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燕南知不懂安慰,也无法安慰,只能怔怔的望着这个入魔的剑修。

    忽然,一道强大的气息出现在古正奇的居室之外。

    下一秒,一位中年麻衣道人直接冲进屋内。

    “煌奇!”

    古正奇偏过头,可怖的面容凝视着中年道人,脖颈上的青筋如毒蛇般鼓起,声音低沉嘶哑。

    “师傅!”

    中年道人只是望了古正奇一眼,脸色便是瞬时大变:“怎会如此?”

    见中年道人焦急的神色,古正奇的身躯徒然一震,似乎恍然间回过了神来,失魂落魄的望着中年道人,语气显得疲惫无力:“师傅,煌月师妹死了!”

    “煌月师妹死了,她她已经七天没有给我寄过信了,我心里好难受啊师傅”

    中年道人立即明白了是什么事,心疼的看着徒弟痛苦的神色却是来不及安抚,急忙叫道:“煌奇,你快下山!现在就走!晚了就来不及!”

    清醒过来的古正奇,也立刻明白了自己此时的处境,他扭曲的面容张了张嘴:“师傅!我”

    中年道人却是直接推攘了他一把,神情十分焦急:“你快走!收敛气息快速离开,现在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等刑罚殿的人确认了你入魔,山门就会被封锁,届时你将插翅难逃!”

    古正奇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舍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复杂的目光中透出坚决之色,咬牙道:“师傅,即使入魔,我也不会滥杀无辜,不孝徒儿拜别!”

    说完,将圆木桌上的信件全部收起,只身一人,身负长剑,向着山门处快速行去。

    余下中年道人留在居室内,望着离去的徒弟,心中无尽的懊恼与自责,最后夹杂着一丝疼惜,全部化为了一声深沉的叹息。

    “既然是贫道教导无方,便由贫道担下着苦果吧!”

    中年道人转身望向屋内,打量着这个徒弟平时修行的居所,自从打算破境元婴之后,他便疏于了对弟子的关注。

    本以为就古正奇冷漠的性子,而且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日常修行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可没想到竟然会突然发生这种情况。

    修行道途还真是步步凶险啊!

    现在想来,还是平日里自己对弟子的教导还是太少了。

    像古正奇这样的天赋弟子,虽然修行到了筑基境界,可修行却一直局限于蜀山之上,红尘的历练还是太浅薄,所以道心才会如此脆弱。

    中年道人端坐在木桌旁的圆凳上,翻起一个青瓷茶杯,神色淡然的提起茶壶续茶,而后轻轻的端了起来,细细品茗。

    不多时,中年道人便察觉有三道气息直奔这间居所而来。

    神识之中探查到的气息速度十分迅速,而且三人身上皆有法力波动,气机凶悍。

    刑罚殿的人来了!

    “气鬼,你徒弟煌奇呢?”人未至,声先到。

    气鬼道人悠然的喝着茶,待三人落到身前,才慢悠悠说道:“煌奇一个时辰前便走了,如今应该已经在蜀山百里之外了吧!”

    闻言,三个赤色道袍的修士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为首的刚脸修士目光注视着气鬼,语气淡漠道:“为了一位弟子值得吗?”

    “呵呵!”

    气鬼自嘲一笑:“毕竟是我教出来的,他当初既然拜我为师,那便是我的责任,这种事情,你们刑罚殿的人是不会懂的!”

    刚脸修士眼中精光波动,微微缓声道:“气鬼师兄,你虽然元婴在望,可若是揽下此事,门规依旧不会留情!”

    气鬼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转头面向三人:“我跟你们回去,走吧!”

    三人相视一眼,随后一人腾空而起,向着远处一座大殿飞去,其余二人则是看押着气鬼一同返回刑罚殿。

    半刻钟后。

    恢弘的钟声荡遍蜀山上下,一道敕令随之传开。

    “正阳殿弟子煌奇,修行时心性不坚,被外邪所趁导致走火入魔,望诸弟子引以为鉴,另着令于筑基之上所属弟子,下山擒拿煌奇归宗!”

    一道算不上通缉令的追捕敕令,没有将古正奇除名蜀山,也没有下达必杀的命令,比起李秀的待遇,古正奇这个无疑要好上太多了。

    这样特殊的待遇,自然不是刑罚殿的高层爱护古正奇,而是由气鬼付出了代价,才为古正奇换来的。

    甚至可以说,是气鬼将古正奇的责任担了一大半,所以刑罚殿才会给出避重就轻的处罚。

    不然就古正奇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如果没有丝毫背景的话,可能在刑罚殿修士找上门的第一时间,就直接被斩妖除魔了!

    蜀山之外十余里的位置,即使相隔十多里的距离,古正奇依然能够听见那道浑厚的声音。

    此时的青袍已经被他换下,包括头上的发簪和脚下的鞋子,一切带有蜀山印记的服饰都被他收到了储物戒指里。

    身上披着一件朴素的帷帽长袍,法剑藏于怀中,古正奇迅捷的步履之间,身上凌乱的气息不停的变化着。

    眉宇间的黑气已经彻底融入灵力,一股邪恶的气息由内而外的散发着,扭头看了一眼蜀山的方向,目光变得凶狠而嗜血。

    “李秀!魔帝!我要你们都得死!”

    滔天的恨意腐蚀着古正奇的碎裂的道心,孤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半个月后。

    自蜀山逃亡的古正奇,终于被追踪而来的蜀山弟子,在大角帝国的一处郡城外给围堵住了。

    一水的青色道袍修士,拢共七个人将古正奇围在了中间。

    为首的筑基修士忌惮的打量着古正奇,出言劝诫道:“煌奇师兄!你还是和我们回去吧!”

    一袭黑袍遮盖面容的古正奇,将手中的法剑直直的横在了胸前,嘶哑的声音淡淡响起:“我不想杀你们,你们立刻离开!”

    “煌奇师兄!气鬼师叔为了你主动请求进入剑冢看守百年,剑冢之地剑气纵横,就算百年之后再出来,元婴道途也是无望,师兄若是不忍见到气鬼师叔道途断绝,不如与我们回归蜀山,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师傅!”

    古正奇轻声呓语,萦绕周身的黑色魔气轻轻的涌动着,面向众修士:“我对不起师傅,不过自从决定离开蜀山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着要轻易回去。”

    “等我杀了李秀和那个魔帝后裔,若是还未死的话,那我便回蜀山接受处罚,届时是生是死,我都无怨言!”

    为首的弟子再次出声道:“师兄你何必冥顽不灵呢?李秀自有其他弟子追杀,你现在的状态已经陷入了魔道,趁着入魔未深,还可以压抑魔性,此时与我们回去,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不!”

    古正奇却是微微摇头:“你们杀不了他,连元婴境界的正廉师叔祖出手了都无用,只有我有机会杀他,而且我要亲手杀了他!”

    “师兄若执意如此,那师弟们只有得罪了!”

    古正奇漆黑的长袍无风自动,汹涌的剑意爆发,瞬间蔓延占据了周围的空间,磅礴的灵力夹杂着黑色的魔气绽放出危险的气息。

    刚才还略显平和的声音,此时变得暴躁刺耳,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东西。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快些离去,否则”

    “铮!”

    一声悦耳的剑鸣响起,七股练气剑意同时迸发,虽然每一道都没有古正奇的剑意强大,可七人联合起来一同朝着古正奇压迫而来。

    为首的修士一声暴喝:“动手!用伏魔剑阵!”

    “铮!”

    “铮~!”

    剑鸣声不断响起,七位修士的身形迅捷的纵跃走位,七道剑意气息如同丝带一般相互穿插。

    渐渐的,七人的剑仿佛结成了一张剑光紧密的剑网,不仅封锁了古正奇外放的剑意气息,剑网笼罩之后还在不停的缩小,使古正奇能够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

    “煌奇师兄!束手就擒吧!”

    冷厉的目光盯着围绕而来的剑网,古正奇刹那间动了,邪恶的魔气和磅礴灵力全都涌入法剑,身为法剑的燕南知也在发力,凶悍的剑气不断震荡,将剑身周围的空气震出一串串涟漪。

    “吼!”

    古正奇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咆哮,肆掠的剑意全部凝聚于法剑之上,提着剑便直接撞上了剑网。

    “轰!”

    灵力与剑意倾泻间,一股更加庞大的魔气自古正奇身躯之上奔涌而出,剑光与魔气相接顿时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灵气光芒闪耀,剑光凌厉肃杀,黑色魔气肆掠,共同将战场的能量堆积到了一个顶峰。

    “轰!”

    “轰~!”

    剧烈的空气炸响声接连回荡开来,笼罩古正奇的剑网被魔气逐渐消磨得稀薄起来,似乎已经无力再束缚里面的古正奇。

    青衣修士厉声喝道:“煌奇师兄,即使你突破到筑基后期也挡不住我们七人,还是乖乖与我们回去吧!”

    “死!”

    回应他的是古正奇一击凶狠的剑光,冰冷的眸子充盈着血色,杀意爬满了帷帽之下的面孔,越来越多的魔气自其身体内往外奔腾涌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