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素静古雅的居室内。

    东墙之上悬挂着蜀山师祖的壁画,一张方形的黑木案桌供奉于前。

    案桌上除了供奉的礼品,还摆着一个瑞金兽炉,炉中星点火红,炉盖外青烟袅袅。

    一股淡淡的清香弥漫于室内。

    案桌前铺着三个蒲团,居中的蒲团上,一道青衣身影盘膝而坐。

    古正奇如往常一样修行功课,可今日吐纳灵力的时候,心中却总是有感到些许的烦躁。

    闭目之间,眼前总是浮现出煌月垂泪离开的画面。

    即便是能够辅助修士入定的幽魂香,也不能助他稳定心绪。

    这样的状况,使古正奇不敢继续吐纳修炼,只能静坐着默念清心的法决。

    旁边的蒲团上,身为长剑的燕南知了无生趣的打量着古正奇。

    这家伙自从回来之后,修行就一直静不下心来,整个人仿佛魔怔了一般。

    搞得燕南知都有些想不通,能把一位筑基修士弄得坐立不安,难道这情爱的威力真的有这么大吗?

    还是说,其实古正奇这家伙是属于闷骚类型的性格?

    燕南知只能大概感受到古正奇心里的情绪,而探查不到他内心之中的具体想法,也无法与其交流。

    他就如同一个旁观者一样,见证古正奇修行时的生活点滴。

    自煌月伤心离开之后,古正奇花了三天的时间,才让自己心性平和下来,恢复到了往常的平静修行。

    可第四天,一位正阳殿的练气弟子扣响了古正奇居室的房门。

    静坐修行的古正奇睁开双眼,淡淡出声道:“进来吧!”

    白色道袍的弟子进屋之后,将一封浅黄色的信封恭敬的递上。

    “师叔,这是煌月师姑交由弟子,让弟子务必在戌时之前送达师叔手中。”

    古正奇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心,再次有了一丝涟漪。

    看着恭敬垂首的弟子,又望了望信封上那黑墨秀雅的字迹,古正奇缓声道:“将信放在桌上便可!”

    “是!师叔!”

    练气弟子将信放在旁边的圆木桌上,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古正奇似乎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

    明锐的目光射来,练气弟子连忙低下头颅:“弟子告退!”

    说罢,也不等回复,便急忙离开了房间。

    直到退出居所上百米的距离,这位练气弟子才放松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次倒霉被师兄弟们抓包送信,不过幸好自己溜得快,毕竟煌奇师叔的冷漠性格,在正阳殿那可是出了名的。

    古正奇听不到练气弟子的诽腹,他此时注视着圆木桌上的浅黄信封,眼中呆滞的目光明显有些走神。

    燕南知知道,这家伙心里面肯定又陷入了纠结,没准儿这时候脑海里冒出了两个念头,正在疯狂的天人交战呢!

    这些天,燕南知也分析出古正奇的心理,这家伙以前就是一个标准的修行宅,而且表面性格冷冰冰的,几乎没有交情好到可以交心聊天的朋友。

    所以在面对煌月大胆的表白时,才会给他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轰击,这也让他花了很大的一番功夫,才逐渐将躁动的心绪给平复了下来。

    但煌月只是送来了一封信,就让他平淡的心再次荡起涟漪,显然这静心的效果并不怎么好,怎么看都有点儿像是自欺欺人。

    燕南知兴致的望着古正奇,想看看他是怎么选择的。

    古正奇呆呆的凝望了信封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起身,转而闭上双目,默念法决肃清心头的杂念。

    就这样,古正奇在爱情和事业之间选择了奋斗事业,并为了表明决心,将煌月的信件搁置在圆木桌上不去触碰。

    不得不说,像煌月那么漂亮的师妹,几次三番的示爱,古正奇竟然能够坚定不移的选择拒绝。

    这毅力,连一直旁观的燕南知都佩服不已。

    有时燕南知也在猜想,或许在古正奇心中,不去触碰那封信件才是明智的决定。

    也许他真的是专注于修行,所以如他所说,不想招惹阻碍修行的情爱,又或者,他内心之中其实是在害怕什么

    修行是枯燥且乏味的,修士尚可吐纳灵力消磨时间,而燕南知身为一柄法剑,更是觉得时间就是无聊得令人发指的东西。

    他陪伴古正奇修行已经一个月了,以前他还觉得做李秀的法剑很难受,可现如今,他发现成为古正奇的法剑才是真正让人难以忍受。

    跟着李秀时,好歹还能在外面看看风景啥的,可跟着古正奇,每天不是待在蒲团上,就是被放在床头高高竖起。

    反正这一个月的时间,一人一剑出这间屋子的次数屈指可数。

    刚开始的那几天,燕南知还把这个当作磨砺自己心性的考验。

    可渐渐的,当他连这间屋子内的每一个墙角都观察了无数遍后,发现古正奇还是没有外出的打算,他就开始感到烦躁了。

    后来一连十多天古正奇都没有出门,燕南知一动不动的在蒲团上躺了十多天。

    他终于醒悟,其实有时候五感被封闭也是挺好的,至少不用一直盯着一种景色,看到自己想吐。

    这一个月内,也有练气弟子隔三差五的敲响了古正奇的房门,无一例外,全都是来给煌月送信的。

    而每一次,古正奇都让弟子将信件放在圆木桌上,前几次,他还会盯着送来的信件发发呆。

    后来,有弟子送来信件的时候,古正奇连眼睛都没有再睁开过。

    燕南知当时还在猜想,或许这家伙是真的放下了。

    也许是想通了,古正奇最近的修为精进得很快,隐隐有要突破筑基后期的趋势。

    当然,燕南知认为,这其实更大的功劳应该归于古正奇规律的修行作息。

    毕竟,一个除了完成日常任务就躲在房间里修炼的死宅修士,修为还不进步就真的是天理不容了。

    燕南知成为法剑之后,古正奇日常修行的第四十七天。

    这一日,燕南知正在苦苦思索着筑基剑意的突破之法。

    忽然,吐纳之中的古正奇突然闷哼一声,燕南知的感知瞬间探查了过去。

    只见古正奇眉头紧锁,光洁的印堂似乎有一缕黑气隐现,额头已经泌出了细汗,面容显得有些狰狞。

    “噗!”

    正当燕南知猜测他是不是到了破境的关键时刻,古正奇却猛然一口鲜血喷出,脸色顿时变得很是苍白,身上的气息也是十分不稳。

    燕南知大惊,从古正奇的气机中,他探查到了对方此时的状态,连身体内脏似乎都受损了,情况很糟糕!

    从筑基中期到筑基后期,只是突破小境界失败了,怎么反噬会这么严重?

    恍惚间,燕南知注意到了古正奇眉宇间的那一缕黑气,他蓦然想起小邪说过,筑基境界是道途之始,从筑基境界开始,修士便会孕养一颗道心,与自己的道途息息相关。

    古正奇现在的状况看起来不是简单的破境失败,似乎是道心出了问题,破境失败所以引起了道心的反噬。

    这种情况在修行界很常见,非常容易使修士走火入魔,从而导致修士的性情大变。

    燕南知正心里着急,却见古正奇幽幽的睁开了双眼。

    “铮~!”

    燕南知释放剑气,使剑身争鸣,试图将古正奇的目光吸引过来。

    而古正奇却仿佛没有注意到剑鸣一般,深邃幽黑的双眸直径看向了不远处的圆木桌。

    桌上堆积着厚厚的一叠信件,这些信件古正奇从来都没有打开观看过。

    燕南知也疑惑的盯着桌上的信件,似乎与往常也没什么不同,之前古正奇修炼也是好好的,可为什么会忽然引起道心反噬呢?

    “咳咳!”

    古正奇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擦去嘴角的鲜血,平复了一下絮乱的气息,而后开口朝门外叫道:“杜昌!”

    这个杜昌是正阳殿的杂役弟子,平日里负责伺候古正奇的起居,其实也就是清扫一下这间居所内外的卫生。

    另外就是随时听候使唤,算是蜀山为筑基修士专配的传话之人,而且还是随叫随到的那种。

    杜昌敲门进屋,躬身行礼:“请问师叔有什么吩咐?”

    古正奇目光游离于圆木桌上的信件,声音淡漠道:“这几日可曾见有弟子送信而来?”

    燕南知忽然回想到,好像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有练气弟子送煌月的信来了,难道古正奇的道心反噬竟是因为这个?

    杜昌恭声拜道:“回师叔,自七日之前,就没有师兄来过此地了!”

    古正奇苍白的神色之间闪过一丝黯淡的光芒,对杜昌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是!”

    杜昌退出门外,小心翼翼的把门也带上了。

    屋内。

    古正奇瘫软坐在蒲团上,空气一时间又陷入了宁静。

    燕南知观一直望着古正奇,忽然看见他站起了身来,向着圆木桌走了过去。

    身影伫立在木桌旁,桌上的信件被送信的弟子按序摆放好了,古正奇伸手拿起了一封信件,上面“煌奇师兄亲启”几个墨字还崭亮如新。

    信封口没有封闭,古正奇拿起信封,准备揪出里面的信纸。

    燕南知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刚刚升起些许的感慨,便见古正奇突然停住了动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