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雾霭重重的山间。

    一缕红光浮现天边,刺透层层云雾,在山顶的地面撒下一地金光。

    金色阳光爬上少年的身躯,将英气的眉宇渲染的晶莹光亮,燕南知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

    一夜的疗养,要命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住了,顺带着修为也提升了一小截,距离练气九层不远了。

    燕南知在心里呼唤小邪:“小邪,现在这阵法破不开,要不我们去剑洲找碧云师叔祖?”

    “师叔祖是元婴大修士,她知道的蜀山辛秘可能比我师傅还多,你记忆的事情我们可以去问她呀,而且还能让师叔祖回来帮我们破开这个阵法。”

    这是燕南知思索了一夜之后,觉得最靠谱的办法。

    师傅让自己远赴剑洲去找碧云师叔祖,肯定不会料不到自己中途有返回来的可能性,但他还是开启了护山大阵。

    燕南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知道师傅不会无缘无故的抛弃自己,毕竟下山之前他才赐予自己道号。

    所以燕南知觉得,碧云师叔祖那里肯定是一个线索,或许等自己找到了碧云师叔祖,就能知道师傅开启护山大阵的原因。

    燕南知能想到的,小邪自然也思考过,不过他却不抱太大的希望。

    “小子,按你师傅的说法,你们蜀山那什么师叔祖应该是很早就离开蜀山了,而且她不是蜀山掌门,知道的东西可能根本不多,也许你师傅只是单纯的想要将你托付出去。”

    燕南知张了张嘴,有些错愕:“不会吧?”

    “呵呵!小子,本座告诉你,别把现实想象得太美好了,知道本座为什么一直跟你说去不去剑洲无所谓吗?”

    “为什么?”

    小邪阴沉笑道:“你小子涉世未深,不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修行界就像一个大染缸,修士的欲望就是染料,可以轻易的让任何一位修士沉沦。”

    “本座在无尽的邪念中看到过,许多纯粹道心的最初一丝邪念,就是在初入修行界时诞生的。”

    小邪继续道:“随着岁月的腐蚀,修士的邪念都会逐渐放大,因为所见所闻的经历多了,就算初心再纯粹的修士,也避免不了改变原始的心性。”

    “你的那什么碧云师叔祖也是如此,她既然离开蜀山这么多年了,那蜀山在她的生命中真的还那么重要吗?”

    燕南知怔怔的听着,他有些明白小邪的意思了:“你是说,碧云师叔祖或许已经不再记得蜀山的情分了”

    “不错!你小子想想,如果换做是你,在离开蜀山数十上百年之后,在其他地方加入或者创建了一个宗门,自己当了太上长老,有一群徒子徒孙供你使唤,有一个宗门为你提供修炼资源,你还会记得蜀山的好吗?”

    “我当然会!”燕南知不假思索的肯定道。

    小邪却是讥讽的笑了:“小子,那是你的想法,而且只是你现在的想法,当你活了数百年,蜀山的记忆只是你生命中小小的一个片段,那时候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届时你只会觉得今日说的话是那么的单纯可笑!况且”

    “如果你那什么师叔祖记得蜀山,为什么当初离开蜀山之后,她就再也没回来过?”

    小邪毫不留情的嗤笑道:“剑洲距离蜀山虽远,但对于元婴修士来说,应该算不了什么吧,你们整个蜀山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师叔祖,还是你师傅在封闭山门之前才说出来的。”

    “也许对于蜀山高层来说,可能他们自己都清楚,蜀山与人家的香火情分,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么深厚。”

    燕南知沉默了,按照蜀山的字号传承,清长正气煌,碧霞落丹青,碧云师叔祖存在的年代的确太过于久远了,所以小邪说的这些,真的是有很大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自己想要抱元婴师叔祖的大腿,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刚从蜀山消失的打击中缓过神来,此时又听到一个不算好的消息,燕南知的心情顿时有些结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燕南知定了定神,轻声呢喃道:“那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呵呵!小子,这具身躯可是你的,剑仙道途也是你自己选择的,本座现在只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咱们两个之间你才是主导者,你居然来问本座该怎么办?”

    燕南知微微一愣,脑海中思绪瞬间一阵翻涌,良久,迷茫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吐息定声道:“我明白了!”

    “小邪,你觉得这座护山大阵,需要什么样的修为,才能将其劈开?”

    小邪阴沉沉的笑声响起:“桀桀!小子,本座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剑仙修为,你根本撼动不了这个阵法,你想以自己的力量破除,那得耗费很长一段时间。”

    “不如拜入浩天剑宗,等你成了名副其实的仙苗之后,也许可以请动门中的剑仙出手,这样可能只需几个月的时间,你就能见到你师傅了!”

    “不!”

    燕南知当即否决,坚毅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空旷的山顶,语气坚定道:“我要自己破开这座大阵,我想要见师傅,也必须得靠我自己的努力,师傅曾经说过,修行是自己的,假借外物成不了真正的大修行者!”

    “只是,你记忆的事情可能要等上一些时日了!”

    看着燕南知身上的剑意不由自主的散发出来,而且变得愈加的凌厉锋锐,小邪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子,你的剑意终于到了练气巅峰,可以提前开启筑基的准备了!”

    “至于本座的记忆,以本座如今的状态,就算知晓了也不能作为,所以你还是好好修炼吧,只有你变得愈加的强大,本座才能发挥出更强劲的实力!”

    燕南知也感受到了,就在刚刚心态转变的一刹那,他对剑意的领悟又精进了一小截,现在已经触摸到了一层隐隐的桎梏。

    燕南知明白,只要捅破这次桎梏,剑意就能进入另一片天地。

    而最让他欣喜的,则是小邪说可以开始筑基的准备,旋即迫不及待的问道:“无上筑基要准备什么?”

    小邪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嘿笑道:“小子,你知道修士铸就道基的层次分类吗?”

    燕南知摇了摇头,以前蜀山的筑基修士大猫小猫两三只,他一个练气后期都没到的小菜鸡,怎么会去考虑这种问题呢!

    “好歹也是蜀山的弟子,竟然会这么无知,看来蜀山真落寞成今天的样子,也的确是活该!”

    小邪淡淡的嘲讽一声,而后开始讲解道:“虽然如今的苍源大地与数万年前不太一样了,不过某些天道法则还一样的,修行层次自然也是一样。”

    “小子,筑基境界之所以被称为道途之始,便是因为修士铸就的道基决定了这个修士的道途高低,而在这世间,修士所铸就的道基共分为十个层次。”

    燕南知认真的听着,小邪继续侃侃而谈:“一般而言,道基共有九层,其中一到三层最为垃圾,不仅铸就的道基残破,而且终生无望金丹境界,当然,除非有绝世神物逆天改命,不过那种神物世所罕见。”

    “四到六层的道基算是一般,可以修成金丹,但成就元婴的几率却是极小,七至九层的道基,上限可以轻易达到元婴,且有一丝成就仙人果位的机会。”

    “九层道基之上,便是仙人道基,铸就仙人道基的修士,只要稳妥修行,可以没有桎梏的顺利成就仙人果位。”

    燕南知听得有些入神,忽然察觉到不对,开口问道:“那无上筑基呢?你当初不是说仙人道基是垃圾玩意儿吗?”

    “嘿嘿!小子,这就是本座要跟你说的,这无上筑基之法是本座开创出来的,可以助修士铸就无上道基,以无上道基孕养的底蕴,无论是战力还是今后的成就,都远远不是仙人道基可以比拟的!”

    燕南知原本还有些热血,不过忽然反应过来,试探道:“小邪,你这个无上筑基之法,有没有给人试过?有成功的案例吗?”

    不信任的语气,让小邪的怒意瞬间升腾而起。

    “你小子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本座吗?以本座至高果位的眼界,区区一个筑基之法而已,你竟然还质疑本座,你简直是”

    “你误会了!我没有怀疑你,我一直都很相信你的,我敢对天发誓!”燕南知连忙安抚。

    “哼!你小子就是不识好歹,有多少人想要本座的一句指点而不得,你竟然还敢质疑!”

    “小邪你真的误会了,你能传我无上筑基之法,我简直开心得要死,怎么可能会质疑呢?你快说说筑基要满足什么条件吧!”

    燕南知硬是说了一堆好话,这才勉强平息了小邪的怒气,随后听见小邪道:

    “想要修炼无上筑基之法,首先你得准备海量的灵石,这是保证筑基成功最基本的一点。”

    “其次,既然你是剑修,那就得提前领悟筑基境界的剑意,以高层次的剑意破开规则枷锁,可以打破天赋限制。”

    “然后你的灵魂还要进入邪念洪炉,以邪念洪炉蜕变灵魂,让你的灵魂能够承受规则的倾轧,再以本源能量重新塑造肉身,最后才能铸就无上道基。”

    “另外,本座再提醒你一点,铸就仙人道基有天地异象,但你铸就的是无上道基,无上道基的层次为天地规则所不容,有很大的可能会引来天劫,所以你最好提前做好渡劫的准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