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是夜!

    月华如练,繁星如点。

    几间破旧的木屋外,一堆蓬松的篝火。

    燕南知看着手中渐渐泛黄的烤鱼,鼻子轻轻的嗅了嗅。

    还不行,继续烤!

    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师傅,你那里还有多少灵石?”

    老道人静静的盘坐在石板上,一动不动的望着天空发呆。

    燕南知撇了撇嘴:“师傅,鱼可以吃了!”

    老道人回过神来,扭头看向燕南知,浑浊的瞳孔中有了一丝波动。

    “南知,蜀山已经完了,你师兄弟们都走了,你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燕南知昂着头想了想:“我八岁上山,上山之前家人已经死了,除了待在蜀山,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呵呵!”

    老道人咧嘴苦笑:“咱们师徒的命运还真是相似啊!”

    “师傅你也是八岁上山吗?”

    “不!为师上山的时候已过而立之年,曾经也是世俗中的一员秀才,一晃之间,数十载春秋已逝。”

    回想起往事,老道人满脸的感慨:“想我蜀山当年,执天下道门牛耳,为天下第一剑派,剑仙如云”

    燕南知翻了翻白眼,师傅这爱吹牛的老毛病又犯了,要是蜀山真的这么牛逼,怎么会混到如今这个地步。

    真要有那么多剑仙,那怎么连一门厉害的修炼功法都没传下来。

    燕南知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蜀山最厉害的功法,其实只能修炼到筑基大圆满。

    所以燕南知一直怀疑,他那个掌门师伯渡劫失败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没有功法续接。

    看到徒弟有些失神,老道轻轻咳嗽:“南知啊,如今蜀山只剩下咱们师徒俩了,你还没有道号吧!”

    燕南知眼神徒然一亮,神情微微有些激动:“师傅,我我还没到练气九层!”

    蜀山最重规矩,道号不可轻赐,每一个能被赐予道号的道士,都意味着亲传弟子的身份,是被允许可以下山修行的。

    不过想要被赐予道号,最低都要达到练气九层的修为,这也是每个弟子下山历练的最低要求。

    而燕南知,自从上山开始,三年杂物修心,真正开始修炼的时间只有五年,如今的修为只有练气六层,离练气九层的标准,还差得有点儿远。

    道号,他梦寐以求许久了!

    老道人稍稍叹了一口气:“如今蜀山已经破败,门规也没什么用了,你上山修行八载,今日便赐予你一个道号吧!”

    燕南知大喜,激动的跪拜在老道人身前:“请师傅赐号!”

    老道人点了点头:“清长正气煌,碧霞落丹青,蜀山字辈传承到了我这辈,已经是丹字道,与你应是青字道,你再选一个名吧!”

    燕南知满脸的难以置信:“这还能选的吗?”

    老道人轻轻颔首:“选吧!”

    燕南知努力搜刮着肚子里不多的墨水,嘴唇微微颤动,最终揖手一拜:“我我,请师傅赐道!”

    老道人欣慰一笑:“赐道却是玩笑之语,不过自你上山以来,修行勤恳,待人随和,如今又不弃蜀山,为师便赐你一个‘诚’字,道号青诚子!”

    “青诚子多谢师傅赐号!”

    燕南知,也就是如今的青诚子,得到自己的道号之后喜不自禁,脸上挂满了笑意。

    “青诚,有了道号之后,你的言行便可代表我蜀山,今后还需谨记,要以匡扶正义,光大蜀山为己任。”

    燕南知神色严肃的作揖,认真的行了一个标准的道礼:“师傅放心,青诚谨记!”

    忽然,一声“咕咕”的声响从燕南知腹下传来。

    燕南知尴尬的挠了挠头:“师傅,我们先吃鱼吧!”

    老道人失笑摇头:“为师已然辟谷,你自己吃吧,吃完之后,为师带你去挑选法剑!”

    “法剑?”

    燕南知双眼铮亮,在开启狼吞虎咽的模式下,不到一分钟,就把一条足有两斤重的肥鱼给解决完了。

    先是在道袍上擦拭了一下油渍,然后拍了拍手,有些迫不及待:“师傅,咱们走吧!”

    一片雾气缭绕的露天广场。

    夜色浓郁如墨,但以燕南知练气六层的修为,还是能清晰的看见广场四周的石柱上,挂着的那一条条长幅。

    “悟剑意,修剑道,成剑仙!”

    “道有千万,唯剑独尊!”

    “无剑意,不筑基!”

    “不悟剑意,吾誓不为人!”

    燕南知认为,这些条幅之所以没有被仙缘商会收走,除了条幅本身没什么价值之外,可能是人家觉得条幅上面的宣语有些羞耻吧!

    不过这些羞耻的宣言,也恰好的说明了剑意的重要性!

    剑意是成为剑修基础前提,也是成就剑仙的第一步。

    蜀山作为曾经的天下第一剑派,对剑道的信仰已经到了无比疯狂的地步,在蜀山弟子眼里,世上的修行者只分为两种。

    一种是剑修,另一种是垃圾!

    燕南知看着空荡的广场,眼神中满是期待之色。

    老道人则是有些唏嘘:“这里是我蜀山最后的传承之地了,还好仙缘商会的那些强盗没有发现这里的结界,不然我”

    蓦然地,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似乎是镜面碎裂的声音。

    老道人的话停在了嘴边,看着广场的眼睛瞪得浑圆。

    紧接着,整个广场脆响声不断,萦绕广场的雾气开始涌动,夜幕犹如破损的镜面炸裂开来。

    只是一瞬间,黑雾突然间全部消失,一片灰黑色的土地出现在燕南知眼前。

    灰黑色地面隐隐暗红,放眼望去,遍地都是碎裂的铁块,一柄柄断裂的残剑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还有几柄歪歪扭扭的斜插着。

    老道人脸上的表情陷入呆滞,半晌之后忽然反应过来,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嚎响起。

    “啊~!”

    “天杀的!天杀的!强盗!一帮强盗!噗~”

    老道人一口逆血喷出,身上的气息瞬间微弱到了极点,身躯徒然一软。

    燕南知神色大惊,连忙上前扶住师傅:“师傅!师傅您怎么样?”

    发现老道人已经气若游丝,燕南知急忙渡过一道灵力。

    良久,老道人逐渐缓了过来,清癯的面容显得有些苍白。

    老道人脸上满是悲愤之色,但却语气有些无力:“青诚,我们蜀山没了,最后的传承之地也没了,彻底的没了啊!”

    结界破碎,剑冢里的法剑被人搜刮一空,只留下了满地的碎片残屑,见证了一个门派的悲伤与落寞!

    燕南知努力使自己表现出不在意,微笑道:“没事儿师傅,不是还有几柄完整的法剑吗?”

    “那些法剑里面的禁制都是破损的,全部都是废剑,那群畜生咳咳”

    老道人心里悲戚不已,一激动便止不住的咳嗽。

    燕南知捋了捋他的后背,笑着安慰道:“师傅,我修为还低,完好的法剑我还用不了呢,这些刚好能够我使用!”

    “唉!随你吧!”

    老道人闭着眼睛挥了挥手,显然有些心灰意冷了。

    “师傅您先休息,我去找一柄法剑!”

    老道人盘坐着恢复气息,叹息一声:“去吧,去吧!”

    燕南知踩在灰黑色的土地上,看着身边散落一地的腐朽碎片,先前火热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微微吸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到还竖立着的几柄法剑身上,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燕南知轻轻握住一柄淡蓝色的法剑,稍稍用力一提,法剑拔地而起,完好的剑身让燕南知眼中闪起一丝亮光。

    然而下一刻,一阵微风袭来,手中法剑化作一片尘埃,随风飘散。

    燕南知心里一沉,将目光看向最后两柄法剑身上,一柄剑身灰蒙蒙的,像是未开封的石剑。

    另一柄通体黝黑,剑身上有一个缺口,缺口位置有些泛红的锈迹,虽然样子看起来有些神秘,可剑上的气息却是一片空白。

    燕南知一次握住两根剑柄,豁然一拔,两柄剑齐齐拿到手中。

    握着黑色长剑的左手轻若无物,似乎没什么分量,右手的石剑则是截然相反,拎起来有些沉重。

    燕南知小心翼翼的将两柄长剑相互碰了碰,黑色长剑上传来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颤动。

    没有碎!

    燕南知嘴角咧出一个幸福的微笑。

    “蜀山已经没有其他弟子了,那这两柄剑都是我的了!”

    燕南知高兴的拎着两柄剑,微微挥舞了一下,虽然有些生涩,不过他依然觉得很顺手,比平日里的木剑顺手多了!

    心里欣喜之余,燕南知忍不住炫耀:“师傅你看,我挑了两柄!”

    老道人睁开眼,淡淡的瞥了一眼:“不必太过强求,还能剩下一柄,也是好的!”

    “嗯?”

    燕南知低头看了一眼,左手空无一物:“还是碎了吗?”

    不过他也不失望,还有一柄石剑,虽然看起来有些笨重,而且没有什么杀伤力,不过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法剑了。

    有了法剑,就可以更好的领悟剑意,在成就剑仙的道途上,又迈进了一小步。

    老道人也调理好了气息,目光复杂的看向燕南知:“青诚,事到如今,为师不得不告诉你一件蜀山隐藏的大机密,咱们蜀山,还有一位师祖前辈活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