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还得渡劫?!”

    燕南知愕然的惊住了,心里如同炸雷响起。

    只是筑基而已,居然还要渡天劫?

    确定不是开玩笑?

    小邪再次补充道:“不仅要渡劫,而且在渡劫的时候本座不能出手,雷劫是天地规则所化,天地规则只能你自己去承受,如此才能将道基铸得完美无瑕。”

    燕南知眼角抽了抽:“要不我铸个仙人道基得了,反正仙人道基也可以成为剑仙,你这个无上筑基,实在是实在是太危险了!”

    小邪的声音在脑海中阴恻恻的笑道:“小子,你怎么选择那是你的事情,不过本座告诉你,在苍源大地之上,真正能掌控生灵命运的,只有那顶尖的一小撮存在。”

    “你以为剑仙就很厉害了吗?殊不知在那些存在眼中,仙人也跟凡俗修士几乎没什么两样,都只是天道下的一群蝼蚁。”

    “于祂们而言,凡俗和仙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仙人境界的蝼蚁体型会更大一些,不过再大也终究只是蝼蚁。”

    “身为蝼蚁,便只能遵守祂们制定的规则,任由祂们予取予夺,永远也无法反抗。”

    “有时只是随意的一道意念,便可让你万劫不复,你想做那样的蝼蚁吗?”

    燕南知久久无言,小邪的语气很认真,令他有些惊慌的思绪完全平静了下来,且不由自主的思考这个问题。

    自从遇到小邪开始,邪念洪炉助他领悟了剑意,熔炉空间时间静止的神奇,还有小邪超强的战力与探查别人心中邪念的能力。

    这种种的经历都让他深刻的明白,小邪平时说的话虽然听起来像是吹嘘,但很可能都是真实的。

    这些燕南知自己能够判断,所以他平时对小邪说的话也坚定不移的赋予信任。

    虽然小邪只是平铺直述出了一个事实,但此刻却更像是给他出了一个选择题。

    以最平淡的语言,让他选择今后的道途。

    无上道基,亦或是仙人道基?

    如果没有刚才的那一番话,那燕南知肯定是选择晋级相对安稳的后者,因为这不止是关乎修行潜力,最重要的还是关系到自己的生命。

    毕竟,无上道基需要渡劫,而一个练气修士,如何去抵挡天道雷劫?

    别看渡劫两个字说起来稀松平常,可无数见证过雷劫的修士,都知道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分量有多沉重。

    燕南知就有幸见过!

    当时渡劫的主角,正是蜀山已故的上一代掌门,也是燕南知的大师伯,丹宸子。

    在丹宸子渡劫当日,蜀山所有的修士,都隔着上百里的距离观看丹宸子渡劫的场景。

    那一幕至今还令燕南知记忆尤深,他清晰的记得,那满天的劫云铺满了天穹,空气中弥漫着浓郁至极的天威,即使相隔上百里,依旧让人感到沉重而又压抑。

    而当第一道雷光落下的那一刻,燕南知才真正感受到天地的恐怖。

    仅仅只是一个六九天劫而已,当时已经在筑基大圆满停留了数十年的丹宸子,还是一位领悟练气剑意的剑修,却连前十道天劫都没有撑过去。

    虽然燕南知怀疑这与蜀山修行功法不全有关,但也足够说明天劫的恐怖性,修士渡劫时招来的天雷,与大自然的雷霆有着天壤之别。

    那场天劫,不仅摧毁了蜀山最后的崛起希望,也在燕南知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在燕南知原本的修行计划中,他是想要在筑基大圆满积累起足够的实力。

    无论是法器还是丹药,亦或其他的什么宝物,只要是能够帮助渡劫的,他都想准备到充分得不能再充分,之后才会去引落天劫。

    但现在,如果燕南知选择了无上筑基的话,那他将在练气圆满便提前迎接天劫的到来,这已经不仅是打乱他本来的计划了。

    脑海中的理智告诉他,如果没有小邪的帮助,以他练气修为渡过天劫的概率,几乎是十死无生。

    但小邪却问他,想当蝼蚁吗?

    想吗?

    燕南知自然不想,而且他相信,没有人会愿意去当一只蝼蚁,去当一只任由强者揉捏宰割的蝼蚁。

    可小邪告诉他,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得用命去拼搏,搏一个超脱的机会,哪怕成功的几率不足万分之一。

    回归蜀山不到一天的时间,但燕南知思考的决定,却是比他之前十多年生命中所有的事情,都严肃、沉重。

    山风吹袭在脸上,练气后期的身体素质竟然感到了轻微的刺痛感,燕南知站在孤独的风中,鬓角的发丝伴着风肆意的飘荡。

    面仰朝阳,眯着眼望向山前的浮云,燕南知的思绪仿佛随着云雾翻滚,在群山之间自在的游荡。

    小邪的声音也陷入了沉默,并没有催促燕南知。

    这是确立今后道途的决断,利弊都与他说清楚了,怎么选择还是得看他自己。

    燕南知伫立许久,呼出一口气,转身看到了一片空旷的土地,眼中光芒轻轻闪烁。

    “小邪!凭我的根基实力,以练气圆满的修为,加上筑基剑意和防御法宝,再一直嗑药的话,有几成把握渡过六九天劫?”

    燕南知语气平淡,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就算小邪说一成都不到,那他也会豪迈的大笑着选择无上筑基之法。

    然而下一刻。

    “小子,谁跟你说要渡六九天劫了?”

    “什什么?!”

    小邪的声音有些奇怪:“你小子不会以为本座说的渡劫,就是六九天劫了吧!”

    “不是吗?”燕南知错愕当场。

    小邪笑了:“你小子的无知又一次刷新了本座心里的下限,蜀山到底教了你们什么东西?连修行的一些基础认知都没有!”

    “其实本座现在特别想知道蜀山究竟还有多少传承,不过蜀山落魄到这一步也是活该!哈哈哈哈!”

    燕南知知道小邪似乎一直都对蜀山有一种特殊的怨念,所以一般都不在意他的话,直接当了耳旁风。

    小邪肆无忌惮的笑了一会儿,直到笑得心里舒畅了,才道:“你小子刚才是被六九天劫吓到了吧!”

    “呵呵!你也不想想,以本座的位格,创造出来的无上筑基之法,怎么可能是让你去送死的呢?”

    燕南知无言以对,心里也有些尴尬,因为他先前的确是被渡劫二字给吓到了。

    感知到燕南知脸上的表情,小邪继续道:“现在的修行界,可能都只知道金丹的六九天劫,还有元婴的九九天劫,应该没多少人知晓还有一个三九天劫了吧!”

    “嗯!”燕南知淡淡应声。

    小邪再次讲解道:“成就金丹和元婴,因为可以增加修士的寿命,所以本质上属于逆天而行,于是就有天地规则所化的雷劫落下,渡过则获得长生法力,失败便化为飞灰。”

    “而筑基境界不能为修士增添寿命,筑基境界的修行也到达不到逆反天地规则的程度,所以一般的筑基都是没有天劫的。”

    “但本座的无上筑基之法则不同,无上道基需要破开天地规则,承受天地规则倾轧才能成功,相当于已经逆反了规则,所以才会有天劫降下。”

    “但炼气期的天劫只是三九天劫,不仅雷劫数量较六九天劫要少,而且雷劫的威力也要弱上许多。”

    听到这话,燕南知压抑的心情忽然开朗了不少。

    “我就说小邪你不会让我修炼必死的功法,我一直都是很相信你的!”

    燕南知急忙表达着自己的态度,小邪不置可否的轻笑道:“小子,别高兴得太早,三九天劫虽然比不得六九天劫,可那也只是把你从必死的程度降低了一些。”

    “天劫毕竟是天劫,是天地规则为了纠正那些破坏规则的事物,降下来的天道惩罚,可既然是纠正,那规则自然能判断出纠正所需要的力量。”

    “所以你自己思考,如果你认为天地规则是个白痴,只是随便跟你意思一下便能放你晋级成功的话,那你就真的会变成白痴!”

    燕南知面皮一抽,忽然想到渡劫的时候小邪不能帮自己,旋即讪讪道:“我没有蔑视天劫的意思,对于天劫我很郑重的!”

    “呵呵!你小子自己判断就行,毕竟渡劫的是你又不是本座,反正你如果死了,那本座最多也就再次沉眠,过个数万年自然又复苏了。”

    这话就有些伤燕南知的心了,而且还让他有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小邪你放心,我一定会渡过天劫的,而且我还要成就剑仙,成为你说的最顶尖的存在,我们两个一定会走到这个世界的巅峰的!”

    “你小子怎么突然这么有志气了?”小邪语气调笑。

    燕南知握了握拳,眼中精光泛起:“因为,我要光复蜀山,我要掌控自己的命运,我要逍遥自在,我不想成为蝼蚁,那就只能成为最顶尖的存在。”

    “我也不想遵守别人的规则,我要自己制定规则,让所有人都失去宰割我的能力!”

    “哈哈哈哈!小子,等你成就至高果位的那一天,你就会明白自己今天所做的决定到底有多么的英明神武。”

    “本座敢肯定,你绝对会喜欢这个世界巅峰的风景的!”

    “巅峰的景色吗?”燕南知双眼迷离的望着山下的景色,低声的喃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