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海非常平静,散发出暖黄色的阳光,照得岸滩莹莹发亮。

    海浪扑打而来,留下白色的泡沫。

    毕方的手掌非常修长,虽有粗厚老茧,却看上去干净美观,此时这双手正握着一根木棒,往另一块木板上不停摩擦,带出大片因摩擦而生的木屑。

    这是毕方继钻木取火失败后使用的第二种方法,刨子取火,这是最简单的方式,也是完全看使用者臂力的方式,用一根削尖的棍子在一块木板的凹槽里上下摩擦。

    在凹槽的底部会出现一些非常细微的木屑,这些木屑越积越多,在最后温度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就会燃烧起来。

    因为接连运动,毕方鼻尖微微沁汗,他不敢擦拭,生怕稍有差错,刚刚集聚起的热量就又一次消散。

    他已经磨了十多分钟,浑身发热,外套都脱下一件。

    海岛上可供选择的植物太少,并没有软硬度合适的材料,那些树木质普遍偏硬,并不太适合取火,毕方只能劣中选优,选一些勉强合适的材料。

    毕方此刻来到海岛中央,他的双腿紧紧箍住木板,避免其在摩擦的时候晃荡,以免凹槽里的木屑散落出来,一旦散落基本意味着前功尽弃。

    又是几分钟过去,观众们都看得焦急不已,毕方却还能沉得住气,按照一定的节奏摩擦着,刨子取火,是一个相当辛苦的过程,但胜在稳定,其中的诀窍不仅仅是摩擦的技巧,更包括一个良好的心态。

    半年来,毕方有大半时间生活在野外,早就明白个中道理。

    终于,热量透过木板传递到毕方腿部皮肤,令他精神大振,加快了摩擦的节奏,趁热打铁。

    来了!

    伴随着淡淡白烟冒气,观众精神一振,恨不得代替毕方吹烟,尽快把烟升起来。

    看主播生火就跟看游戏玩家打装备一样,虽然过程重复重复再重复,但当装备真的爆出来的那一刻,满足感大大滴!

    有了烟,剩下的就简单好多,木槽渐渐变黑,观众肉眼可见最细微的木屑丝已经开始发红消失,就差临门一脚,真正的火焰就要出来了。

    现实最细的纤维逐渐消失,随后是稍微粗一些的,最后则是大蓬大蓬的木屑开始冒红光飘散。

    成了!

    看到这,毕方已经丝毫不慌了,赶紧放下木板,将一块树皮鞣制成的火绒似拱成鸟巢状,放在上面,大口慢吹,让空气充分接触炭火。

    淡烟变轻烟,轻烟变浓烟,浓烟由白边黄。

    火星飘散,一股小小的火苗从浓烟中钻出,尽情地摇曳身姿,看得人神往不已。

    “总算找了!”

    毕方抬手抹了把汗珠,甩向一旁,努力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搞出火苗了,不容易啊。

    望着幽幽火苗,毕方成就感暴增,那是他努力了半小时的成果。

    “远古人都是用这些原始的方式取火,他们依赖这一技能生存。我们学习这项古老技能时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特别是当你努力了很久,终于取到第一个火种时那种心情真的无法形容,即便生了无数次火后,你还是会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

    “别学我,我都是有林业申请的,人和人之间不能一概而论。”毕方好笑地摇摇头,他还真怕沙雕网友学他。

    有了火,剩下来的就好办了,毕方稍微处理了一下鲭鱼,用木棍串起来就放在了火上熏烤。

    在荒野求生中,脂肪就是正义,任何高脂肪的食物都能得到毕方的青睐,鲭鱼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同于胡麻鲭,大西洋鲭脂肪丰厚,不刷油,哪怕是简单的炙烤也能泛出油光,尤其是积累脂肪的冬季,更是肥美无比,不可不尝。

    看着鱼肉在高温的炙烤下一点点变色冒油,鲜香味争先恐后地往他鼻孔里钻,毕方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那句话怎么说来者,烧烤虽然不健康,但是它香啊!

    连续吃了好几天血食的毕方看着鲭鱼表皮一点点变得焦脆,不等内部完全熟透,毕方就忍不住伸手撕下一块鱼皮,不顾烫口往嘴里送去。

    火热的高温伴随着海水蒸干后特有的咸香在毕方的味蕾上炸开,犹如一道美食炸弹!

    “哈!”

    毕方张开嘴,白色的热气从嘴中喷出,他慌忙咀嚼了两下,便迫不及待地吞下了肚,感受着滚烫滑过自己的咽喉。

    “好吃!”

    毕方哈哈一笑,尝过鲜的他更忍不住了,将其他鱼皮陆陆续续吃了个赶紧,从昨晚到今天,他的体力消耗非常大,现在急需进食。

    因此几乎是表层刚熟,毕方就将上面的鱼肉吃了个赶紧,为此他还搞了双细木棍当筷子,好不惬意。

    累了一个星期,吃一顿炭烤海鲜都是值得庆祝的。

    等到鱼彻底熟透,整条鱼也差不多吃了个干净,就连最后的鱼骨毕方都没有放弃,拷到焦脆后,当饼干般咔嚓咔擦几口下肚。

    一整条大鱼下肚,勉强算饱。

    精力充沛+10

    拍拍肚子,毕方倒在了岸滩上消失,暖洋洋的太阳照在他微黑的脸庞上,更显舒适。

    在岸滩上躺了好一会,毕方享受着阳光沙滩,听着海潮声层层跌宕,舒舒坦坦,可他还没忘记自己的任务,海岛求生二十一天,靠躺是躺不赢的。

    海岛太小,除了植物基本没别的生物,提供不了食物生存,两条大鱼被吃掉了一条,毛鳞鱼不能吃,要留着做饵,也就是说,毕方的食物储备只剩下一只乌贼和一条鱼,这让他再次变得不安起来。

    手里没粮,心里慌慌。

    想到这,毕方惊坐起,挠了挠头,继续绕着海岛转悠起来,在海滩上捡东西是很重要的,有时候你会发现你能捡到很多出乎意料的东西。

    而且身为一个有追求的冒险家,小海岛是不可能一直待下去的。

    如果是大海岛,那毕方肯定就待下去了,直接度过剩下的十几天,但这岛大小有没有两百平都值得怀疑,毕方顶多把这当成一个临时根据地,他更想直接找到一片大陆,那样才是真正的乘风破浪。

    任务的评价肯定更高,这是毫无疑问的。

    有了前几次经验,毕方早就摸清了系统的意思,就是要让他发挥主观能动性,如果每次的任务都得过且过,无疑是有问题的,严重影响他变强的速度,他可是要攀登珠峰的男人!

    而为了接下来的十来天,毕方肯定要做足准备,将岛上能用的全部用光,首先第一步,肯定是要将乌贼容器解放出来。

    虽然乌贼的头部能盛放墨汁,但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容易散,毕方需要一个塑料瓶,而像海岛这样的地方,是很有可能滞留海洋垃圾的。

    尤其是塑料这种几十上百年的垃圾,前世很多人看贝爷德爷视频,经常会因为他们随手能捡到的塑料是安排好的,但其实不是。

    塑料垃圾这种东西,早就遍布大洋了啊。

    毕方微微摇头,伴随着思绪仔细逛完整片海岛后,他果然找到了两个塑料瓶,是常见的汽水塑料瓶,谨慎起见,毕方还是拿到海水里清洗了一番,将其彻底洗净后才灌入墨汁。

    剩下一些墨汁黏在了乌贼头部,毕方加了点海水,一起倒了进去。

    能吃的乌贼+1

    多了一点储备粮,毕方稍有安慰,但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迎接他,造木筏!

    造木筏?

    听到这个想法的观众一愣。

    “没错。”毕方点点头,“我希望能找到一片真正的大陆,而是靠着这座还没别墅占地面积大的小岛苟延残喘。”

    “救生筏实在是太不稳定了,但凡破了小口子,我都要面临沉船的陷阱,着实没有安全感。”

    毕方指着不远处的救生筏,很多观众连连点头,的确,不要说遇到什么鲨鱼了,哪怕是遇到稍大点的鱼,咬一口都有可能让救生筏漏气,到时候就彻底完蛋,没有丝毫办法。

    但木筏不同,一艘好的木筏可以有效地漂流在海面上,哪怕遇到稍大些的鲨鱼都没事,现实不是电影,电影中的大白鲨不存在于现实,觉得多数都是咬一口尝尝不好吃就走了,而救生筏怕的就是这个咬一口。

    “建造海上漂流筏取决于你手边所能找到的材料,以及你要漂流的水域情况和你所打算漂流的时间。

    这里没有限定死的规律可循,用你的常识、好的捆绑技术以及一些能产生浮力的东西,就能够造出很不错的漂流筏。”

    “为此我们要收集足够多的圆木或竹子,长度大致相当,将它们按照漂流筏的形状码放在地上。

    在每根圆木或竹子两端1米距离的位置刻一个凹槽,上下叠放,这样能够使它们相互之间有一定的‘压力’。

    如果你用的是竹子,可在每个竹子上挖一个孔替代凹槽。将竹子从孔里面穿过,这样能保证竹子更加紧密。”

    毕方蹲在地上开始捡石头,岛上的资源就是这二十三棵大树,他不需要那么多,树木都很高大,一棵的主干能砍成四到五截,剩下还有好多细一些的枝干也能用,大概五棵左右便足够。

    要是全砍完的话,这座海岛上还能不能长树就不一定了,没有大树遮挡海风,小树苗是难以成长的,五棵就不影响了。

    不过虽然不影响,毕方还是在心里默念一声得罪,为了漂流大计,他只能伐树。

    “是挺普通,但也足够了,而且我不打算制作石斧。”

    毕方抛了抛手中的石头,石斧并不可靠还很难磨,树很粗,一旦磨尖了砍上去,容易断裂,可石斧不锋利还砍个毛线,所以他要用凿子凿断大树。

    必要的就是一把石凿和一把石锤,两样东西都很容易制作,树皮纤维丰富,可以搓成绳子,将一块石头绑在树棍的一头就成了石锤了。

    “不过为了牢固,我们要稍作加工,首先便是将树棍的一头劈开,然后将石头卡在里面,这样绑上后更加牢固。”

    毕方将树棍竖起,尖锐的石头对准一头,石块对准后敲击在石凿的尾端,树棍应声开裂,他将裂缝掰开,将石头卡在里面然后用绳子绑好,一把优质石锤便出现了。

    挥舞两下,毕方满意点头,很趁手。

    有了工具,伐木大业正是开始,毕方现在树的底部划出线来,然后磨出一个可以卡主石凿的坑洞,固定住后,毕方站起身,磕碰两下对准,然后扬起石锤,猛地朝石凿尾端砸去!

    原本并不牢固的石凿瞬间凿进了大树内部莫约一厘米,变得牢固异常。

    看来有效。

    毕方点点头,石锤挥舞的更加起劲,虎虎生风,每一次下挥都能带起破风声,等石凿没入小半后,他抓住石凿左右摇晃,将其拔了出来。

    “用这种方式伐木记得不要将石凿砸得超过一半,不然你会很难拔出,大概一小半就够了,然后我们换另一边就行,如此反复几次,一棵树就能被凿断。”

    毕方偏了些角度,从裂缝中插入,如法制炮的挥舞石锤,很快,一棵树的底部都被撕裂,整棵树变得摇摇欲坠,他用脚一踹,竟直接踹断。

    木质茎秆断裂的声音响起,高大的树木缓缓倒在地上,整个小岛都为之颤动。

    看着脚下的树木,观众惊叹不已,效率居然这么高?

    毕方擦了擦汗水,朝第二课树木走去。

    整个下午,观众都看毕方在伐树,每一棵树木倒下,都会让整个小岛抖上一抖。

    等到四棵砍完,毕方挺了下来,打算先制作看看,如果可以,说不定四棵就够了,随后便是一样的做法,将树木分解,做成原木,大概两米多一截。

    这样的过程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毕方才正式获得了一堆原木,处理工序完成,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他要打造木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