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人一兽狠狠摔落在沙丘上,顺着斜坡滚落。

    毕方死死地抓住骆驼的脖子,整个侧身与粗糙的砂砾剧烈摩擦,磨出了道道血痕。

    骆驼拼命地挣扎着,它只是好奇这里的动静,想过来看看,没想到竟被锁住了脖子,呼吸一下变得困难起来。

    它不断扭动身体,想要将毕方甩下。

    这可是一头单峰骆驼,体重高达五百公斤!

    如此之大的质量猛地砸下,毕方差点七窍升天,但他的身体却本能地夹得更紧。

    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一旦松手,就什么都没有了。

    强烈的求生欲如野草般在毕方心中疯狂,他越勒越紧,骆驼也越来越拼,双腿不停挣扎。

    双方在这片沙漠上进行着最原始的角力。

    太疯狂了!

    无数观众眼下一口唾沫,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毕方突然出手,但此刻看到他被骆驼压在身下,还被拖着走,不由感到心疼。

    这得多痛苦?

    左臂上的鲜血溢出白色的体恤,毕方的嘴唇惨白如死人,全身的肌肉都在疯狂颤抖,但他始终不放手,他怕自己一旦放手,就彻底失去了走出沙漠的机会,成为第一次失败的任务。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系统会抛弃自己吗?

    还是和小说里说得那样抹杀宿主?

    他想去更多的地方看看,想经历更多的冒险,独自穿越亚马逊,独自攀登珠峰,去看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见识到的风景。

    人终究是有极限的,系统却可以帮助他打破这个极限,帮他站上更高的山峰。

    这是最好的工具,最好的帮手,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的进洞,去做任务,努力的提升自己。

    他不想接放弃,那绝对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好不容易到手的一切,怎么能拱手让出?

    “啊!”

    小臂上青筋暴露,如同蛇一般扭曲,毕方怒吼出声。

    他要站在最高峰,看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风景!

    怎么能放弃!

    但骆驼的肌肉实在太强,力量太大,在有倾斜的沙丘上,它拼命站起,却一次又一次倒地发出撞击。

    哪怕地上是沙地,这种痛苦也绝非常人能忍受。

    又一次撞击,毕方感觉自己喉头一甜,脑子里好像突然有根弦断掉了,肌肉发出痛苦的哀嚎,原本就快撑不住的身体彻底瘫痪。

    无与伦比的虚弱袭来,无尽的黑暗涌现。

    他实在太累了。

    与怪鱼生死搏斗过后,又挖了将近半小时黄沙,如何有精力降服一头超过五百公斤的野兽呢?

    双手无力垂下。

    “拜托,别走啊”

    毕方跌倒在地上,眼前一片模糊,他发出最后的哀求,却只能看见骆驼的影子越跑越远。

    身体发出抗议,血液回冲大脑,毕方张着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了,最后眼前一黑。

    彻底昏迷。

    风沙吹过,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到这样的毕方,观众慌了。

    【完了,方神这是咋了?】

    【没事吧?】

    【真出事了?】

    【不像,好像还有呼吸,应该是昏迷了。】

    【完了完了,老方玩脱了】

    【方神太不容易了,刚和怪鱼打完,又挖了那么久沙子,怎么可能抓得住骆驼?】

    【什么荒野求生,还不如去看隔壁鲨鱼的陆文涛】

    【水军没妈!】

    【草,滚你妈的,几毛钱一条,这钱给老子老子都不赚!】

    屏幕前,毕方的朋友们焦急万分,以前可从来没出过这种事啊!

    不管再困难,他好像都能挺过来,可陷入昏迷却还是第一次!

    荒野之中昏迷,不就等于刀俎鱼肉了吗?

    万一什么动物跑过来怎么办?

    “怎么办啊!老谷!想想办法啊。”列车上,宋延宁看到这一幕也慌了。

    “赵队长,还不去救援吗?”一旁的谷清源也焦急万分。

    “他还没求救。”救援队的人还是拒绝了,“他最后还是有意识的,但依旧没发出求救信号,我觉得我们还是在等等。”

    “等什么啊?再等他连命都没了!”谷清源着急道。

    赵队长一听这话,也犹豫了,但纠结半天,他还是决定再等等,免得好心办坏事:“现在是五点十七,天快黑了,这样吧,再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要是他还不醒,我们就出动。”

    三个小时是赵队长的考量,在这个时间段里,温度还算适宜,不会有脱水和失温的危险。

    要是三小时后还不醒,为了安全,不管对方的真实意愿,他们都必须实施救援!

    朔风卷地,黄沙漫天。

    自动跟拍的无人机静静降落在沙地,画面好似静止。

    十分钟后。

    观众们开始离去,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二十分钟后,更多的观众离开了,他们感到了无聊,终究只是来看直播娱乐的陌生人。

    此时的毕方依旧没醒。

    巨大的夕阳正在坠落,暗淡的阳光在沙漠中投下沙丘巨大的阴影,数以千亿万亿计的砂砾闪烁着太阳最后的光辉,莹莹发亮。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夕阳收走了最后的余晖,夜色如幕布将毕方覆盖,无限高旷的黑暗中飘移的金色星光,望不到顶,也看不到壁。

    观众如夜幕降临后,沙滩上的海蟹般退走,直播间内只剩下了寥寥数千人。

    该走的已经走了,只有少数人愿意等待。

    他们焦急的等待,却没有任何办法。

    期间有人进来,没有看到想看的画面后,又很快退走。

    没人愿意看一个人昏迷几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细微的响声响起,焦急等待的观众瞬间凝神。

    有东西靠近了!

    但此刻无人机停在了毕方身边,没人能发现靠近的究竟是什么生物。

    声音越来越近,观众也越来越害怕。

    他们生怕是什么危险生物靠近,将毕方当成了猎物。

    直至一只熟悉的蹄子兀得出现在众人眼前,随后一阵响鼻声响起。

    更多的蹄子跨过无人机,众人这才看清来者是谁。

    是那只骆驼!

    它竟然回来了!

    “快,快去救援!”列车里谷清源看到这一幕猛地收缩瞳孔,起身拽住赵队长的衣领,大吼道,“动物是有报复心的,骆驼回来一定是为了进行报复毕方,晚了就来不及了!”

    “什么!?”列车内的几名救援队员吃了一惊,正想出动时,一旁的宋延宁却拦住了他们。

    “等等!老谷你快看,骆驼好像不是来报复的。”

    星光下,骆驼来到了毕方身边,却并没有如谷清源说得那样打击报复,而是先低头嗅了嗅,拱了拱毕方,发现没反应后,抬头望向四周,紧接着又来回踱步,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十几分钟后,气温变得越拉越低。

    骆驼看了看还是毫无反应的毕方,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用身体挡住了寒风!

    它竟然在给毕方取暖!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宋延宁看着这一幕,乐呵呵道:“看来我们不需要出动救援了。”

    三小时后,月亮已经升到了最高空,温度也降至个位数。

    毕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荒原上奔跑,被猛虎追逐,跑得又累又困却不敢放弃,紧接着,世界颠倒,他又发现自己坠入了冰窟,可没多久,温度又再次上升,甚至有些热了。

    热的他大汗淋漓,好像在蒸火炉,他想逃出去,却浑身疲惫,直至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

    电子音响起,毕方惊醒,猛地坐起,却被一团毛绒绒的东西挡住了,他抬头一望,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一头巨大的骆驼正将注视着他。

    看到毕方苏醒,观众们欣喜万分!

    毕方扶额,他的记忆很混乱,但在醒来之前那个很长很长的梦里,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温暖,让他可以安心地继续沉睡。

    他看着眼前巨大的骆驼,脑海中有流星划过,缺失的记忆渐渐苏醒。

    这头骆驼并非逃走,而是和主人走掉了啊。

    看到人类才会如此欣喜。

    他用额头抵住它的脑袋,闭目轻语。

    “这是自然对我的怜悯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