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熔炉空间。

    粗壮的地脉如同巨人的经络,里面涌动着炙热滚烫的岩浆血液,横七竖八的贯穿在地面与石壁,将这个空间渲染得犹如一片赤色的熔岩地域。

    狰狞,而又可怖!

    一袭矮小黑袍的小邪,此刻正神色严肃的叮嘱着燕南知。

    “小子,这次本座炼化了那老秃驴的灵魂,再加上之前那些练气蝼蚁的灵魂,本源能量应该足够你待很长一段时间了,你自己好好感悟就是!”

    燕南知心中也很些期待,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小邪,我这次不会又变成剑吧?”

    小邪略微沉吟:“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溯源入梦只是让你去见证历史,以死物的角度去感悟一切,而不能改变时间长河中已经发生过的事件。”

    “所以,变成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燕南知面色发苦:“那就算是变成了剑,不会也是从头开始吧?我上次可是辛辛苦苦才熬到了法器层次,你不知道意识困在剑中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发狂!”

    小邪也是很不确定的说道:“这个应该不会,不过你是第一个体验过溯源入梦的修士,以前也没有这样的例子,所以具体会怎样本座也不知晓!”

    燕南知还欲询问,小邪直接不耐烦道:“行了!你快点走吧,做个梦还磨磨叽叽的!”

    随后黑袍袖口轻轻一挥,燕南知顿时感觉一股难以抗拒的晕眩感进入脑袋,下一刻眼前便徒然一黑。

    “小邪!小邪?”

    混沌无感的空间中,燕南知的意识正在呼唤小邪。

    忽然,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又连接到了一具身体,意念也能探查到外界的气息了。

    待探清了外界的环境,燕南知毫不意外,自己的确再次变成了一柄剑。

    不过这次还好,他的出身直接就是法器层次的长剑,五感不是完全封闭,不仅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还能借住意识感知到外界的环境。

    当法剑的气息释放到周围的时候,燕南知惊诧的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片熟悉的露天广场之上。

    白玉青石相间的地板,数十根蟠龙巨柱屹立四周,将这片广场衬托得无比的威武霸气。

    燕南知没想到以前的蜀山竟然会这么富有,连地板都是玉石铸成的,与其相比,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的蜀山,实在是太寒碜了。

    通体白玉砌成的高台,一位气息强悍白须老者端于其上,凌厉的声音荡遍整个广场。

    “蜀山逆徒煌英子,意图侵犯同门师妹,被人发现之后,又将同门师弟杀害,后畏罪潜逃!”

    “此等恶行,天理不容,现通令于各殿弟子,蜀山正式消去逆徒煌英子道号,将其除籍蜀山,凡蜀山所属,筑基之上的弟子皆可下山,将李秀捉拿回来,若遇不可违的情况,可将其斩杀当场!”

    “哗!”

    老者话音一落,广场之上便响起了无数的喧议,如同炸锅一般。

    “怎么可能!大师兄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是大师兄?”

    “大师兄对梅莺师妹那么好,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我也不相信大师兄会做出这种事,不过听说这是刑罚殿正易师叔祖亲自确认了的,也许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欸!你们知道被大师被李秀杀害的是谁吗?”

    “不知道,不过听说好像是祖师殿的一位师兄,似乎是撞破了李秀对梅莺师妹行不轨之事,所以才被残忍的杀害了!”

    “那气鸿师伯呢?大李秀和梅莺师妹都是他的弟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气鸿师伯怎么没有出来说两句啊?”

    “出了这样的事情,气鸿师伯可能正在伤心吧,毕竟他对大师兄寄予了那么深的厚望!”

    “师弟慎言,李秀已被蜀山除名,已经不是咱们的大师兄了”

    人群议论纷纷,身为法剑的燕南知震撼得不知所已。

    他记得上次溯源入梦最后离开的时候,好像是李秀在愤怒的吼着梅莺背叛他,怎么现在变成李秀背叛蜀山了?

    而且还有什么侵犯师妹,杀害师弟的罪名,纯粹是无稽之谈嘛!

    燕南知心中惊讶,他与李秀朝夕相处了数年的时间,知道李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知晓李秀的性格。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李秀肯定是被人冤枉了的。

    而听周围人说,连刑罚殿的正字辈师叔祖都确认了这件事情的性质,这让燕南知心里猛地升起一阵寒意。

    他知道,这里面绝对有隐情,而且可能还是很黑暗的那种。

    最重要的是,李秀有难了!

    蜀山对其颁布了通缉令,还有格杀当场的指令,显然李秀想要返回蜀山自证的路也堵死了。

    从心底来说,燕南知是想要帮李秀的,毕竟一人一剑相伴了数年的时间,虽然李秀可能并不知晓,但燕南知自认为两人的交情还是很不错的。

    包括燕南知的剑意,也是在李秀的帮助下才能领悟出来的,所以他真的不愿见到李秀被蜀山弟子追杀而死。

    不过

    他想到小邪叮嘱的话,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如同做梦,只能见证历史的发生,从中获得感悟,却是不能出手改变历史。

    况且,燕南知审视自身,自己现在只是一柄法剑,虽然意识附着其上,但严格来说还是一件死物,可以收入储物戒指的那种。

    就连法宝层次的剑器,在没有主人操控的情况下,都不能自主的活动,就更别说燕南知这柄小小的法剑了。

    或许只有像元婴大修士使用的灵器级别,能够诞生出器灵的那种剑器,才可以在没有主人操控的状态下,自主的攻伐敌人。

    所以说,就算燕南知心中再怎么想要帮助李秀,如今也是无能为力。

    “只能看李秀自己的造化了!”燕南知心中微微叹息。

    毕竟是自己曾经的“主人”,希望他能成功逃过蜀山的追杀吧!

    想到此处,燕南知忽然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他这次换了一位“主人”。

    燕南知心里暗自调侃了一声,旋即开始打量这位被自己选中的幸运儿。

    在燕南知的探知中,这位持有自己的修士样貌长得还不错,修为不出意外是筑基境界。

    筑基中期的修为,身上的气质有些冰冷,不过还是让燕南知感到异常的亲切,应该是附身的法剑被对方日夜孕养的原因。

    此时,燕南知看见有一位女修士向着自己这位新主人走了过来。

    面容清秀靓丽的女修士停在身前,神情妩媚的撩了一缕青丝,笑眼盈盈的娇声道:“正奇师兄”

    “师妹!正字辈乃是师祖们的字号,师妹可叫我的道号煌奇子,或是直接唤我的名字,古正奇,即可!”

    面对不解风情的古正奇,女修毫不在意的掩嘴轻笑,眼神之中满是温柔之色。

    “煌奇师兄,师兄你是我们正阳殿煌字辈师兄弟之中实力最强的,师妹想要邀请师兄一同下山去追捕逆徒李秀,不知师兄意下如何呢?”

    一声声师兄喊得又娇又嗲,听得燕南知忍不住想要释放剑气洗荡剑身,如果是人类的身躯,可能都已经起鸡皮疙瘩了。

    古正奇似乎也压制不住心底的情绪,因为燕南知感觉到他握剑的手掌,微微的加大了力劲。

    不过,不得不承认,面色冷酷之人,还是有冷面的好处的。

    古正奇表情冷漠,声音极为冷淡:“我修为尚浅,远不及大师兄的实力,所以想在山上努力修行,并不打算下山,师妹若是有意”

    “不!既然师兄不想下山,那师妹我也不去了,就在山上陪着师兄修行,嘻嘻!”

    燕南知算是看明白了,对方可能就是喜欢古正奇这个冷酷的调调。

    二人交谈的周围,一群修士暗暗的打量着两人,没人接近,也没有评头论足。

    而且燕南知察觉到,大多数人隐晦看向女修的目光之中,除了仰慕之外,还有一丝丝的畏惧。

    这周围的修士中,燕南知只看见几个面熟的,而且都叫不出名字。

    上次溯源入梦,虽然跟在李秀身边数年时间,但李秀此人,在遇见梅莺之前,大都是在独自修行。

    而燕南知在晋级法器,释放出听力之后,李秀独自一人修行的时间就更多了,所以燕南知对这个时代的蜀山其实并不熟悉。

    此时白玉高台之上的老者已经走了,而广场上的修士还未散去,在燕南知的感知中,这些修士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

    有的在讨论李秀的事情,有的八卦李秀的师妹梅莺,有的在探听被李秀杀害的那个弟子的信息

    但更多的,还是在组织人手,计划下山追捕李秀。

    由蜀山刑罚殿亲自颁布出来的通缉令,如果能够完成的话,一般都是有巨大的奖励,这些修士会动心也很正常。

    当然,燕南知还听见,人群中有极少数的一些修士在低声的谈论中,依然表示不相信李秀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这些人的言语,很快就被征讨李秀的声音给覆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