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毕方站在船筏上扫视一圈,发现已有的几个容器都有了用途,没办法在匀一个出来。

    最后他还是选择再次割掉一块帐篷布,又取出了净水装置中的塑料瓶,喝掉里面的淡水,然后将帐篷布罩在瓶口上,用手指戳进去贴紧内壁,最后用绳子扎住瓶口。

    最完这一切,毕方拉住鱼线,将毛鳞鱼重新拉了出来,鱼钩刮破海鸥的气管,带出些许血丝。

    不少女观众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略感不适。

    【死都不能做个饱死鸟,太可怜了。】

    【老方弄个杯子是要做什么?】

    【放血吗?】

    “没错,我需要用容器将血接着,一方面是留着可能将来有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直接把血放到海里的话,可能会引来一些危险生物,虽然我有了木筏,但还是尽可能的避免一些危险情况比较好。”

    毕方摸出黑曜石匕首,对准海鸥的脖子,一刀捅入,鲜红的血液顿时顺着匕首留下,在一定位置时开始滴落进瓶口中。

    看着血液流入瓶口,开始灌满帐篷布,毕方点点头,黑曜石匕首果然锋利,使用起来效果很好。

    毕方握刀的右手竖起一根食指,指着顺着刀身向下流的血液问道:“有没有生活在农村的朋友看到过屠户杀猪?”

    “像这种放血的时候,我们最好是用锋利的武器捅进去,堵着伤口,这样血液就会顺着我们的刀流下,如果选择割开,那血液就会从动脉溅射开来,无法有效收集血液。

    杀猪也是这样,猪血也是一道美食,溅射太多未免浪费,而且尖刀直接捅入脖颈,还能尽可能的快速杀死猎物,避免它痛苦太久,所以好的屠户杀猪讲究的就是‘一刀清’。”

    以前逢年过节,杀猪都是重要的传统,但现在这样的活动越来越好了,只有少部分小时候在农村生活过的观众还留有少许印象,此刻和毕方所说的对照起来,一下子全回忆起来了,不免点点头。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我靠,第一次听到这个解释,我一直以为只是减少猪的痛苦呢】

    【加一,我小时候看过杀猪,还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讲究,学到了学到了】

    【一看方神就是老屠户了,这手法如此丝滑,没刷过一百头猪说什么我都不行】

    【刷?你搁这练级增加熟练度呢?】

    【一看老方就是职业选手,肯定杀了不少猪练级】

    血淅沥沥地淌,等放得差不多,毕方将刀身在帐篷布上抹了抹,然后扎紧瓶口的帐篷布,将瓶中血囊拎了出来,鼓鼓囊囊像一个灌了水的气球。

    这样血液就收集起来了,还不浪费瓶子,将瓶子重新放回容器中,净水装置可以接着用。

    不过没有开水,拔毛倒是有些费力,毕方拔了好久才将海鸥身上的羽毛全部扒光,最后便放入了炭火中烧烤。

    海鸥这东西晒干比较麻烦,还不入趁着新鲜当晚饭吃掉算了,正好毕方也从来没吃过海鸥,还有些小期待,结果能烤好后毕方大失所望,不仅怀疑起是自己没有做饭天赋,还是食材本身就不合格。

    又腥又老,啃起来就像吃树皮。

    可烤都烤了,毕方也舍不得浪费木炭,好歹是一份食物,只能硬着头皮全部吃完,等突出最后一根骨头,他如释重负。

    “老实说,海鸥真的一点都不好吃,腥而且柴,建议大家就不要尝试了,除非像我一样被迫海上漂流,而且海鸥这种东西什么都吃,还生活在海边,体内可能积蓄了不少重金属甚至是细菌,要吃也一定要烤熟。”

    【哈哈哈,还是第一次听老方说东西难吃】

    【有点意思】

    【我也记得小时候吃过,但不太好吃,肉质贼老还很腥】

    【现在好像不能吃了,这东西在国内好像是三有,超过一定数量就要罚款,也就国外数量多得成灾,可以随便搞搞,估计是因为太难吃了。】

    吃完海鸥,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毕方看着夕阳逐渐下沉,重新确认一遍方向后收起风帆,看到这观众们明白就毕方快要下播了。

    最近两天毕方都是这么做的,收风帆是为了避免晚上忽然挂起不同方向的大风,导致船筏飘得太远。

    “不过海鸥的到来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即便海鸥被风吹得迷路,也不会太过夸张,一下子吹到大洋中心去,这意味着我们的确在不断靠近大陆,或许是一百公里,也或许是两百公里,但我认为在二十一天结束前我有很大的概率能寻找到大陆。”

    毕方站在船头迎着落日舒展身体,从背面看去像是怀抱着太阳,身上满是金光。

    洋流的速度大概在十公里每天,但毕方现在有了风帆,风力作用下每天至少能行进二十公里,甚至三十公里也不是不可能。

    而从海鸟的出现,和海水颜色来看,只要方向正确,那么找到大陆已经是板上钉钉。

    一想到着,毕方的内心就颇为激动,哪怕海洋的风景再好看,时间一长总是会令人感到单调。

    而且

    毕方伸出手掌,因为长时间的阳光曝晒,他已经比刚来海上时黑出了好多,说他是海民都不奇怪

    “好了,那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吧,我们明天再见。”

    毕方收回手掌,将支撑起的风帆放下,重新变成一个帐篷,他和观众做完告别后回到救生筏上睡觉,躺在筏内,吃饱喝足的毕方很快便开始犯困。

    有了木筏支撑的缘故,整艘船筏的稳定性大增,已经不像之前一样颠婆,反倒是因为充气的原因变得柔软舒适,很快便进入梦想。

    浪随风起。

    当毕方再次睁开眼,他发现温度似乎低了好多,和前几天醒来的感觉完全不同。

    气候的变化让他眉头一皱。

    又要下雨?

    毕方掀开帐篷,寒冷侵蚀,因为刚睡醒而浑浑噩噩的脑子好像被人灌入一盆凉水,清晰了。

    他瞪大眼紧张地注视海面,发现只是冷,冷得让人想转回帐篷里去裹上帆布继续睡,四周都没有风,而天空却开始阴沉起来。

    接到开播通知的观众迅速涌入,看到这一幕的他们顿时紧张起来,前几天的暴风雨他们还历历在目呢。

    【咋地啦?又要下雨了?】

    【一大早就听闻噩耗】

    【这就梅开二度了?】

    【神他妈梅开二度】

    毕方认真的看了两眼,随后目光重新变得懒散,还夹杂着一丝丝喜悦。

    “没事,不是暴风雨,普通小雨而已,我还能再睡一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