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远处绚烂的灵光不时的炸裂,空气不堪重负的传来一声声的轰鸣。

    坑坑洼洼的地面遍布焦糊的沟渠,那是被一道又一道的强悍剑光宠幸过的痕迹。

    此时的战场上,锋锐的剑气肆掠,疯狂的撕裂着蔓延空间的魔气,而魔气源源不断的自古正奇体内诞生,一刻不停的腐蚀着剑光和灵力。

    磅礴的魔气呼啸战场,古正奇越战越猛,其余七人则是渐渐显露出灵力不支的状态。

    围攻的七人看出来不对,一位修士焦急道:“师兄,他身上的魔气怎么会越来越多?”

    为首的筑基修士面对古正奇爆发的实力也感到了棘手,他仔细的打量着古正奇的状态,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这仿佛用之不竭的魔气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入魔之人,感觉比真正的魔族都要难对付。

    “煌贵,我们拖住他,你使用御气剑术!”

    “是!师兄!”

    一位微胖的修士当即退出了合围的战圈,一边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丹瓶疯狂嗑药,一边将体内的灵力,连同转化来的灵力一起灌注入法剑之内,开始迅速的积蓄起剑气。

    原本七人连手,虽然拿不下古正奇,可却稳稳的占据着上风,可现在突然少了一人,再加上古正奇的攻势愈发的凶猛,一时间战斗的节奏忽然偏向了古正奇一方。

    却见通体漆黑的法剑连连斩出好几道剑光,凌厉的攻击中夹杂着的腐蚀魔气,令古正奇身前的几人连忙退避。

    而其身后袭来的剑光,却在距离古正奇身躯三尺之外,便开始被萦绕周身的魔气层层削弱,待剩下的灵力剑光欺近身来时,古正奇便能轻易的格挡或者躲避。

    本来单纯的魔气还不至于如此难以应对,可古正奇身上的魔气,在加持了剑意之后瞬间变得威力暴涨,连剑光之中蕴含都灵力都能腐蚀。

    正是这层令人忌惮的魔气,才让一众修士束手束脚,根本不敢近身去攻击古正奇,使得众人觉得这场战斗愈加的艰难。

    在见识到这层魔气的恐怖之后,众修士本打算用自身的剑意,连手将古正奇的剑意扰乱或是消除掉。

    但众人的剑意虽然威势强大,可融合了魔气的剑意却格外的凶悍,仿佛武装了一层盔甲一样。

    在众人的攻击过程中,只有将表层的魔气彻底撕裂,才能攻击到里面附着着的剑意。

    所以众人想要磨灭古正奇的剑意,往往都只能花费大气力将魔气和剑意一起抹除。

    而古正奇此时身上的魔气却如同不要钱似的,裹挟山洪爆发之势朝气磅礴的喷涌,已经将他的身躯裹上了一层层的漆黑光罩。

    众修士连翻尝试无果之后,只能在自己身躯周边笼罩了剑意,以防止自己被魔气侵入腐蚀。

    一刻钟缓缓过去了,六位围攻的修士纷纷叫苦不迭,包围圈中的古正奇仿佛一台不知疲倦的杀戮机器。

    入了魔之后的古正奇,一陷入战斗就是杀上头的状态,似乎心中只剩下杀戮与毁灭,而他的对手却是承担着庞大心理压力的正常人类。

    忽然,一位身形瘦削的修士在顶着强大压力的情况下,在与同伴换位的时候反应稍稍慢了一拍,就在剑阵的灵力流转顿涩时,漆黑的剑锋便斩到了他的面门之前。

    其余几位修士霎时间有些慌乱无措,瘦削修士关键时刻失神了一小下,导致古正奇的法剑直接劈入了他的左边的肩膀。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刺入众修士的心灵里,为首的修士立即大喊道:“五人续接剑阵,维持住阵型,煌落快退出去!”

    五道锋利的剑光瞬间袭向古正奇,逼他放弃追击受伤的煌落。

    古正奇长剑横挑,朝着说话的领头修士斩去。

    魔气与剑光肆掠宣泄,又少了一人的剑阵压力倍增,为首的修士咬了咬牙,紧了紧手中的法剑,硬着头皮向着古正奇迎了上去。

    “煌贵,你好了没有?”

    众人吃力的抵抗着汹涌澎湃的魔气,终于等到煌贵积蓄完剑气。

    “让开!”

    面色涨红的煌贵一声大喝,持剑的手已经止不住的颤抖,法剑上凝聚的剑气即便是他自己也感到心惊肉跳。

    众修士抽身而退的同时,煌贵的剑意也锁定住了古正奇,在剑意锁定的情况下,可以防止这一剑能够不落空。

    “你们这是在找死!”

    古正奇彻底被激怒了,不再压抑心中的魔性,让魔在自己心中肆意的生长,以此来使自己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荷~荷~!”

    黑袍兜帽脱落,黑气如同毒蛇在口鼻耳窍间疯狂穿梭,古正奇喉咙里发出奇异的声响,这一刻的他,仿佛完全失去了人类的体征。

    五位尚有战力的修士,在煌贵斩出了恐怖剑芒的同时,也纷纷发出了凶猛的攻击。

    古正奇身躯之上的魔气剧烈震荡,邪恶森寒的气息仿佛欲要冻结空气一般,这一瞬间的魔气甚至掩盖住了剑意。

    “啊~啊~!李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古正奇丧失理智的癫狂大吼着,漆黑的魔气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将其身躯包裹,在数道剑光斩至的都刹那,黑色光罩表层荡起巨大的涟漪。

    “轰~!”

    “咔嚓!”

    正前方的光罩壁上裂开了一道丈长的空隙,无数魔气自光罩内疯狂涌出,将赤色的剑光死死抵御在外面。

    砰!

    砰!

    剧烈的响声炸起,众修士在外不停的轰击着黑色光罩,魔气不断的削弱突破进来的剑芒。

    古正奇的身躯被魔气笼罩,光罩内此时漆黑一片,众人虽看不清古正奇的状况,但都能察觉到里面愈发强大的邪恶气息。

    一位修士神色惊恐的望着黑色光罩,嘴唇止不住的颤抖:“怎么会这么强大?他只是筑基后期,为什么会这么强大?他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魔气?”

    “入魔的修士,都会有一段修为迅速提升的时期,这段时期入魔修士的状态很不稳定,心里的魔意越强,实力便会越恐怖,直到彻底沦陷魔道。”

    “我们先前小觑了煌奇,应该一开始便全力以赴使用杀招,现在他身上的魔气已经快超出筑基境界的范畴了!”

    “他现在爆发的越强,届时的反噬便会越狠,他筑基后期的修为还承受不住这么强的魔气,等这场战斗结束之后,他若是不死,应该就会彻底陷入魔道!”

    “可就凭他现在的气息,我们很难坚持到他泄力的时候,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先死,然后他跟着我们陪葬!”

    “师兄,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先离开?”

    随着黑色光罩内的气息还在增强,众位修士心里也开始逐渐惊惧了,纷纷看向了为首的修士。

    为首的修士脸上发白的看着光罩,现在走到话古正奇肯定会逃,就算他真的丧失了理智,也绝不会停留在原地,到时候想要再追上就麻烦了。

    但付出了这么大代价,却让还是让古正奇逃走的话,那无论战斗结束后古正奇是死是活,回到蜀山他都会被别人笑话,毕竟这是他带的队,而且足足七位筑基修士。

    眼中闪过一丝不舍的波光,见光罩内的魔气还在消磨那道御气剑术的剑芒,为首的修士不愿放过这个机会。

    下一刻,只见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柄通体泛白的小剑,剑身被白色灵光萦绕,拇指长短的剑身晶莹剔透。

    “符宝!”

    “这是符宝!”

    “师兄你竟然有符宝?!”

    看到白色小剑的时候,周围几位修士纷纷惊呼出声。

    为首修士心中戾气一闪,也不管蜀山有没有下达斩杀古正奇的命令。

    “诸位师弟可随我一同见证,煌奇已经彻底堕入魔道,如今为了阻止他屠戮生灵,我只有用这符宝将其彻底轰杀!”

    “师兄!”旁边一位修士面色动容。

    为首修士眼中寒光一闪:“师弟勿需多言!这枚符宝是我大伯赐予我的,用来诛杀此魔也不算浪费,还请诸位师弟为我掠阵!”

    说完,筑基中期的灵力疯狂灌注入白色小剑,只是片刻时间,激发小剑的灵力便已经积蓄完成。

    为首修士手中掐诀,轻喝一声:“去!”

    白色剑光犹如一道迅捷的闪电,眨眼掠过数十丈空间,直接将黑色的魔气光罩破开一个孔洞。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光幕颤动着化为无数的魔气溃散开来。

    在光芒破碎的一瞬间,六道剑光再次闪耀而起,齐齐斩向一片黑雾的中央。

    “啊!”

    一声悲愤的嘶吼乍然响起,一道暗红色的身影突然自漆黑的魔雾中冲了出来,如墨的长发凌乱散落着,浑身破损的衣袍已经被鲜血浸湿。

    古正奇硬生生扛着众人的攻击,选择了先前释放大招灵力虚空的煌贵,魔气包裹着身躯就这么撞了过去。

    煌贵神色大骇间立马避过了身子,直接将身后的路让给了古正奇。

    为首修士面色一变,语气冷厉道:“追!”

    话音一落,他的身形瞬间就窜了出去,可当跑了十数米后,回头却发现其他几个师弟全都站在原地不动,一个个眼神尴尬的望着自己。

    “师师兄,煌奇现在的气息还有点儿太强了,我们等会儿再去追吧!”

    “是啊师兄!反正他遭受反噬之后肯定跑不远的,我们待会儿再追也不迟啊!”

    为首修士气得发抖:“你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