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夜幕下,毕方挥汗如雨,大锤一下又一下打凿原木,争取尽早将其分成大小如一的原木。

    就是有一点毕方从来没和其他人说过,那就是他有轻微的强迫症

    如果原木长短不一,粗细相差过大,便会感觉十分难受,再次基础上便消耗了更多功夫。

    不过这么做也不是全无意义,原木大小合适,那木筏自然也更加牢固,不容易出现什么意外。

    嗯,没错,自己就是为了更加安全才这么做的,荒野求生,方神稳字当头!

    【几天砍了一天木头,我居然看了一天,难以置信】

    【老方兼职伐木工肯定也能出人头地,正好我家最近装修,想问问找老方打家具要多少钱?】

    【大锤八十,小锤四十】

    【芜湖?这么便宜】

    【老方为什么要把树皮全部扒了?】

    “因为我要用树皮来做绳子,树皮是上好的植物纤维,捆绑木筏就全靠它们了,而且植物纤维不怕水,甚至遇水之后会变得更加坚韧。”

    毕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高举大锤,猛然砸下。

    噼啪一声脆响。

    脚下的大树应声而断。

    “呼,终于全部砍完了。”

    毕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液,没有马上坐在地上休息,而是跑到火堆旁,查看乌贼是否烤熟,发现火候正好,焦香味四溢。

    他坐在一旁,拿起了乌贼开吃,补充一天的体力消耗,渴了就喝一口瓶装雨水,如此生活已经和几天前大变样,一副贫农奔小康的架势。

    舒舒坦坦。

    吃饱喝足,毕方开始编绳。

    “最好的编绳材料其实是灌木,那种植物茎秆,例如荨麻,但对我们来说树皮也已经足够,即便量不够,还可以从数量上取胜,保证我们的木筏又结实又稳固。”

    毕方伸手指向空地上的一大堆树皮,那么多树皮足够他将整个木筏按照正常手法捆上三遍,可谓是一点都不浪费。

    编绳子并不复杂,毕方先是拿起一块完整的树皮,去掉木质,然后用石头将纤维表层挂掉,这种表层并不能增加纤维的结实度,反而会让纤维变得更加脆弱。

    最后毕方将完整的植物纤维放在手上揉搓,让其变得柔顺。

    “在编绳之前,我们要注意不能让纤维遇水,否则搓制好的绳子会收缩,导致绳子便松。”

    毕方取出一束纤维,将一端系在一起,固定好后均匀分成三股,将左边一股放到中间,再将右边一股放在它上面,将现在的左边这股再绕到中间放好,依次类推,继续缠绕,看上去有些像编辫子。

    “这种编绳方法搓成来的就叫辫状编制绳索,将线分成三股,将其辫状编制在一起成一更粗更结实的绳子。如需加长,可错开线股,添加新的纤维。

    用这种方法制作的绳子,要尽可能使股线间紧密、平滑。如果经验并不丰富,还可采用手搓的方式来制作绳索。”

    “初此之外,还有其他方法,比如环绕式造绳。就是将植物纤维放在一起旋转,方向无所谓,主要是要保持旋转的方向始终一致,因为赶时间,这里我就不演示了。”

    说着,毕方已经举起手中的绳子,放在镜头下给观众看,令人惊讶的是,这段绳子竟然完全能看不出手工制成的,居然和平时看到的没什么两样,甚至因为手工,反而让这截绳子变得更加美观。

    “这里没什么要领,多练几次你们可能就会了,而且喜欢扎辫子的女生可能会更心灵手巧一点。

    唯一需要的注意的点就是我们制作绳索时,每股纤维的粗细应相当,并且每股纤维自身也应保持粗细均匀,如果每股粗细不匀,则绳子造好后,轻细的部分在受力时就容易拉断。”

    毕方双手各缠一圈麻绳,双手用力,这截用树纤维制成的细绳瞬间绷直,将他手臂上的肉都勒出一条深印来都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

    这么牢固?

    观众们吃了一惊,没想到一截手工制作的绳索居然能如此牢固,那是不是可以开始绑木头了?

    “不够,还不够。”

    毕方摇摇头,“我们还需要将再编两股,然后和这股用同样的方式合三为一,那样才够牢固,不会因为十几天的海上漂流而断裂。

    要知道,我们是可能遇上暴风雨的,一股绳子或许能维持木筏牢固不破,却无法保证在暴风雨中还能安然无恙。我们要做足完全准备,到了海上出现意外,你可没机会反悔。”

    【666,够谨慎】

    【是不是要搓一晚上麻绳了?】

    【啥时候起航?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冲他妈的!】

    【救生筏怎么办?不要了吗?】

    “当然要,救生筏没坏没破为什么不要,我制作木筏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方摇摇头,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都要。

    不管是救生筏还是木筏,他一个都不会抛弃,反而要结合起来,两者合一,那才是在大海上畅通无阻,鸟枪换炮,到时候小一点的鲨鱼来了他都不怕。

    来就是一顿鲨鱼宴!

    那才叫乘风破浪!

    想到这,毕方手上的动作更快了,一连搓出好几根麻绳,手速飞快,直到直播间的人数开始明显减少后他才意识到时间已晚,华夏那边可能是凌晨了,才停下动作准备休息。

    一夜无事。

    等到第二天观众们再收看时,毕方已经搓完了麻绳,准备搭建木筏了。

    【我靠,这么快的吗?】

    【老方是不是下播了还在搓?】

    【敬业,认真】

    【啊这大哥也是个手艺人,靠手艺吃饭】

    “当然没有。”

    毕方摇摇头,昨晚下播后他就睡在了救生筏里,只不过今天起了个早,在节目组开播前就做好了准备工作,将一大半的树皮都搓成了绳子,都是三合一,每一根都有小指粗细,看上去就异常坚固耐用。

    接下来就是最振奋人心的搭建时刻,推船入海!

    将原木放在岸滩上,毕方现实挑选出了最粗最长的两根,这两根和其他原木都不一样,明显功能也不一样。

    类似于地基一样的东西吗?

    观众们不免想到。

    可出于预料的,毕方将两根原木抬到了救生筏旁,然后抵在了筏子的两边。

    这是做什么?

    这下观众们彻底不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