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静谧的丛林中。

    明亮的阳光刺透层层枝叶,在松软的林地上撒下斑驳的金色光点。

    一只体型娇小的白羽云雀许是飞累了,神情警惕的站在古木最顶端的枝头上休息。

    在其身后不到三尺的隐蔽叶片下,一条碧绿鳞蛇轻轻的吞吐着暗红色的蛇信,冰冷的竖瞳中已经映照出了云雀洁白的羽毛。

    在探查四周没有危险后,云雀随时准备展翅的姿态放缓了下来,在其稍微松懈的刹那,一道激射的碧光猛然从叶片后方蹿了出来。

    云雀瞬间炸毛,可就在这时,一柄寒光湛湛的长剑,在漆黑魔气裹挟之下,以更加快捷的速度刺向了白羽云雀。

    密林古树沙沙作响,一袭黑袍身形掠上树梢,将法剑刺穿的云雀与鳞蛇一起拔了下来。

    下一刻,只见黑袍身影周身魔气激荡,两只动物当即被震成一团血雾,捕食者和猎物完全混杂在了一起,随后漆黑如墨的魔气立即将这团席卷吞噬,开始疯狂的进食。

    黑袍身影伫立与古树之巅,紧紧等待着血腥味平复下心中的躁动,他微微仰头望向金光耀眼的天空,黑袍帷帽下显露出了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容。

    嘴唇乌紫,眉宇间永远萦绕着如墨般的黑色魔气,仿佛浓郁得化不开一样,一条条鼓起的粗筋爬满脸庞,如同千足触手的剧毒蜈蚣。

    此人真是从蜀山逃离的古正奇,从蜀山逃离小半年的时间,这位曾经样貌俊朗的仙门弟子,如今却换上了一副修罗厉鬼的面容。

    其手中绽放着森森寒意的法剑,自然就是燕南知本剑了。

    经历了小半年的杀戮,燕南知这柄曾经不曾沾染过多鲜血的法剑,也彻底在杀戮之中沉沦了,几乎每一日都开荤的他,剑身已经被血腥浸染上了一层浓郁的煞气。

    有时燕南知在回想待在蜀山的日子,当时他还觉得每天困顿于居室内的日子枯燥无味。

    可随古正奇逃亡的这段日子以来,他天天都能见着美丽的风景和血色的杀戮,却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愉快。

    即使知道自己所处的是一段已经过去的历史,可燕南知还是被所历所感给深深的刺动了。

    他无法把这些时日的经历当作一场梦,因为对于他而言,杀戮与逃亡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虽然只是身为一柄剑,但他也是无比的真实参与了每一场战斗。

    燕南知还清晰的记得,在四个月前爆发的那场大战,差点儿让古正奇这位入魔不久的剑修直接嗝屁。

    不过古正奇这家伙,也的确让燕南知佩服不已。

    这家伙当时凭着一股子恨意,硬是拖着处于垂死边缘的身躯,在蜀山弟子后续的追捕中,活生生的冲杀了出来。

    不过这也让古正奇在彻底堕入魔道深渊的路途上,再次迈进了一大截。

    在燕南知的感知中,古正奇在接受魔性反噬时,有滔天的愤怒和无尽的杀意,化作汹涌澎湃的浪潮淹没他的脑海,只有恨意还能使他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支撑着他苦苦挣扎。

    燕南知无法完全体会到古正奇内心之中的感受,但古正奇在那场战斗结束之后所承受的反噬,仅是当时剑意传递而来的情绪,就让燕南知体会无比的深刻。

    也正是那一次反噬,使古正奇的魔性压过了理智,他时不时的会突然发狂,变得无比狂暴和嗜血。

    每次魔性爆发,都要用血液喂饱身体里的魔性,才能让理智短暂的恢复过来。

    燕南知记得,在古正奇第一次魔性爆发的时候,当时他们正在被蜀山弟子追踪,藏身躲避在一处小县城。

    魔性爆发之后,轻易就被蜀山弟子发现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伤及了数百凡人,古正奇付出半条命之后,将九位筑基修士剑毙了四个,再次重伤逃走。

    也是那一战之后,蜀山颁布了对古正奇的追杀敕令。

    之前因为气鬼的原因,还有古正奇并未对蜀山弟子下杀手,所以蜀山只有筑基境界的弟子组队来追捕古正奇。

    可当蜀山弟子出现死亡后,蜀山就有金丹修士亲自下山来追杀古正奇。

    而古正奇与追踪的蜀山弟子多次大战之后,也知道自己会引起金丹修士追捕,所以更加的注重隐藏自己的踪迹,为的就是防止自己在魔性爆发的时候被金丹修士堵住。

    不过如今的古正奇,已经完全不将蜀山筑基弟子的威胁放在心上,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

    沉沦魔道之后,古正奇的修为的确提升得很快,燕南知见证着他一步步走来。

    因为当初答应气鬼不滥杀无辜,所以古正奇一直在隐忍着不对普通人类杀戮。

    他一边猎杀野兽妖物,摄取动物的血液来压制魔性,另一边则是暗自探查李秀的踪迹。

    在四下探听中,包括在几个大型商会购买了消息,现在已经确认李秀就在大豐帝国国度,同时在那里的还有那位魔帝后裔。

    大豐帝国作为皇极洲与魔洲的交界边缘,其中各种修行势力鱼龙混杂。

    不仅是皇极洲与魔洲的势力,还有其他洲的一些修士也通常喜欢聚集在那里,而大豐国都更是可堪称群魔乱舞的局势。

    古正奇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大豐帝国的国都。

    一袭黑袍缓缓的穿过密林,踏上无垠的荒野,前方隐隐可以望到一座恢宏的城池轮廓。

    一路上为了躲避蜀山金丹修士的追捕,硬是花了小半年的时间,才终于到了这里。

    “李秀!我来了!来取你性命!”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古正奇的杀心再次开始缓缓涌动。

    大豐国都。

    作为帝国首都,自然是有元婴大修坐镇,而且城中金丹修士不在少数,其中有家族势力,有宗门帮派,也有游荡散修

    混杂的种种势力,让这座国都繁华而又喧燥,在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争斗发生,有数不清的修士死亡,了结了无尽的恩怨

    李秀从蜀山逃逸之后,也正是这座国都,才让其有了一个简单的庇护所,使蜀山追捕来的修士束缚手脚,不能光明正大的追杀于他。

    城门,一队练气士兵看见浓郁魔气的黑袍,神色没有丝毫诧异,像这样的魔修他们见过太多了。

    一位手持青铜铁戈的士兵直接拦在古正奇身前,神情冷漠的伸出手,道:“入城令,如果是初次进城没有入城令的,缴纳一百块下品灵石,可在城内待上一天,一次性缴纳一千灵石可获得入城令,一个月内出入无需再次缴费。”

    帷帽下古正奇猩红的瞳孔微微一凛,一股强迫的杀意压迫向周围的士兵,顿时一片金戈玎珰之声,数十位士兵立马行成了合围之势。

    一群人目光冰冷的打量着古正奇,一群练气修士,却比筑基修士的气势更足,甚至不远处的筑基统领,连目光都懒得投过来。

    在众多金戈的锋芒之下,古正奇缓缓的掏出了一百灵石,扔给了刚才说话的练气士兵。

    “进去吧!”

    士兵点了点,确认无误之后,让周围士兵放行。

    入城之后,古正奇没有去打探消息,因为他知道那没有意义。

    李秀,大酆帝国最有名的魔道新秀,虽然没有正式加入魔道势力,但却被魔音宫少主奉为座上宾。

    而魔音宫,是大豐国都最顶尖的一列势力,通常有两到三位金丹魔修常驻大豐国都。

    李秀就在魔音宫,因为魔音宫的存在,连蜀山的追杀都被限制了,所以想要诛杀李秀,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时机,细细谋划。

    可这显然不适合古正奇,如今处于大豐国都,这里的大修士不下数十,而他体内的魔性会不定期爆发,每次爆发就必须要大量的新鲜血液压制。

    虽然城中并不禁厮杀,可街道上也是有城卫军巡逻的,就算想要杀人摄血,也只能在偏僻的巷子里寻找猎物下手。

    虽然古正奇相信在这里猎物并不难找,但这样的猎杀效率,显然并不能获得足够的鲜血,以满足日益贪婪的魔性。

    而且危险性很大!

    古正奇现在毕竟只是一位筑基修士,虽然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加上魔气与剑意的加持,让他可以藐视大多数都筑基修士。

    但这里是帝国国度,实力强横之辈不在少数,绝对的藏龙卧虎,稍微一不小心就得翻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魔性的原因,古正奇自己心里清楚,如今他距离彻底堕入魔道深渊已经越来越近了,每天保持清醒理智的时间越来越少。

    现在他还能凭借一股子恨意,将魔性短暂的压制住,可这样的压制会使魔性愈加凶猛的爆发,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他要在自己的脑海还能思考,意识还记得复仇的时候,将李秀亲自手刃!

    不然等完全丧失理智,沦为一尊杀戮机器的时候,就算最后凭着执念报了仇,他也不会知道了。

    所以,古正奇最终的选择,让他直接来到了魔音宫驻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