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身为气机相关的法剑,可燕南知实在是看不懂古正奇此时究竟在想什么。

    想要抽出信纸的动作停下了,古正奇将手中的信封放回桌上,望着桌上的一叠信件端详了许久之后,手中捏出了一个火球术。

    可就在炽热的灵气火焰快要解决信封的时候,古正奇又将其给掐灭了。

    这通操作看得燕南知不明所以,忽地听见古正奇一声长长的叹息,随后蒲团上的法剑便被古正奇摄到了手中。

    房门打开,时隔多日燕南知又看见了太阳。

    不过这一次,与他相伴的古正奇却没有往常那样的平和气息。

    也许是受伤太重的原因,燕南知在古正奇身上竟然隐晦的察觉出了一丝的迟暮感。

    明明身躯受到反噬的伤势很严重,古正奇却没有立即疗养,而是一反常态的出了门。

    燕南知大概猜出来这家伙的打算,煌月给他写了一个多月的信,却没有来见过他一次,而这家伙恰恰又赌誓般的不愿意观看信件。

    现在煌月不再给他写信,这家伙反而道心反噬了,在燕南知看来,这纯粹就是自作自受,活该!

    想要看信,但害怕信中的内容会让自己的道心彻底失守,想要将信毁掉,却又无法真的放下。

    所以燕南知猜测,这家伙不出意外就是想去找煌月,毕竟心里的情绪压抑得越久,爆发的时候也就越汹涌。

    想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个心结,就只能当着煌月的面了结此事,届时会出现两种情况,或敞开心扉走出困境,或道心彻底沦陷于情爱之中。

    正阳殿杂物处。

    在外面服务的三位练气弟子看见古正奇,纷纷神色惊讶的行礼。

    “见过师叔!”

    “见过师叔!”

    古正奇微微点头,直径走向筑基修士负责的内阁。

    今日在屋内值守的,是一位身形稍显娇小的女修,看见来人是古正奇之后,神情也有些惊诧。

    “煌奇师兄来此是有什么事吗?”

    古正奇先是揖了一礼,而后轻声问道:“煌鲤师妹这些时日,可曾见过煌月师妹?”

    “煌煌月师姐?”

    煌鲤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神情惊愕的打量着古正奇,脸上的表情比刚才看见古正奇来时还要震撼。

    古正奇注视着煌鲤奇异的表情,心里布满了疑惑与茫然。

    两人对视着,空气沉默了半晌。

    见煌鲤久久无言,古正奇心里乍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平淡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慌乱。

    “煌煌月怎么了?”古正奇自己也没注意到,他声音有了微微的颤抖。

    “师兄还不知道吗?”

    古正奇身躯开始止不住的微微发颤,心里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用尽全身的力气问了出来:“她她应该没事吧?”

    煌鲤见到古正奇这幅模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点儿不忍心告诉他真相,支支吾吾回道:“煌月师姐她她下山了”

    “我问的是煌月怎么了?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古正奇忽然大声的咆哮起来,表情显得有些狰狞,眉宇间一股黑气游荡。

    见往日里礼数周到的师兄忽然变成这样,煌鲤一时间被吓住了。

    “师师兄,你别急,我”

    古正奇双眼血丝遍布,面容显得有些扭曲,恶狠狠的盯着煌鲤:“我问你煌月如今在哪儿?她究竟怎么样了!”

    狂暴的剑意爆发,凌厉肃杀的气息迅速弥漫周围的空间,外面三个弟子吓得不敢吭声。

    煌鲤也被震住了,低声喃喃道:“煌月师姐,煌月师姐死了!”

    “轰!”

    古正奇脑海中如同炸雷袭过,在听到煌月死了的一刹那,内心中好似什么东西忽然裂开了。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会死?她一直待在山上,怎么可能会死?”

    古正奇呆滞的眼中充斥着不愿相信的神色,他使劲的摇晃着头颅,似乎这样可以否定忽然听到的这个事实。

    “噗!”

    一阵揪心的剧痛自胸口传来,心口仿佛撕裂般的难受,古正奇猛然喷出一口温润的鲜血,重伤未愈的身躯伤上加伤。

    鲜艳的血液溅到煌鲤的衣襟上,见古正奇惨白无比的脸色,煌鲤大惊叫道:“师兄!”

    古正奇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意识中,蘸着鲜血的嘴唇一直颤抖着:“不会的!煌月不会死!她是正廉师叔祖的孙女,她身上有师叔祖赐予的保命手段,她怎么可能死?”

    “她怎么可能死!你告诉我,她怎么可能死!”古正奇双眸射出惊人的光芒,目光死死的钉在煌鲤身上。

    “师师兄,煌月师姐是下山去追捕逆徒李秀,据回来的师姐们说,煌月师姐,煌月师姐是被逆徒李秀,伙同魔族的魔帝子嗣给害死的!”

    “魔魔族李秀”

    煌鲤小心翼翼的偷望着他,小声道:“师兄,煌月师姐陨落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正廉师叔祖亲自下山,在皇极洲和魔洲交接边缘处的大豐帝国的魔帝大战了一场,师叔祖斩下了魔帝一臂,不过却没有发现李秀的踪影。”

    煌月试图唤回古正奇正常的思绪,然而古正奇却面色疯狂的一直念叨着两个名字。

    “魔帝!李秀,李秀!啊!”

    痛苦的咆哮了一声,古正奇转身跑出杂物处,直径奔向自己的居所。

    一路上汹涌的剑意掀起了滂湃的狂风浪潮,四周的蜀山弟子皆尽急忙避让,看着呼啸而去的身影,所有修士都惊立当场。

    “师叔”

    “砰!”

    杜昌刚刚上前迎接,就被无序的剑意直接掀飞了出去。

    古正奇粗暴的轰开了房门,迈步来的圆木桌旁,身躯抖动着站定,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拿起了最上面的一个信封。

    浅黄色的信纸舒展开,娟秀的字迹跃然纸上,散发着淡淡的清幽墨香。

    煌奇师兄:

    昨日回来之后我哭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我纪莲月平时就是大大咧咧的,许多师姐却都羡慕的跟我说,这是敢爱敢恨的率真性格。

    以前我一直不以为意,直到长大之后才发现,这样的性格在男子眼里其实是野蛮和粗鲁的代名词,没有男子会喜欢这种性格的女子。

    可我根本不在意,因为我觉得只要自己开心,有没有男子喜欢根本不重要,直到我遇见了煌奇师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煌奇师兄,于是我开始学着改变自己

    我平生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却遭到了拒绝,不过我是不会气馁的。

    虽然煌奇师兄拒绝了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师兄你喜欢上我的

    我与师姐们商量好了,准备下山追捕李秀,明日戌时出发,若是师兄想与我们一起下山,可来山门与我们集合

    我会写信给你的,期望可以收到师兄的回信

    洋洋洒洒的三张信纸,字里行间便可看出煌月写这封信时的认真还有期待,可最后古正奇却没有去山门汇合,也没有给煌月回过信件。

    燕南知看着古正奇默默的放下了信纸,他能感受到古正奇心中那股难言的悲伤,只是剑意传递而来的情绪,便仿佛化作了欲要吞噬一切的浪潮。

    燕南知看着古正奇又抓起了第二封信,缓缓打开。

    煌奇师兄:

    我和师姐们现在到了大齐帝国,我们是一路追踪李秀的踪迹过来的,听说三日之前,有人看见他出现在大角帝国,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

    我在大齐帝国等了两天,联络的弟子说师兄你并没有给我写信,虽然令我有点儿伤心,但好吧,我还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总有一天能打动师兄你的心

    古正奇平静的放下信纸,接着拿起了第三封、第四封

    随着一封封信件里的纸页被取出,又被放下,古正奇先前疯狂且狰狞的面色似乎恢复了平静,身上的戾气好像也消失不见了。

    但负于其身后的燕南知,却敏锐的察觉到,古正奇身上的气机已经变得越来越混乱,而且还有逐渐微弱的趋势。

    煌奇师兄:

    下山一个多月,游历了数个帝国王朝,我见到了无数凡人的生活,有的夫妻为生计烦恼,但不知为什么我很羡慕他们,可能是因为他们可以共同面对生活的艰辛吧!

    我今日遇见一对卖面点的中年夫妇,妻子在一旁和面,丈夫微笑着收拾摊子,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开心,我忽然觉得他们平淡的生活,其实充满了甜蜜,原来凡人的恩爱可以那么简单

    师兄,你说的气铭师叔的事,我向师姐们打听清楚了,我终于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了,不过你放心吧,我会跟祖父商量好的,祖父最疼我,他一定不会阻拦我们的

    煌奇师兄,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虽然你一直都没有给我回过信,但我就是知道

    最后一封信读完,信纸从古正奇手中无力的飘落在桌上。

    与此同时,古正奇脑海之中,伴随着一声“咔嚓”的声响,仿佛什么东西彻底碎裂了一般。

    道心完全崩溃,浓郁的黑气自其眉间升腾而起,面容狰狞扭曲,双瞳猩红无匹。

    “啊~!啊~!李秀!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嘶吼,这一刻的古正奇如同一只被仇恨淹没的孤狼,癫狂的咆哮着来宣泄心中的悲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