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崇山峻岭之间,有一片恢宏的殿宇。

    “哎哎!你们轻一点儿,轻一点儿啊”

    麻衣老道心疼的声音,不断在空荡的大殿之间响起。

    “住手!那个是祖师牌位,不能搬!”

    麻衣老道一声怒吼,一个刚要搬起牌位的工人被喝立当场。

    麻衣老道迅速上前,拉着一个小厮的衣袖,脸上愤怒之色似要爆发。

    黄衣小厮淡淡的瞥了老道一眼,语气冷淡。

    “你们蜀山无力偿还我们商会的债务,我们只是按照契约收回抵押的产物,只要是这座大殿之内的,包括地板在内,现在都是属于我们商会的了。”

    说完,黄衣小厮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工人们立马又迅速拆迁了起来。

    “啊~啊~!天杀的丹宸子,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我蜀山万年的基业,就这么被你这个畜生给活生生的葬送了啊!”

    老道凄厉的哀嚎响彻大殿,声音传出殿宇,震散了天边的浮云。

    “我丹阳子不孝,蜀山竟然亡于我手,我愧对列位师祖啊!”

    老道瘫坐在大殿之上,老泪纵横,嚎啕大哭。

    蜀山。

    曾经的天下第一剑派,如今却沦落到典当山门产业,被人追问讨债的地步。

    大殿门口,一个身着白色道衣的少年,悄悄的探进头来观看。

    少年莫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生的唇红齿白,眉星剑目,一看就是一副练剑的好苗子。

    燕南知看着师傅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呆滞的目光毫无波动,道冠歪斜,发丝凌乱,周围的工人们正冷漠的搬运着一件件熟悉的物品,少年心里微微有些心酸。

    本来蜀山虽然落魄,但还不至于到如此凄惨的程度,这一切都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半个月前,燕南知的大师伯,丹阳子的大师兄,蜀山的当代掌门丹宸子。

    以蜀山大半基业为抵押,从仙缘商会兑取了海量的灵石和法器,以求突破金丹境界。

    可结果,却是连六九天劫中的前十道都没有撑过去。

    丹宸子渡劫失败,蜀山也因此欠下巨额债务。

    就在丹宸子陨落的第二天,仙缘商会的人,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回收蜀山的产业,于是就有了大殿内的这一幕。

    燕南知进入大殿,走向黄衣小厮,起手作揖:“道兄安好!”

    黄衣小厮瞥了他一眼,目光有了一丝波动,暗道这小道士怎么这么好看!

    黄衣小厮轻轻颔首示意:“你有什么事吗?”

    燕南知先是看了看一旁的师傅,而后朝着小厮微微躬身道:“道兄,这祖师牌位,供奉的是我们蜀山的历代先辈,贵商会拿回去了也无大用,不知能否留与我等继续供奉?”

    黄衣小厮看了看燕南知,又瞥了瞥躺尸的丹阳子,挑眉思索了片刻,轻轻的点头道:“难得你有一片孝心,那本管事也不好做绝,这些牌位就留给你们吧!”

    当即,黄衣小厮便喊住了正在搬运祖师牌位的工人:“阿大,那些牌位给他们放回去吧!”

    燕南知面色一喜,再次作揖行礼:“多谢道兄成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