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身躯又裂开了一些,小邪的意识退回了熔炉空间,些许疲惫的声音传来。

    “小子,灵魂本座已经收了,你快点儿打扫战场,这里的动静可能会把人吸引过来,你自己小心点儿!”

    接管身体的燕南知忽然感到一阵剧烈的晕眩,脚步踉跄差点儿站不稳,下一秒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疼~疼疼死我了~!”

    意识感知完全回归,燕南知感觉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反抗自己,每一块血肉都在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骨骼似乎也不堪重负的碎裂了。

    仿佛无数颗细小的尖牙在撕咬自己的身躯,不停的扯断筋膜组织,将身体细胞无情的碾磨碎裂。

    这是真正的碎尸万段,鲜血汩汩的往外冒,燕南知咬了咬唯一完整的舌尖,强行提起精神,从储物戒指中掏出疗伤的丹药,不管什么种类,全部倒入嘴中。

    而后运转自身灵力,快速化开药力,不时的龇牙咧嘴,密布细小血痕的面孔狰狞得扭曲。

    几分钟后。

    许是燕南知修为太低,所以丹药的治疗效果很好,破损的身躯已经不再渗血,但还是难以行动。

    一刻钟后。

    吐出一口瘀血,燕南知徒然睁开双眼,伤势勉强稳住,那就不能留在此地了。

    看了看滞留在半空的邪气金丹,纵然无人操控,可还是给了燕南知一股难以抵抗的压力。

    “小邪,我接近不了,那颗金丹怎么拿?”

    “麻烦!小子你太弱了,快点儿修到练气圆满吧,到时候本座教你炼体!”

    小邪又接管过身体,无视金丹威压,直接用一团剑气将其包裹,而后收入储物戒指。

    “本座有些乏了,要去品尝那老秃驴的灵魂,剩下的你自己解决吧!”

    燕南知淡淡的应了一声,快步走到光头和尚尸体前,麻溜的将储物戒指撸了下来。

    熟练的捏出一个火球术,却忽然一顿,他皱眉看着光头和尚的尸体,只是片刻的沉吟。

    旋即蹲下身子,然后伸手开始解起光头和尚的袈裟。

    这袈裟虽然不是法宝,但看这不凡的气息,至少也是一件上品法器。

    接着燕南知又把光头和尚的鞋子给扒了下来,这是一双极品法器,很适合自己。

    本来想给光头和尚留点儿的,可燕南知发现这秃驴的内衫也是法器品质。

    “这死秃驴,浑身上下都是钱,竟然还跟贫道化缘,真是死得活该!”

    于是燕南知把内衫也扒了下来,看着光溜溜的尸体,虽然有点辣眼睛,不过燕南知还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捏出火球术,丢到浑身光洁的尸体上,燕南知转身就准备离开。

    “嗯?”

    身形停住,燕南知又转过头来,火球术熄灭了,光头和尚的尸体没有丝毫焚烧的痕迹,连汗毛都没烧焦。

    燕南知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灵焰卷过的地方,皮肤下金色纹路若隐若现,要么就是金丹境界的肉身防御实在太强,要么就是这具身躯修炼过炼体功法。

    以他练气八层的修为,使出的火球术对这具尸体造成不了半点儿的威胁。

    小邪炼化灵魂去了,现在应该在催动邪念洪炉,燕南知也不打算打扰他。

    稍微想了想,随后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将光头和尚的尸体踢了下去,再随意掩了一层土。

    虽然不想管这秃驴,但将一具光溜溜的尸体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扔在这儿,委实有点儿不太好,有伤风化。

    处理完战场之后,燕南知略微辨别了一下方位,朝着官道的方向快速行去。

    燕南知离开一刻钟后。

    天边出现两道流光,停在了田野之上的半空中。

    一位是青衫蓄须的中年男子,另一位是身披褐色战甲,手持银白长枪的军士模样。

    二人看着下方激烈的战斗痕迹,青衫中年探查一阵之后,目光望向了军士。

    “是佛门的和尚和剑修,不过这股剑意有些陌生,而且这次剑洲的那些家伙早就全都走了,龙将军怎么看?”

    龙将军锐利的目光搜寻战场,神识没有放过任何一丝细节,很快就发现了一处不对劲的地面。

    “先前这两位的实力都很强,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决出了生死,但城主闭关之前曾经交代过,城外发生的争斗都不准插手!”

    龙将军的神识发现了地下的尸体,也看到了散落的法宝碎片,不过却没有继续查探下去。

    “这里的环境还是不要破坏,等苦主来了自己解决,与我们升仙城也没有任何干系!”

    闻言,青衫中年轻轻一笑:“既然龙将军发话了,那我等自然遵守,其实那几个家伙都不想惹上麻烦,所有就把我推出来查探情况,在下与龙将军一同前来,便是为了有个同行的证人。”

    龙将军不置可否的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们在升仙城做生意,只要不违反城主的规定,本将军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睁眼,现在城主闭关,唯一的禁令,便是城内不准动手,希望你们别让本将军难做!”

    “是极,是极!多谢龙将军了!”青衫中年连忙抱拳示意。

    其实两位金丹都心里门儿清,升仙城距离此处不到三十里,以金丹修士的速度,须臾之间便可赶到。

    可战斗爆发的时候,城内的金丹修士全都默契的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所以在战斗结束之后,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来探查,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与战斗的修士见面,让这场厮杀彻底与自己无关。

    若不是这场战斗距离升仙城太近,他们甚至都不想出来查探情况。

    毕竟,现在这个时期太特殊了,城主闭关,又恰好赶上百年一遇的升仙大会。

    其余七洲的争斗都有仙门做后台,这些修士的争斗,人皇洲的势力并不想参与,或者说没资格参与。

    别看升仙城有元婴大修坐镇,可对于那些仙门来说,元婴境界其实也就那样儿,所以有一些修士猜测,这也许就是升仙城主闭关的原因。

    “本将军会派人封锁此地,你回去之后告诫其他几家,别为了贪点儿小便宜,就把自己给搭进去,如果有不听劝的,到时候出了事情,自己到城外解决,我们城主府不管!”

    例行的情况探查完了,龙将军言语警示了一番,淡淡的留下一句:

    “别忘了今年税收!”

    随后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青衫中年收敛笑意,凝神看着下面掩埋在泥土中的那具洁净的光头尸体,眉头不经意的簇起。

    杀了人还将尸体留在原地,而且还给扒光了。

    这场战斗好像不似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是警告?

    还是挑衅?

    亦或者,有很深的仇恨,所以刻意侮辱?

    青衫中年伫立在半空打量了半晌,最终微微的摇了摇头。

    虽然他很好奇这场争斗的原因,但还是放弃了进一步探查的想法,如先前的龙将军所言,牵扯进去没好处。

    因为,他只是普通的生意人。

    青衫中年也走了,留下一片荒芜破碎的田野。

    另一个方向。

    燕南知拖着重伤的身躯,疯狂的赶路。

    他现在心中就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升仙城越远越好。

    一路上他全力收敛着自己的气息,虽然别人不会怀疑一个练气八层的小修士,可他还是想快点儿回到官道上去。

    现在的荒野上,就一个人显得很是突兀,等到人多的地方之后,他自然也就不显眼了,到时候便能安心疗伤了。

    不一会儿,远远的官道在望,燕南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前方,一道身形修长的黑衣身影,手中一柄暗红色的战刀,周遭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煞意。

    看对方着样子,似乎早就在这里等着自己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看来贫道与聂道友真的是有缘啊!”

    燕南知面容展现微笑,心里却开始紧急呼唤:“小邪,小邪!我现在弄不过他,你快出来帮忙呀!”

    聂无疆神色冷漠,盯着燕南知的双瞳好似凝固了焦距一般,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

    “你杀了他?”

    燕南知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光芒,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声音平淡道:“聂道友专门在这里等我?”

    聂无疆静静的看着他,好一会儿,再次开口。

    “你杀了他,我便不能去佛洲了!”

    “所以呢?”

    燕南知迎着聂无疆的目光,空气逐渐陷入死寂,刀光剑影隐隐呈现,一如二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忽然,聂无疆收回了逼视的目光,缓缓道:“你现在连剑都拿不动,我不占你的便宜,你走吧!”

    燕南知稍稍有些错愕,目光沉吟片刻,朝着对方揖了一个道礼,转身离开。

    “等等!”

    燕南知脚步一顿,又转过身去。

    聂无疆面色冷漠的看着他:“佛门有因果追踪之法,你既然杀了他,就赶快去剑洲吧!”

    说完,也转过身躯,留给燕南知一个潇洒的背影。

    刚要迈步离去时,燕南知叫住了他。

    “且慢!”

    聂无疆偏过头来,神情冷酷的望着他。

    燕南知稍微呼出一口气,嘴角咧出一个和煦的微笑:“聂道友,我知晓一门炼化气运的术法,可将摄取的气运熔炼八成归于己身。”

    “另外,青诚子只是贫道的道号,我本名叫做燕南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