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潮水翻涌,白浪泡沫般冲刷着岸滩。

    毕方步履艰难地拖动救生筏上岸,全身筋骨皮肉都发出濒临极限的呻吟,精神却极度亢奋,强行支撑着肉体将气筏拖上岸。

    太难了,我真是太难了。

    毕方满头大汗,难上加难,强人所难

    先是撑了一天风帆,刚准备休息,又马上看到了海岛,紧接着划上好几公里的水,还要抓紧时间把救生筏拖上岸,免得被海流冲走,毕方都开始怀疑自己明天会不会尿血。

    唾液黏得像胶,毕方捂住狂跳的心脏,吐了口唾沫,然后打开浴巾结,将头伸进去,先润润唇舌喉,才小口引用起来。

    重新系上,毕方就像被妖精吸走了精气神似的,头一仰,瘫倒在岸滩上,泡沫似的海浪亲吻他的双脚。

    【不是吧不是吧,这就不行了?真有人游不了几公里?这不是肾虚吗?】

    【我靠,这是哪?我才离开三小时,方神都抢滩登陆了?】

    【刚才接到通知,还以为是假的呢,结果居然真撞上海岛了,运气逆天】

    【芜湖!起飞!】

    【太刺激了!我瘫痪多年的二舅看了这条视频立即从床上弹起,飞檐走壁,至今下落不明】

    【老方这么不动了?】

    【是啊,怎么回事?】

    观众原以为毕方就是倒下休息休息,结果他们讨论了十几分钟,毕方好像一点没起来的意思。

    出事了?

    杰瑞特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赶紧让摄影总监将无人机靠近些,结果刚飞到脑袋边,轻微的鼾声清晰了起来。

    庞迪和杰瑞特面面相觑。

    居然,睡着了

    毕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因为体质越来越强大,被教练看中去参加了运动会,打算为国争光,结果跑完一个马拉松,另外铁人三项又缺人,还没休息好的他被抓了壮丁,都没休息好,又被推下水开始游泳

    “卧槽,血,是血!”

    毕方猛然惊醒,后背具是冷汗,他瞪大了眼,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片岸滩上,并不是环形跑道,自己也没有晕倒在厕所。

    “居然是梦。”

    毕方按住脑袋,发现自己更累了,双臂上的肌肉酸涩肿胀,努力回忆了一会,发现自己昨晚好像倒在岸滩上直接睡着了?

    “头儿,他醒了!”

    时刻监控画面的老三立即注意到了毕方的苏醒,快速喊来摄像总监和杰瑞特,看着画面中还有些蒙圈的毕方,两人等了等,等到毕方反应过来,点点头后,直播才再次开始。

    一开播,水友们便热热闹闹涌进来。

    【草了,昨天刚上岛,他娘的就睡着了,给老子痔疮看炸了。】

    【不上不下很难受啊,能不能来点刺激的?】

    【你们都是什么虎狼之词,能不能文明点,直播间还有小朋友呢】

    【连夜扛着方神跑路】

    毕方哭笑不得,强撑着精神和大家打了个招呼,随后赶紧将救生筏接着往上拖。

    “今天早上刚醒差点吓我一跳,因为我昨天没有把救生筏完全拖到岸上就睡着了,还真担心晚上被浪卷走了,大家遇到这种情况千万要当心,不仅不能让海浪碰到你的救生筏,还要至少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防止夜晚涨潮。”

    吭哧吭哧将救生筏拖到岸上,毕方伸手擦了擦虚汗,虽然没睡好,但也是精神上的疲惫,体力上还是恢复不错的,就是大臂肌肉稍有酸痛。

    “拖船上岸有很多讲究的,不是大家想得那么简单,首先要选好着陆点,使船只易于靠岸或可以弃船游到岸上。

    其次放下船帆,观察岩石,海锚指向海岸以放慢船速,当然,没有就算了。

    记得不要迎着太阳光登陆,这样寻找岩石相当困难,而利用岩石我们可以有时间调整方向。”

    毕方一边解释一边拖动沉重的救生筏,这东西看着轻,其实也挺沉。

    如果存在多种选择,在拍岸浪之下的倾斜海岸是最理想的,可岛太小,也没什么大浪,水流直接顺着两边流走了。

    “我们要瞅准机会,随着波浪前进,防止被迎面扑来的浪峰压倒或打转方向,而且一定要尽一切努力登岸,快而准,因为一旦潮汐变向,又会将你拖入大海。这是我昨天那么心急的原因。

    如果落潮了,船儿又会被推向深海。

    这会使船舱进水加重,注意将自己系在筏上。即使船被打翻,你受伤或昏迷不醒时,也仍有一线生机;而孤零零地身处波涛中,如果被波浪挟向岩石,则很可能丧命。”

    “如果你实在不行,不得不弃船游泳上岸,在汹涌的海面很容易碰上岩石。我们可以多穿一点衣服缓冲,有救生衣更好。冲向岩石时,将脚抬在身前,使岩石冲击的力量落在脚底。弯曲膝盖,缓冲撞击力”

    【男人不能说不行!】

    【上岸居然这么难?为什么我感觉老方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笨蛋,肯定是老方视线观察过了啊,上岸小能手。】

    将救生筏拉上岸的毕方站起身,他看了看脚下的小岛,真的很感慨自己的运气之好,不仅周围没礁石,能让他顺利拖船上岸,岛上还有几棵树,这是最难得的。

    “我一直强调过,北大西洋多风,很多树没有成长起来就容易被大风刮断,乔木想要生长非常困难,可它不仅长了,还成了一片小树林。”

    毕方绕着不大的海岛转了一圈,时间很短,以分钟记,虽然面积小,不太可能存在什么生物,DNA仔细数过后能发现,这块面积不到三百平的海岛上,居然长了二十三颗树!

    都是好材料啊!

    毕方双眼冒光,就差流口水了,海上漂流一个星期,他受够手边什么都没有的感觉了,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而且…

    毕方嘿嘿一笑,一双眼睛眯起来:“之前谁打赌说我找不到树棍来着?”

    【!】

    【大意了,我没有闪!】

    【妈的,主播不讲武德!换我血汗毛!】

    【卧槽,我攒了十多年的狼毫啊!毁于一旦,毁于一旦啊!】

    【悔不当初,珍爱生命,远离赌博!】

    【杀方神,抢狼毫!我来了,狼牙就太平了!】

    漂流的头几天,有观众提出每次直播都有的探路棍不可能再出现了,为此还进行了一场赌局,几分钟就凑满了十几万的狼毫,等到大盘结束,狼毫数量直到达到了百万之巨,可以说是系统上线以来的最大赌局!

    压能的人赔率达到了一比十八,压一根赚十八根!

    此时后台也适时发送了奖励,工作人员都很有眼力劲,这种事不用说,想要树棍出场,只要毕方弯个腰就成,事实胜于雄辩,树棍又双叒叕出场了!

    【嘿嘿嘿,却之不恭,却之不恭】

    【都是各位哥哥抬爱,含泪血赚十八倍,我好坏啊】

    【钱包第一次这么鼓,有点害怕,我是不是应该雇个保镖?】

    拿到奖励的水友嘚瑟至极,毕方看了都想打他们,更别说赌输了观众了,当然,狼毫本身也不值钱,就是一个娱乐版块。

    不过效果还是很好的,花一点小钱,就将气氛炒了起来,狼牙在毕方这个头部主播的带领下,发展已经越来越好了,全然不见当初日薄西山的样子,反而有隐隐盖过鲨鱼和虎齿的样子。

    听说经常有员工看见公司考场拿着张毕方的照片傻笑,是不是还哈口气擦一擦,小心翼翼地摆在办公桌上,也不知是真是假

    话说,好像年度PK要开始了?

    什么时候来着,今天下午开始吗?

    毕方摩挲着下巴,看着活跃的水友突然想起是有这回事,直播圈的惯例,每年过年前都会巨型为期一周的大型PK活动,从观看人数、打赏,弹幕等一系列来制定一个公开的数据,评判平台内部的主播人气。

    以往这个数据是本平台内部对比,但今年有些不一样,事情还要从好久之前说起,是毕方拿到证的那一次,得知上面有意整顿直播平台,今年就搞了个联合活动,所有主播同台PK,数据由第三方公证,不得作假,一旦作假便拉入黑名单,禁播一个月。

    对靠热度吃饭的主播来说可是天大的惩罚了,掉粉一半都不稀奇。

    这是上面整顿的第一步,对平台数据造假的一个警告,不知有多少主播因为平台故意打压数据而无法出头,被迫签下一系列霸王条款。

    毕方知道这个消息是半个月前的,刘倩打电话告诉他的,他记住了,但因为前几天一直忙着钓鱼,没想起来,今天生活有保障了才想起来。

    所有主播一起排名吗?

    自己居然一点紧张感都没有,是高处不胜寒吗?

    毕方觉得自己心态不对,自从雁鸟迁徙直播后,看他直播的人数至少几十万,让他膨胀得有点厉害,都不把PK放在眼里了。

    说老实话,他这个头部主播和其他平台的头部主播不太一样,如果说鲨鱼、虎齿的头部主播是汗血宝马,那毕方就属于金翅大鹏的,抓着狼牙一路起飞,逼格上讲都不一样。

    剩下几个平台的主播马屁股抽烂了也比不上,毕竟是一个全球性主播,别说见了,听都没听过,降维打击。

    当毕方询问过PK时间是不是今天下午后,观众全都笑了。

    【方神还担心这个?你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你们?】

    【兄弟们,弹幕刷起来,不要让弹幕的时间限制影响你沙雕的心!】

    【下午两点才开始啊,现在才九点,省点力吧】

    【方神肯定是第一,但我依旧怀疑其中有黑幕!】

    【黑幕就禁播一个月呢,你受得了?】

    【妈的,为什么方神禁播,担心的会是我们观众,这河里吗?很不河里!】

    “哎!”

    莫小仙正在直播,求自己的头榜在下午PK正式开始的时候支持一下,可他刚用手机打开毕方的直播间,看着里面汹涌如潮水的弹幕,微微叹了口气。

    叹气不是失落,而是颇为感慨。

    他曾经连续三年蝉联狼牙最火主播,可现在看来,今天只能拱手让人,抢个第二了,不对,这次可是所有平台联合,只能抢个前十。

    倒也没有什么不甘心,老实说第一名只是个虚名而已,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到了这种地步,限制主播成长的反而是平台上限,平台用户越多,能吸收到的粉丝也越多,而毕方的到来硬生生拔高了这个上限,连带着其他狼牙主播都吃到了用户福利,个个开心的紧,他们比其他人更不希望毕方的离开。

    若是以往的成绩,他们可能连热度榜前十都进不了,现在倒也能争一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

    对此,莫小仙只能说一句:方神,请加大力度!

    除了莫小仙,其他狼牙主播也是一样的想法。

    如果做平台是下棋,那狼牙的王勇波无疑是下出了神之一手。

    尤其是毕方的大腿挂件,狼牙知名女舔狗,姚丽娜。

    认识方神,就一定要认识方神的这位忠实舔狗,从毕方在狼牙的第一场直播就一直追的女人,一次不落。因为人美大方,很多人在毕方下播后都会去她的直播间凑热闹,结果她舔着舔着,愣是将自己从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播,舔成了大主播,很多人都嘲笑她从方神腿上舔下了粗腿毛。

    对此姚丽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用她的话来说:这是老娘凭本事舔的,有本事你也去舔!

    毕方笑着摇摇头,不再理会沙雕网友,转头收集起材料。

    首先要做的,当然是生火。

    足足七天没吃到熟食,甚是想念个中滋味。

    行动力拉满,毕方直接在岛上转悠起来,情况和他想得差不多,这小破岛上什么动物都没有,连虫子都看不见,整个岛就几棵树和草。

    找了一圈,才勉强找齐了能生活的材料,但从毕方的眼光看,还不太合格,没办法,只能将就着用。

    经典的手钻法。

    用找来的石头开好洞,做好火绒,毕方吭哧吭哧,吭哧吭哧开始了他的生火大计。

    观众们看得目不转睛,第一次手钻是好久之前的事了,那次毕方一次就成,向来这次也不难。

    半小时后。

    娘希匹!

    “升不起来!”

    毕方将手中的木棒一扔,逐渐怀疑自我。

    【方神虚了】

    【麒麟臂有所退步,是不是背着我们找女朋友了?】

    【节制啊,方神,女人只会影响你钻木取火的速度!】

    【娜姐快出来,是不是你害的】

    【没错,就是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毕方无语凝噎,但还是解释了原因:“是海岛太小,湿气太重,而且我手臂还很酸涩,根本钻不出炭火。”

    小岛上也没有燧石啊。

    毕方愁眉不展,小岛看一眼就知道什么有什么没有,他很确定这小岛上没有燧石,只要其他普通的石块,那东西打不起火。

    不行,毕方还就杠上了,炭烤海鲜计划不能告吹!

    手钻不行那就弓钻,弓钻不行那就锯钻,锯钻不行还有泵钻,他就不行了,自己本事那么多,还升不了个火。

    老子今天一定要见着火!

    炭烤海鲜,等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