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奢华的车厢内。

    燕南知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浑身精神振奋。

    不仅伤势完全好了,连带着修为都更进一步。

    感受着体内充盈澎湃的灵力,燕南知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突破到练气九层了。

    车厢外。

    绿娥小丫鬟端来了饭菜,声音清脆的唤道:“公子,午饭已经备好,请公子用膳!”

    燕南知掀开车帘走了出去,接过小丫鬟手里的餐盒,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多谢绿娥施主!”

    小丫鬟红着俏脸摆了摆手,嗫嚅道:“不不用谢,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们现在到哪儿了?”

    燕南知打开餐盒,三菜一汤,精致的菜肴全是自己喜欢吃的,顿时食指大动。

    小丫鬟俏生生回道:“车队已经进入姑祁郡了,莫叔说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回到陇塘郡,若是若是公子着急回去,那奴婢去禀告莫叔。”

    “不着急!”

    燕南知喊住了她,询问道:“绿娥施主可知这附近有什么大型的坊市吗?可以让金丹修士交易的那种!”

    小丫鬟茫然的瞪了瞪眼睛,随即神色羞怯道:“奴奴婢不知,奴婢去找莫叔,莫叔应该知道。”

    小丫鬟着急的跑了,燕南知失笑着摇了摇头。

    可能是当初对自己甩脸色甩多了,所以现在这小丫鬟似乎很怕自己,不过燕南知也不在意,闲时作弄一下她也挺好玩的。

    不多时,莫叔走过来了。

    “燕道友,听说道友要寻找大型坊市?”

    燕南知轻轻颔首:“贫道想要寻有金丹交易的,并且有信誉的商号,比如仙缘商会那种!”

    找商号自然是为了出手光头和尚的遗物,虽然小邪说那些战利品可以安心的带在身上,但燕南知还是觉得要谨慎一些。

    再三思索,燕南知决定将这些战利品出手。

    不止是怕别人根据遗物追踪到自己,还有就是因为光头和尚的东西他根本用不了。

    那枚储物戒指中的确很富有,但大都是属于佛门的物品。

    既然东西不适合自己使用,那自然还是换成灵石最好,毕竟他要累积筑基所用的资源。

    燕南知可没有忘记,当初小邪说的是初步估计十多万,但到了真正修炼无上筑基之法的时候,鬼知道具体会需要多少灵石!

    更何况,他现在连基本的十万目标都没有达成,无上筑基,依旧遥遥无期!

    而作为一个梦想着成为剑仙的修士,燕南知自然也是有野心的。

    所以灵石这种东西,还是早早准备,多多益善!

    当决定了要出手,燕南知便仔细的思虑过。

    首先,光头和尚储物戒指内的东西,一般的势力吃不下,但要找能吃得下的势力,那就得小心别被对方给黑吃了。

    最好就是找一个像仙缘商会那样信誉好的,而且越早出手越好,不能等到了普兰郡再出手。

    不是燕南知太谨慎,而是他不知道佛门有什么追踪手段,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被和尚追踪到了蜀山呢?

    所以还是小心点儿为妙,东西出手的地方远离蜀山越远越好!

    当然,以小邪的想法,是让燕南知拿着光头和尚的遗物,大街小巷的去搜寻坊市交易。

    如果遇到打主意的,那就杀了收钱吸魂,这样也不会使燕南知有心里负担。

    这是小邪专门为燕南知量身定制出来的钓鱼修行法。

    燕南知自然不会同意,开始时不理会小邪,最后实在被烦得没办法了,好说歹说,才用小坊市里没多少钱可捞给应付了过去。

    不过燕南知也答应,等找到大坊市,就开始钓鱼修行。

    莫叔不知道燕南知询问坊市干嘛,他也没有多问,而是直接告诉燕南知。

    “燕道友,在皇极洲想要寻找金丹交易的坊市,除了像升仙城那种特殊的地方,就只有去帝国国都了,毕竟,就连王朝之中坐镇的最强者,也只是金丹修士而已。”

    燕南知点了点头,也不失望,既然暂时卖不出去那就算了,反正东西在手里又不会贬值。

    莫叔又道:“若是燕道友欲寻坊市,那我们可以转换行程路线,先从大炎帝都绕道,然后再转回普兰郡,只是可能需要多行一些时日,莫约半个月左右。”

    “不必麻烦了,我们直接回去便可!”

    “好!”

    车队继续行进,一路上官道通畅,披星戴月了十多天,终于来到了当初燕南知遇到车队的地方。

    陇塘郡。

    车队停下歇息,燕南知找到了莫叔。

    “莫施主,多谢贵车队多日来的照顾,贫道是来辞行的!”

    莫叔面色一紧:“燕道友,可是有什么照料不周之处?我们可送你到普兰郡,不必着急”

    “呵呵!莫施主有心了,不过到了此地,余下也没多远的路了,贫道自行回去便可。”

    莫叔很是不舍,神色略微有些纠结,犹豫道:“燕道友,若是有事,可来固安郡寻我顾家”

    燕南知微笑:“若有机会,定然前去拜访,贫道先行告辞了,祝诸位一路顺风!”

    旋即,在一众目光的注视下,换上白色道袍的身影渐行渐远。

    离开车队之后,燕南知一路奔袭,全力向着蜀山的方向赶路。

    这次下山,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但燕南知却是对蜀山思念得紧。

    他沿着来时的道路返回,赶路一整天的路,终于在傍晚时分,见到了熟悉的景色。

    看着眼前平凡和谐的小镇,燕南知心中竟生出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前方就是蜀山了。

    师傅见到自己应该很惊喜吧?

    也不知道师傅怎么样了,两个多月不见了,他的伤势好了吗?

    如果没好,那就带他去看大夫,现在自己有钱了,可以带着师傅去大炎国都。

    听说那里的道医,连金丹修士的伤势都能治愈!

    燕南知思绪翻飞,踩着轻快的步子,趁着天光还在明亮,向着蜀山极速奔去。

    暮色渐临,空气中的水分温度急剧下降,崇山峻岭间笼罩着浓湿的雾气,将连绵巍峨的山脉衬映得幽寂且神秘。

    燕南知看到了山脚的石梯,心中压抑不住的激动情绪,如同滂湃的浪潮一般,在疯狂的催促着他前行。

    拎着刚刚在小镇上买的豆腐脑和烧鸡,燕南知准备今晚跟师傅好好庆祝一番。

    “师傅!我回来啦!”

    站在山脚一声咆哮,宣泄些许心中溢出的兴奋,燕南知沿着石梯开始迅速攀爬。

    半刻钟后。

    一片斑驳石梯的顶端,白色道袍的身影僵直的伫立在原地,目光稍显呆滞的注视着前方空旷的土地。

    四周黑雾萦绕,夜风吹拂山顶,空气静谧得能听到虫鸣声。

    燕南知茫然的盯着前方,石梯已经蜿蜒到了尽头,可是

    山门呢?

    蜀山硕大的山门哪儿去了?

    还有那恢宏的殿宇,耸立的楼阁,遍地的青色石板

    都到哪儿去了?

    燕南知静静的站在石梯顶端,仿佛失了魂儿一样,眼眸中除了深深的迷茫,还有的难以置信的神色。

    良久。

    燕南知猛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维持着崩溃的面容,心绪止不住的沉郁下去。

    “师傅搬家了!”

    强行压制着想要流泪的酸楚感,长长的将气息呼出,却还是忍不住驽了驽鼻翼。

    空旷的山顶,燕南知缓缓的瘫坐到了地上。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似乎被孤独感掏空了身躯,纵使现实就摆在眼前,可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师傅把他抛弃了!

    吹着凉风,燕南知慢慢的将自己的思绪放空。

    呼吸着山顶新鲜的空气,半晌之后,意识才渐渐的从悲伤之中走出。

    燕南知忍不住思考,究竟是何种大法力,才会将整个蜀山连同地皮都给搬走了?

    他之所以断定师傅只是搬家而不是出了意外,是因为这山间的石梯全都完好无损,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

    当然,以搬走蜀山的大手段,想要悄无声息的解决丹阳子,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燕南知心里不愿意相信这个可能性。

    他知道,师傅就是搬家了,蜀山很神秘,师傅也一直很神秘,所以肯定有什么厉害的手段将整个蜀山都迁移到了别处。

    师傅没有死,只是离开了这里。

    而他,被抛弃了!

    一想到这里,燕南知心里的悲伤就逆流成河!

    “小子!你在搞什么?”

    燕南知意识一动,随后语气失落无比的说道:“小邪,我师傅不要我了!”

    “难怪你小子的灵魂波动会这么微弱,本座刚才在熔炉空间都被你吓到了,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燕南知心情低沉,看着丢在不远处的烧鸡和豆腐脑,索然无味道:“师傅把蜀山全部搬走了,你要问记忆的事情也没办法了。”

    “卧槽!”

    小邪也发现了光秃秃的山顶,惊愕叫道:“你师傅把蜀山搬走了?你没跟本座开玩笑?就他一个筑基蝼蚁,凭什么搬走蜀山?”

    燕南知兴致缺缺,不想搭理他。

    小邪也开始有些着急了:“你师傅走了,他为什么要走?蜀山,蜀山!他走了,还搬走了蜀山,那本座的记忆怎么办?该死的蝼蚁!”

    燕南知伤心的沉默着,他也不知该怎么办,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无比的可怜!

    “不对!”

    小邪呼喊声音忽地在脑海中响起:“小子,你师傅没有走,蜀山也还在这里!”

    “你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