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正阳殿。

    蜀山八大正殿之一,殿内修士主修阳火性功法。

    同时,正阳殿执掌着蜀山修炼丹药的炼制与管理,故也被门内弟子称为丹殿。

    正阳殿杂物处,主要负责蜀山弟子月例的丹药发放。

    今日轮到古正奇值守。

    本来当值的弟子一般都是三至四人,标配是一位筑基带着几个练气,古正奇也还有三个小师侄给他打下手。

    可在一位女修到来之后,其余三个练气小修士立马就识趣的离开了,连声招呼都没打,走得很是匆忙。

    古正奇冷漠的瞥了女修一眼,而后又继续平静的吐纳气息。

    “煌奇师兄”

    娇柔的喊声,直接将古正奇的思绪扰乱,无奈的睁开双眼,直径望向女修,对上女修柔情似水的目光,眼神没有丝毫波动。

    “煌月师妹,可是来领月奉的?”

    “师兄叫我莲月就可以了,我是专门来看望师兄的!”

    仿佛没有看到古正奇的冷意,煌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花纹精美的红木食盒,打开之后是还蒸腾着热气的精致菜肴。

    香气扑鼻,古正奇面色纹丝不动,煌月娇声轻笑道:“师兄,这是我问了厨房的小厮,知道师兄喜欢吃这些菜,所以专门向厨子学了一下,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师兄尝尝味道怎么样?”

    古正奇冷峻的面容微微有了一丝别扭,燕南知身为与其气机相融的法剑,清晰的探知到了古正奇心里翻腾的情绪。

    古正奇胸腔微微起伏,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煌月师妹,自筑基之日起,我便已然辟谷多时,不再贪图口腹之欲,师妹与其浪费时间做这些无意义之事,不如将精力多花一些在修行上面。”

    赤裸裸的拒绝,让煌月明媚的笑容微微一僵。

    她看了看手中的食盒,这里每一个菜都是她辛辛苦苦学来的,本来还期望得到师兄的夸赞,可没想到被古正奇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敷衍了。

    压下心中的失落感,煌月再次展颜轻笑:“师兄说的是,莲月一定会认真修行的,多谢师兄关心!”

    将食盒放在桌面上,古正奇瞥了一眼,也没真的让煌月拿走。

    煌月碧波般的双眸,在古正奇身上认真的环视了一圈,古正奇神色镇静的看着她,声音平淡道:“师妹还有什么事儿吗?”

    这话一开口,直接就表达出了撵人的意思,煌月脸上的微笑一缓,红唇微微噘起。

    “师兄真的这么讨厌我吗?”

    古正奇身躯一震,瞪眼望着她。

    煌月轻轻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师兄应该知道我的心意,我知道自己以前的性格不是太好,可我已经很努力在学习温柔了。”

    “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杂物,可自从认识师兄开始,我跟杂役们学习洗衣打扫,跟厨子学做菜,甚至我还我还找了师姐学习淑女仪态,还让师姐教我女红”

    煌月目光炯炯的盯着古正奇,一股脑儿的将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我做这么多,就是希望师兄能够喜欢!”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煌月也彻底释放出了本性:“本姑娘就明说了,我莲月喜欢你,你要是不喜欢我做的这些,那我以后就不弄了,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我会努力改变的!”

    这么直白的语言表露心迹,直接将古正奇轰懵了。

    他虽然知道煌月对自己有好感,不过这些天煌月对他的亲密,已经引来了无数异样的目光,这让他觉得很纠结。

    想要拒绝煌月,但以他表面冷漠,实为内向的性格,实在开不了口。

    而且就本心而论,他是不讨厌煌月的,虽然煌月让他收到了许多仇视的目光,但煌月对他的关心是确确实实的。

    他其实也想过放下那一副冷冰冰的面容,尝试着去接受煌月的好意,不过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闪过一瞬间,便被彻底的摒弃掉了。

    因为他知道,在他和煌月之间,隔着一层难以逾越的大山。

    古正奇是聪明人,蜀山以往的案例让他明白,与其最后将两人都弄得遍体鳞伤,还不如趁一切都还未发生之前,坚决不去触碰。

    古正奇原本就是想要以冷漠面对煌月,等煌月在自己这里攒够了失望,自然就会知难而退。

    可但他没想到,煌月竟然会直接将爱意宣诸于口,而且还是以让他觉得是虎狼之词的语言方式。

    古正奇呆愣愣的望着煌月,手脚无措的微微颤抖,心里一片茫然。

    “师师妹!”

    煌月脸颊微红,不过言语却是直率道:“师兄,其实你并不讨厌我对不对?”

    “我”

    “那师兄你为何要对我那么冷漠?你对其他师兄弟都比对我热情,无论我做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对我笑过!”

    古正奇沉默不言,煌月继续追问道:“煌奇师兄,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我吗?”

    煌月炽热的眼神,直接暴击古正奇的内心,让他再也无法回避。

    古正奇暗中用力捏了捏平放在膝前的剑,一直看戏的燕南知还以为他也要爆发了呢,没想到下一刻他的话,直接让燕南知感到无语。

    古正奇迎着煌月的目光,看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面容仿佛顽固的冰块,道:

    “师妹知道气铭师叔的事情吗?正菱师叔祖就是因为与气铭师叔的事,至今还被掌教长辈之事,我等不便多言,不过最近的教训就是大师兄。”

    “梅莺师妹没上山之前,大师兄的修为一直是煌字辈弟子中遥遥领先的,可自梅莺师妹上山之后,听说大师兄连自己的法剑都不孕养了。”

    “所以,情爱之事只会成为修行阻力,我等既然踏入了修行道途,便应专治于修行大道,师妹若是真的对我有意,那我们今后可以修行共勉!”

    古正奇语气平淡,似乎说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而一旁的煌月,眼眶渐渐变得湿润,有晶莹的波光在眸中凝结。

    这古正奇还真不是人呐!

    看着这虐心的一幕,燕南知都忍不住想骂他。

    不过想来他心里也在抓狂吧,明明就是稀罕人家,偏偏还要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的冷漠样子。

    煌月眼睛通红,声音有了一丝哽咽:“师兄当真是如此想的吗?”

    “我心属剑仙大道,并不想沉沦儿女私情!”古正奇移开了目光,言语愈发的冰冷。

    “你呜~”

    煌月眼中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迸了出来,伤心的掩面而走。

    “呼~!”

    古正奇凝望着煌月远去的身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心里忽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也无端的升起了些许郁结的情绪。

    燕南知也见证了这一幕,虽然在话本小说中看到过此类的情形,但心里还是不禁感慨。

    现实的总是比故事更加撼动人心,有情总被无情伤,不愧是亘古不变的至理,这句话折磨了无数的痴男怨女。

    燕南知用自己肚子里不多的墨水吐槽了一下,又暗骂了一句无情的古正奇。

    不!

    是绝情的古正奇!

    燕南知身为法剑鄙视自己的主人狠心,而古正奇这个主人,却是以剑仙大道为理由,才拒绝了师妹的温柔。

    而换一种说法,古正奇也正是为了维持燕南知这柄法剑的锋利,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说,现实往往真的是奇妙有趣!

    古正奇不会揣测一柄法剑的思想,而燕南知却是在猜测,或许在古正奇的心里,女人真的会影响他出剑的速度吧!

    这次溯源入梦已经好几天的时间了,燕南知关于筑基剑意的感悟没有丝毫头绪,但却看了一场又一场的大戏。

    先是蜀山颁布关于李秀的通缉令,后来便是新主人的情感大戏。

    蜀山这个时代的精彩,简直让燕南知叹为观止,换做他那个年代的蜀山,门内师长加弟子,拢共不到百人之数。

    再分配到各个殿之后,也就是大猫小猫两三只的格局,哪儿会有这么多的屁事!

    不过这样也好,古正奇这个主人能安心修行,身为法剑的燕南知也可以早些感悟出筑基剑意。

    这些天燕南知已经彻底熟悉古正奇的剑意气息,古正奇虽然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但他的剑意修为却跟燕南知一样,都是停留在练气巅峰。

    作为一柄法剑,燕南知可以自己感悟剑意,也可以将自己的气息与古正奇相融,当古正奇用剑意孕养法剑的时候,他就能摄取对方关于剑意的感悟。

    这是身为法剑的特殊性,因为剑意的主人会将剑意毫无保留的孕养于法剑之中,所以燕南知自然能清晰的感悟他的剑意。

    不过对于已经领悟了自己剑意的燕南知来说,感悟其他剑修的剑意,摄取到的感悟也不是完全适合他的。

    燕南知要做的,就是在感悟对方剑意的同时,将摄取来的感悟化作养分,然后蜕变自己的剑意。

    现在古正奇的剑意也是练气巅峰的境界,对燕南知的帮助其实并不大。

    燕南知心里慢慢的思索。

    或许,他还能在古正奇之前领悟出筑基剑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