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鲨鱼,鲨鱼群!

    在毕方心惊不已的同时,直播间内的庞迪,也早已满头冷汗。

    “白鳍鲨!居然是白鳍鲨!”

    杰瑞特听到庞迪说出鲨鱼的名称,两条棕色眉毛瞬间绞在一起,经常拍摄纪录片,他也不是对各种顶级掠食者毫无了解。

    四人组面面相觑,虽然同样害怕于鲨鱼的出现,却不明白两人为何紧绷住了身体,好似对这种鲨鱼如临大敌,不免好奇。

    “白鳍鲨怎么了?”

    庞迪咬着牙,浑身都还是冒出冷汗,看到毕方与鲨鱼对峙,好像站在木筏上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面对四兄弟的疑问,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似的。

    “白鳍鲨!世界上公认的五个最危险的鲨鱼种之一!但我个人认为它其实是最危险的鲨鱼,没有之一。”

    “不是大白鲨吗?”

    “对啊,最危险的不是大白鲨吗?”

    “咋感觉这鲨鱼不算太大啊,我上次在海族馆看到的大白鲨都超过四米了!GodFang不是对付过快三米的鲶鱼吗?这些东西好像最大的也才两米吧?我觉得他可以搞定。”

    四人中的老三张开双臂,划了一个好大的圆,想要将三米这个概念比划出来,他不认识什么提克塔利克,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太过复杂,只觉得视频里毕方对付过的那东西长得像条大鲶鱼。

    庞迪看了发声的四人组,对他们的天真和无知,不由冷笑:“白鳍鲨攻击人类的次数比其他所有鲨鱼的总和都要多!”

    嘶!!!

    四人组倒抽一口凉气,比总和还多?

    这是什么概念?

    而现在,如此恐怖的鲨鱼竟然就在毕方身边,最近的几只离他甚至不超过五米,灰白色的背鳍露出水面,狰狞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老大颤巍巍地抬起手,摸向自己胸前的口袋,想拿急救药,却伸手摸了个空。

    可恶!

    忘了自己才三十多,心血管十分健康,根本没有常备急救药的习惯,现在居然没得用!

    不行,以后得囤一些速效救心丸在家里!

    而另一边,毕方也迅速认出了鲨鱼品种,说出了和庞迪相差无几的言论。

    危险,十分危险。

    “白鳍鲨很是凶狠胆大,是最有名的随船鲨鱼,完全不在乎潜水员的防御措施,极具韧性和侵略性。

    在二战中有很多运输船被击沉,掉入水中的士兵时常要面对白鳍鲨的威胁,甚至有科学家认为,它是吞噬军人最多的一种鲨鱼。

    就连海洋探险家雅克库斯托同样把胆量骇人白鳍鲨列为最危险的鲨鱼之一。”

    观众们不认识什么雅克库斯托,但他们抓住了一个重点,吞噬军人最多!

    哪怕白鳍鲨是海洋中数量最多的鲨鱼,但凭这一点也足以让所有人恐惧!

    【卧槽,我一直以为大白鲨才是最危险的鲨鱼,白鳍鲨我听都没听过】

    【可能是电影看得多吧,白鳍鲨没大白鲨长得凶,感觉还怪好看的】

    【好看有啥用,一样咬人】

    【不是说鲨鱼不喜欢吃人吗?我网上看到的】

    【不喜欢不等于不吃,而且鲨鱼对人类很好奇,大白鲨牙齿又大又锋利,颌咬合力还强,被咬一口基本上就歇逼了,更别说被咬了你还会流血,凶性激发MAX】

    看到这,观众们全都被吓住了,现在他们觉得这么一艘小船筏根本就不靠谱,恨不得换上一艘战列舰,不,航空母舰!

    毕方站在船上精力不动,生怕船筏晃动起来,引起鲨鱼群的注意,一旦他们发起进攻,自己很有可能会落入水中,到时情况更加危险。

    因为逐渐靠近大陆,海水颜色淡去不少,乌云散去,借助逐渐旺盛的阳光,毕方能轻易看清水下七八米的状况。

    晚霞色的大海中,巨大的捕食者们跟鱼群一起游动,缓缓摇动鳍和尾,游荡在海中。

    鱼群似滚雪球般越滚越大,鱼身疯狂扭动,从表面上看,一时间似乎连鲨鱼群都奈何不了,但当鲨鱼每一次靠近时,鱼群便会裂开一道缝隙,等到鲨鱼离去,随即恢复原状,足见真正的主导者是谁。

    毕方额角沁出一丝冷汗,他没想到自己如此“幸运”,居然会闯入白鳍鲨的猎场,早在看清鲱鱼群的那一刻或许就该离开的。

    不,或许那样也来不及了,他才刚发现鲱鱼群,一条都没钓上来呢,鲨鱼就全赶过来了。

    “海洋中很多鱼群都有集群行为,通过集群来抵御敌害生物,同时形成群体保护,例如鲭鱼和毛鳞鱼。

    常见的鲱鱼群有一百万到三百万尾,可以说是海洋中集群数量最大的鱼群,万一引来掠食者通常都是群体猎食者,危险性更高。

    我当初遇到毛鳞鱼的时候都不敢过多停留,没想到还是碰上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当务之急是如何度过危机,直接划走是不可能的了,船筏如此之大,一动起来非常明显,很可能会吸引到鲨鱼群的注意了。

    无论是何种生物,总是对“动”物更加敏感。

    何况还有很多白鳍鲨隐藏在深水里,万一忽然浮起,对着他的双手咔咔两口,防不胜防。

    毕方掏出匕首,缓步后退到救生筏边缘,从里面摸出一根长树棍,然后将黑曜石匕首牢牢绑在分叉的头部,做成一把叉子。

    “每年报道的受鲨鱼攻击的事件其实很少,甚至还没被蜜蜂蜇死的多,其中仅有一小部分是致人死亡的,但无论怎样,海上的幸存者比起大量统计数字提到的海滨游泳者更加脆弱无力、孤立无援。”

    毕方绑好匕首后挥舞了一下,适应起手感,感觉正合适,一旦有鲨鱼袭击,他就会氛围反抗,争取在船筏被拆掉前干掉袭击的鲨鱼。

    他不敢太过靠近船筏的边缘,而是处在木筏中心,牢牢盯着海水里的几只白鳍鲨,至于海面上的反而不是太过担心。

    鲨鱼通常攻击采用斜向上的方式,因此鲨鱼在进攻前,背鳍都会突然消失,潜入水下,反而是露出背鳍的危险性并不高。

    此外,不同地区的鲨鱼,习性也不一样,海洋中的鲨鱼都有能力捕食人类,但热带海域食物丰富,那里的鲨鱼并不凶残,通常较为懦弱,用棍棒一戳就能将其惊走,特别是戳它敏感的鼻子。

    并且鲨鱼生活以及捕食都在海洋深处,多数时候它们在海底觅食,但是饥饿的鲨鱼会随鱼群一起翻上水面进入浅水区。

    很不巧,两件悲伤的事,毕方都占。

    北大西洋不仅寒冷,鲨鱼也都纷纷上浮,张开大嘴享受饕餮盛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