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忽然间,毕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无论是怪鱼的嘶吼还是手臂上的痛苦。

    他的灵魂仿佛被从身体里抽离,正站在一片绝对的黑暗中,眼前只有一线光。

    手中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那是猎刀,明明是一片漆黑,却还是有铁青色的光芒从刀刃上溅出,亮色的刀刃优美雅致,但能切开一切。

    胸口有种近乎撕裂的痛楚,仿佛身体里有一头狂暴的野兽,正要挣脱自己肉体的束缚。

    躁动的气息在血管里疯狂地奔涌,眼前那线光就要暗下去了就要暗下去了一旦那线光消失,他就会完完全全地迷失在黑暗中。

    他平生第一次如此恐惧,不是怕死,而是害怕会失去自己,他要被困在这片似乎永恒的黑暗里了,再也看不到太阳,看不到森林,看不到海洋。

    逃不出去了吗最后一线光明即将消逝,无边的黑暗和燥热从天而降,笼罩了他。

    猛虎般的咆哮忽然变成了两个,三个,然后是千千万万个。

    它们的吼声交织着、翻滚着,像是要把声音所及的一切地方炸开!

    “啊!”

    毕方的头猛地撞在石柱上,满脸都是黏腥的液体,他抹了一把,满手都是血,手臂上传来剧烈的疼痛,他没敢撸起衣服,生怕看到一手臂烂肉。

    他拼命摇头,脑颅中的神经烧了似的跳动,刚刚一瞬间的变故连毕方自己也想不明白了。

    记忆仿佛中断,狂躁的热与黑暗降临,他似乎挥出了手中的猎刀,狠狠得刺中了什么。

    一切,只有直播间内的观众看得真切,刚刚那一瞬间,毕方的猎刀狠狠地刺中的怪鱼的下颚,巨大的力量如天神附体,几乎要将怪鱼的整个下颚划穿!

    怪鱼狼狈得躲在黑暗中,只剩半截的舌根舔舐着下颚,惊觉破了一个大洞!

    “嗬嗬嗬!”

    发出惊恐的几声怪叫,怪鱼没有继续发动进攻,却也没有放弃,它能感受到,对方也受了伤,并不比它好到哪去。

    只要抓住机会,自己一定能报仇!

    重新潜伏进黑暗,怪鱼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猎物比它想象的难缠,它像是伏击鹿群的狮子,耐心的藏在黑暗之中。

    毕方看不清楚怪物,直播间外的观众却胆战心惊,他们分明看到那头怪物没有放弃,就在主播身前不到两米的位置不停试探。

    只要一个前冲,就能把毕方碎尸万段!

    若不是刚刚毕方的爆发吓到了怪鱼,现在很可能又一次冲上来了!

    怪鱼的脑袋左右晃动,它已经察觉到了敌人的弱点,感受着下颚的疼痛,它的内心越发狂暴!

    通道中,到处都是腥臭味和焦糊味,如同橡皮泥般堵住毕方的鼻子。

    靠气味已经捕捉不到对方的行踪了。

    冷汗打湿了毕方的内衬。

    怪物攻击太快,现在气味又混杂在一起,让他根本无法从气味上判断怪鱼的位置,再等下去,情况会越来越糟!

    想到这,毕方拉开拉链,忍着左臂上的疼痛,单手脱下自己的外套团成一团,猛地投掷出去!

    黑暗中的怪物很敏感,虽然有狡诈的一面,但终究不能像人一样真正思考,感到有东西袭来,率先发起进攻。

    外套直接蒙在了怪鱼头上!

    好机会!

    不少观众发出喝彩,为毕方的这一击感到兴奋,却又担心他到底能不能在黑暗中察觉到自己的攻击已然奏效。

    当然能!

    这件冲锋衣是硬壳放水型,怪物挣脱衣物所发出的声响,就是最好的信息!

    下一瞬间,观众们发现毕方并没有趁机逃走,又或是冲上去攻击,而是颤巍巍地举起了手里的东西,那是一块巨大的钟乳石,被他高举过顶!

    那根最开始被毕方撞断的钟乳石!

    无数人蓦然想起谷清源教授说过的话,如果不能找到怪物的骨骼衔接处,那就用钝器攻击!

    刚刚怪物攻击毕方,用他身体撞断的钟乳石此刻已然成为了最好的武器!

    吴刚不敢呼吸,他的脑海里闪过骑士举起战刀的画面,这一刻的毕方像是一个铁铸的武士,全身的筋肉都在衣服下绷紧了,而他举起石片的姿势异常的沉重,石头似乎是重得可怕,令他双手都无法控制。

    刚有点希望的吴刚这下觉得完了,毕方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也低估了自己的伤势,他根本连举都举不动这块巨石,以他落叶一样抖动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但下一刻,石块忽然安静,不再颤动,吴刚惊讶地发现它此刻像一柄名刃般绷得笔直。

    毕方踏步向前,每一步都践踏在大地上,如洪钟大吕般巨大,听着听着,吴刚觉得身体开始发热,连心脏的频率都同步起来。

    他的每一步前进都带着短暂的停顿,他忽然一顿,而后冲起,在半空中急速旋转,带着他手上的巨石转动。

    这是一记旋身的斩击!

    毕方发出咆哮,这一声就像是猛虎咬断大鹿喉管前发出的吼声,吼声在偌大的石穴中回荡,像是有一百头、一千头猛虎在呼应他。

    吴刚脸色涨得通红,很让人担心他的头会不会就此炸开。

    毕方的血管里像是有冰晶流过,大脑深处被针扎了,时间在他眼里忽然慢了下来。

    黑暗之中,毕方心如烈焰,他感受着黑暗中传来声响的地方,感受着石块划破空气的呼啸声,感受着万物的律动。

    观众们瞳孔齐缩,亲眼看着石块仿佛擎天巨柱般横扫一切,原本有裂痕的柱尖甚至无法承受这巨大的扭矩,在半空中开始断裂!

    这是足以斩开黑暗和劈破鸿蒙的伟岸一击!石柱在和怪物头部的相击中轰然破碎!

    毕方转身落地,粗喘着往前跑了几步,最后跪倒在地上。

    他单手撑着地面,急剧地喘息着,舌头干得像是要裂开,他努力吞了一口唾液,唾液黏得像是胶,心脏在胸膛里狂跳着。

    鲜血滴落,融入水中。

    怪物直着身子定了一瞬间,随后感觉到了崩裂般的痛楚。

    它发奋地挺直身体疯狂扭动着,墨绿色的血从它的头上披落,所有鳞片因为痛苦而张开,漆黑的骨刺在岩石上被磨断。

    直到它无力地倒下,狠狠地砸在岩石上,碎石被它的身体打飞出去。

    短暂的寂静,却像是永远那么久。

    刺啦!

    黑暗中火星一摇,火苗跳了起来,落在一支火把上。

    焰光再次燃起,黑暗被驱散。

    毕方举着火把,扶着墙壁,拖动着脚步往前挪动,来到怪物身前拎起外套。

    他看见了怪物头部的创口,破碎的石片完全刺入了它的身体,一点也没显露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