在他身上,有的溅起大片水花。

    “窝草!”

    毕方不停干呕,好像要咳血,但此刻他根本不敢继续待在原地,暗骂一声后迅速从地上挣扎爬起。

    他很怀疑这种生物的最终进化方向就是鳄鱼,不仅长得像,连行为动作也类似!

    这哪是什么尾巴,分明是攻城锤!

    人类的肌肉和骨骼远不能和自然界中的众多动物相比,它们的快肌纤维比例要远高于人类,但这也太离谱了。

    几秒钟内,人和动物身体素质上的差距已经体现出来了,毕方根本不是怪物的对手!

    一击得手的怪物没有丝毫停顿,一个转身,死死朝着毕方冲来。

    它长着嘴,满嘴森然的钩牙,每一颗都尖锐得像是匕首,失去舌头的怪物很激动,发出嘶嘶的怪响。

    毕方擦了擦脸上被石块砸出的血迹,听到这声怪响后浑身紧绷。

    可他没法逃了,刚刚怪物和他交换了位置,现在毕方身后就是水潭,往后就是水战,赢的几率更小!

    怪物已经沉浸在吞吃猎物的喜悦中,弯曲着短小的蹼肢,奔走如闪电。

    它猛地扑落,尖牙上滴落血水,带起尖锐的呼啸声,就像雷电,你看见电光再捂耳朵,就已经迟了。

    模糊的黑影占据了毕方的全部视野,巨大的风压袭来,恐惧的大潮席卷了毕方的神志,眼前一片漆黑,他似乎听见脑海深处有另外一头野兽在咆哮。

    他惟一来得及做的,就是侧身朝怪物撞去!

    绝不能让怪物咬住他的脖子!

    牙齿咬合的喀嚓声像是无形的针刺进毕方的脑颅,那些可怕的牙齿就像利刃,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刮过脖子表皮时的一丝丝痛楚。

    但!

    毕方赌对了,怪物没有咬中他的脖子!

    对撞之下,怪物和毕方齐齐倒在水泊之中,倒在水泊之中翻滚,泥浆飞溅,下一秒,率先发起攻击的竟然是毕方!

    他直接压在了怪鱼身上,将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了怪鱼的背部,而两只手则死死地摁住怪鱼的脑袋!

    白皙的皮肤下,毕方的血管像是被火灼烧的活蛇那样剧烈地跳着。

    用力过度让他的面孔涨红,他的双目莹莹发亮。

    如果真和谷清源教授说的那样,怪鱼应该和鳄鱼一样,咬合力巨大,但张力很小,只要能按住它的吻部,怪鱼就张不开嘴!

    可这危险到极点的一幕,在观众看来完全就是疯了!

    主播就不怕怪鱼张开嘴,紧跟着一口咬下吗?

    可是,大家想象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怪鱼竟真的张不开嘴了!

    毕方的双眼亮得像是燃烧的火炬,眼里除了兴奋,还是兴奋。他的力量最终在此刻占了优势!

    “好样的!”车厢里,谷清源激动出声。

    动车上,一整个科研队的人都在关注着这场直播,此刻看到毕方的动作,更是兴奋的挥拳。

    他们很清楚,对于鳄鱼来说,只要能骑在它背上,按住它的上下颚,那就意味着已经制服了它!

    养殖场里的主人都是靠这招捆住鳄鱼的,对于专业人士来讲,只要骑在它背上,危险性就大大降低!

    鳄鱼的尾巴无论是往左还是往右甩,都碰不到背上的人。

    至于咬击,鳄鱼的头部不像蛇类,活动部位更是受限。

    “这小子也太厉害了,真想把他招进队里啊!”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年少有为啊!”

    正当众人陷入喜悦之时,一声尖叫忽然从旁边传来,一位年长的女科研院指着屏幕,眼瞳孔透露出的惊惧让所有人心底一沉。

    “它又起来了!”

    “什么!”

    不止是他们,此刻全国各地的观众,都不约而出的惊叫出声。

    怪鱼竟然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

    谷清源瞪大了眼,无法置信,但下一秒,他又明白过来,提克塔利克再怎么像鳄鱼,也终究是两个物种!

    他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该死,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怪鱼第一次出现,挺立身体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的!

    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怪鱼猛然翻身,把毕方压在下面,黏湿的血液再一次滴落在他脸上,怪鱼只剩小半段的舌头一颗颗地舔着牙齿,灵巧得像是蛇。

    但此刻的怪鱼已经没了弱点!

    毕方敢伸手去抓,完全是送死!

    见猎物被自己扑倒,怪鱼发出兴奋的嘶嘶声,诺大洞穴中,怪鱼的叫声形成回声,好像有一百条,一千条怪鱼在呼应它。

    它低头咬了下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