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长矛带出一道血烟飘散在水中,刚才还狂暴的白鳍鲨立刻失去了力量,如果说刚刚的摆尾是彰显凶猛,那现在的抽搐就是剧烈挣扎。

    趁着鲨鱼挣扎时甩头,毕方猛地上前,一脚将其踹回海中,随后警惕地看着其他鲨鱼,当他发现先前浮出水面的两条鲨鱼同样潜入水中后,脸色更加严肃。

    光看海面似乎一片平静,一人一筏,可看不见的海面下却危机四伏。

    成千上万的鲱鱼群旋风一样旋转,让人怀疑掉入其中会不会被绞成碎片。

    他握紧手中的长矛,心脏缓慢提速,全身力量都在一点一滴觉醒。

    “当鲨鱼围着你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它们可能会在二十分钟内对你发起进攻,尤其是鲨鱼见血的情况下!”

    鲨鱼嗅觉极强,对血腥味很敏感,但敏感程度有所差别,人血最差,鱼血最高!

    甚至鲨鱼们并不排斥吞噬同类,哪怕那是自己的孩子!

    当白鳍鲨的血液在海水中扩散开来,所有鲨鱼全部沸腾,血腥于他们,一如毒*于人类。

    它们绕着鲱鱼群疯狂游动,每一次甩尾都能带起庞大的水流,血腥屠夫们忍不住冲进鱼群撕咬,猛然冲锋一波,总是能咬中几条,一口下去,大片鱼血飘散,如此一幕更是助长了鲨鱼群的凶焰。

    最靠近毕方的几条鲨鱼已经开始绕着他向内打转!

    如果鲨鱼保持在一定距离之外,说明鲨鱼仍在感到好奇,但是如果它向内打转,开始突然起动,则攻击的可能性就会变得极高!

    正当毕方严阵以待时,鲨鱼突然发起了进攻,但不是对他,而是对那条鱼鳃受损的白鳍鲨!

    鳃是所有鱼类的呼吸气管,一但受损死亡的可能性极高,刚刚鳃部被狠狠捅了一矛的白鳍鲨已经不行,掉入水中抽搐半分钟后的它缓缓地翻过了身,肚皮朝上浮在海水中,它的的同伴显然没有放过这一机会,对着尸体便开始啃噬!

    血肉零碎飘散,白色脂肪上浮至水面。

    同类相食的一幕惊住了所有观众,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鲨鱼的血液在海水中扩散后,恐惧的情绪更是达到顶峰,随即更为担心的看向毕方。

    两者相距不过是三四米!

    白鳍鲨已经彻底注意到了他,他们好奇这“庞然大物”,忍不住想尝试它鲜美的味道。

    船筏剧烈震动,又有鲨鱼发起试探,毕方稳住身形,目光透过木筏缝隙,时刻紧盯鲨鱼来袭。

    砰!

    又是一阵撞击,毕方心头一跳,木筏终究是木筏,哪怕他绳子绑得再牢固,也比不得真正的小船,如此下去,船筏肯定会破碎。

    哗啦!

    又是一阵破水声,毕方赶紧转头,发现又是一只鲨鱼扑来,不过它没有直接扑上来,而是一口咬中了木筏。

    糟糕!

    毕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鲨鱼居然在撕咬他的木筏!

    他挥舞着树棍,这一次他没有击打鲨鱼的鼻子,而是朝它的眼睛抽取,咬中木筏的鲨鱼来不及躲避,结结实实挨了一棍,血红迅速在鲨鱼眼中弥漫。

    这条鲨鱼没有刚才那条凶猛,吃痛下立即松开血口,带走大片木屑。

    毕方赶紧趴下检查,一排尖锐的牙痕深深刻在了木筏上,大块木屑被啃掉,而这里刚好有一段绳索,也已经被完全咬断,缠绕在一起的线头无不显示鲨鱼有着一副好牙口。

    【卧槽,这一口下去木头都快要断了】

    【尼玛,鲨鱼牙口这么好?】

    【鲨鱼兄,这玩意可不经咬】

    【为什么鲨鱼不去咬救生筏,非要咬木头?】

    “因为鲨鱼很少攻击颜色醒目的东西,鲨鱼看到醒目的颜色会觉得陌生,出于动物的谨慎,它们不会贸然攻击。”

    救生筏就是醒目的橙色,相比于救生筏,鲨鱼更可能撕咬木筏。

    不仅如此。

    毕方触摸木筏,看着上面淡色的血痕,这是上一条白鳍鲨留下的,他明白也有血腥味吸引到鲨鱼的原因,不过还好,只是咬到边角,木筏依旧牢固。

    可就在毕方检查完准备起身时,身下汹涌的水流立即吸引了他的注意,没有丝毫犹豫,毕方闪身躲避,果然,一头鲨鱼再次冲出,他立即后仰,再次避开鲨鱼的袭击。

    正当观众感到虚惊一场时,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意外发生了,毕方后仰的同时,另一头鲨鱼从他背后同样袭来!

    居然是配合攻击!

    破水声响起,毕方心脏猛烈收缩,完全没想到会有两头鲨鱼选择同时攻击。

    身体后仰的毕方没有任何着力点,情急之下只能带动腰腹,堪堪擦过身后的白鳍鲨,可一连两次移动重心,毕方上半身已经完全移出木筏,重心根本不稳!

    噗通!

    同样的破水声,却不再是鲨鱼跃出水面袭击,而是毕方掉入了冰冷的海水中!

    糟了!

    无论是观众还是节目组,看着深蓝色的海水,窒息般的压力潮水般涌来。

    天呐,居然掉进海里了!

    不仅是观众,连毕方自己心脏都漏了一拍,当身体接触到冰冷的海水,神经都几乎要冻结。

    船上都如此危险,水里呢?

    这可是鲨鱼的主场啊!

    视线中满是银白色的气泡,全身血管剧烈收缩,毕方大脑一阵眩晕,如果是水性一般的人此时可能已经呛水,但毕方不过是几秒钟就恢复过来,意识到发生的他心神巨震,立即环视四周。

    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水流冲力在自己的右侧袭来!

    这种感觉他非常熟悉,有东西过来了!速度非常快!

    而在水面上,所有观众都能模糊地看到一条声音正朝着毕方迅速游来!

    鲨鱼袭击!

    毕方的身体潜力全部激发,他两腿曲伸,整个人如同青蛙般跳出,转向非常快,但距离却不够。

    第一视角中,观众几乎能清楚地看到擦着毕方的头皮划过,强烈的水流从毕方身侧划过,鲨鱼身躯中蕴含的巨大暴力扑面而来,毕方看准机会伸手抱住它的尾鳍,左手抓紧长矛朝它身上刺去,如皮革般的触感袭来,片刻,大片血液飘散。

    他仿佛能感受到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混着尿骚味钻入鼻孔,受伤的鲨鱼剧烈挣扎,想要反击,但毕方只是一个下沉,便来到鲨鱼下方,整个人环抱鲨鱼用力一翻。

    刚才还凶猛不可一世的鲨鱼此时肚皮向上,居然瞬间不动,好似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怎么回事?

    观众全部惊呆,他们看得分明,毕方的那一矛对鲨鱼来说只不过是皮肉伤,怎么突然就死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