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袭净雅的青色道袍,裹挟着邪恶的黑色魔气,古正奇缓步停在一栋奢华的朱红色宅邸前。

    “我叫煌奇,蜀山正阳殿弟子!”

    听见古正奇自报家门,看守大门的几位魔道修士面色大惊,顿时气机纷纷锁定古正奇,以防他突然动手。

    “你是魔修!你想干什么?”

    一声厉喝自护卫口中响起,古正奇将身后的法剑亮了出来,汹涌的剑意开始肆掠四周的空间。

    “我们蜀山师祖与你们魔帝一战未果,如今我来继续这场战斗,叫你们魔音宫所有的人全部出来,今日同阶一战,生死无怨!”

    剑意掀起的动静瞬间吸引了许多人,只是片刻时间,魔音宫驻地之前的大街上,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观众。

    “这剑意好强啊!这里可是魔音宫的地盘,这魔修想干嘛?”

    “这么厉害的魔气,听说魔音宫少主特别敬重魔道天才,这个月都已经招揽了好几个了,这个不会也是来加入魔音宫的吧?”

    “在人家大门口释放剑意挑衅,这家伙就算想要加入,魔音宫也不可能要他,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是来寻仇的。”

    “寻仇?嘿嘿!一个筑基修士跑到魔音宫来寻仇,你觉得是他太蠢,还是你太傻?”

    这条街道上居住的都是大豐帝国内顶级一列的势力,只有这些势力才能肆无忌惮的看戏,这也是古正奇想要的。

    街道上的动静,很快将魔音宫内的人吸引了出来。

    拢共三个人,为首的穿着一身血红色锦衣,这是一位面容阴翳的瘦削中年,筑基大圆满的修为气息,身上散发的魔气看起来并不比古正奇弱多少。

    其他两个也是筑基修士,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身上皆是萦绕着淡淡的魔气,不出意外应该也是魔修。

    见能说上话的出来了,古正奇再次重复先前的话语:“我乃蜀山弟子,来此是想挑战魔音宫同阶修士,以续半年之前我派师祖与魔帝之间的战斗!”

    “今日,我便在此门前摆擂,魔音宫所有金丹之下的修士皆可前来一战,旦凡出战者,战死方休!”

    随着战死方休四个字脱口,肃杀的气势瞬间荡过周遭空气,围观的群众神情激奋。

    “哦豁?摆擂台啊,这个老子最喜欢了!”

    “我也喜欢,很久没有看到打生死擂的了,不过比起这个,我其实更喜欢看到魔音宫被人堵门,哈哈!”

    “哈哈!谁说不是呢,魔音宫那群魔崽子老子早就看不顺眼了,今天有好戏看了!”

    “这小子真有种啊!虽然有后台,不过一个人就敢来堵门,也不怕被那些魔王直接杀了泄愤!”

    “应该不会,你没听他说他门派的师祖和魔帝大战吗,既然有元婴大修在后面撑腰,同阶摆擂挑战的话,魔音宫还不至于如此丢份!”

    听着人群的喧议,古正奇心中稍稍一定,这也是他能想出的最好办法。

    以蜀山的名义上门挑战,接着引导足够多的观众,让魔音宫没有机会瞬杀自己,而后在众口铄言之下,给自己争取与魔音宫修士的同阶一战。

    只要同阶一战,他就有机会引出李秀和那位魔帝后裔,古正奇只是筑基境界,这是唯一能够杀人复仇的方法。

    阴翳中年扫视着围在魔音宫前的人群,接着目光投向古正奇,阴沉的面容上仿佛没有丝毫的表情:“你是蜀山的修士,你是魔修?还是剑修?”

    古正奇冷冷的打量着他,语气冰冷的吐出一句话:“半年前魔帝被我蜀山师祖斩掉一臂,仓皇逃窜,如今我煌奇在此摆擂,魔音宫可有敢与我一战之人!”

    “放肆!”

    刺骨的寒意猛然从阴翳中年的身上爆发,数股森寒的杀意弥漫周遭,围观的观众却没有丝毫害怕,反而开始了哄然热议。

    “卧槽!蜃音魔帝被人斩了一臂,还抱头鼠窜,是不是真的啊?”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真的,你看魔血那家伙气急败坏的样子,要不是他主子真的被人砍了,他怎么可能是这幅表情,所以我猜这件事绝对是八九不离十!”

    “怪不得这小子敢独自上门挑战,原来人家这后台还真的是够硬的!”

    “话说蜀山是何宗派啊?有元婴大修的势力以前竟然没有听说过!”

    “我也不知,不过几个月前,蜃音魔帝在豐幽谷与一位元婴剑修大战,整个豐幽谷方圆数百里的地域被毁得面目全非,听说最后连皇族那位老祖宗都惊动了!”

    “元婴剑修!这蜀山竟这么厉害!难怪能斩下魔帝一臂!”

    见周围愈演愈热的议论,魔音宫的人坐不住了,阴翳中年为首的三人更是按捺不住欲要直接对古正奇出手。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人群里传来,几道青色道袍的身影越过围观的群众,来到了最前面。

    “煌奇!你果然还是来了!”

    “煌奇,我们已经通知气伤和气祥两位师叔,他们很快就会到了!”

    “煌奇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呢!”

    最后说话的是一位身形娇小的女子,正是当初将煌月死讯告知古正奇的煌鲤。

    煌鲤一脸疼惜的盯着古正奇,自从古正奇逃离蜀山之后,她逐渐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

    她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了师兄入魔,包括被古正奇杀死的那几位蜀山弟子。

    对于那些弟子的死,煌鲤都感觉有自己的罪过在里面,如果不是自己告知古正奇煌月的死讯,那这些悲剧就很可能不会发生。

    所以她为了减轻心里的负罪感,主动申请来大豐帝国蹲守古正奇,没想到时隔小半年之后再次看见古正奇,却发现早已是物是人非。

    突然出现的蜀山修士,让阴翳中年三人停下了动作,而古正奇这时却徒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很开心,狰狞的面容上都堆满了笑意,嘴角张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他是真的开心,因为一切都跟他设想的一样。

    有他和李秀这两个蜀山通缉的人在外面,蜀山绝对不会放弃对大豐国都的监视,不仅是传递消息的暗线弟子,更有一群筑基修士亲自蹲守。

    而在自己引动金丹修士下山追捕后,这大豐国都自然也不会被金丹修士放过,而蜀山的这些筑基弟子和金丹修士,就是他可以引出李秀和魔帝后裔的真正底气。

    古正奇之所以有把握冒这个险,是因为虽然同为叛逃蜀山之人,但他与李秀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李秀是因为犯下大错,已经被蜀山除名,而他古正奇虽然也被蜀山下来追杀令,可他如今依然是蜀山弟子。

    有着师傅气鬼替他维持的一丝香火情分在,他就可以用另类的方法利用蜀山弟子的身份。

    站在蜀山的角度,古正奇入魔的罪过要比杀害弟子的罪过大,那些弟子是为了追捕他回蜀山才殒命的,所以蜀山追杀他更多的只是想给入魔事件一个交代。

    至于那些弟子的命,在蜀山下达追杀敕令的时候,古正奇最终的结果就只有一个,无论是最后有没有回到蜀山接受审判,他都是必死无疑。

    这就是蜀山对那些死去弟子的交代,古正奇必死!

    古正奇当然明白这些,其实自从魔性爆发杀死那些弟子的时候,古正奇就知道他与蜀山之间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而他却丝毫不担忧未来的结局,因为他早就有了身陨的准备,就算不被蜀山追杀而死,最终也会被魔性彻底吞噬理智。

    他不想有一天自己的意识丧失之后,这具身躯被一个嗜血的魔头操控,那时候的古正奇也不再会是他。

    所以,他要用命换一个复仇的机会。

    目标自然是拖着李秀与魔帝后裔一起消亡,如果情况不允许,那至少要拉着其中一个陪自己一块儿上路。

    蜀山弟子出现后,有矛盾的几方都克制住没有立即动手,他们都在等待。

    而街道上都观众却越来越多了,不仅将宽敞的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连附近的许多楼阁之上也挤满了人。

    半晌。

    两道剑气流光联袂而来,直径落到观众们自觉空出来的圈子中。

    蜀山众人纷纷行礼:“见过二位师叔!”

    同时,魔音宫内也涌出了两股金丹的法力气息,一红一蓝两道身影从门内走出,后面还跟着一群筑基修士。

    在两位金丹魔修身旁,是一位白衣胜雪的俊朗男子,手中轻晃着一柄折扇,两只眼睛中生着诡异的重瞳。

    在白衣男子身后,是一张燕南知熟悉的面容,身穿浅灰色的鹤纹长衫,手中握着一柄古鞘长剑。

    看到李秀的一瞬间,古正奇身上的魔气乍然沸腾了起来,瞳孔被猩红的血色充盈,他紧咬着牙吐出了两个字。

    “李!秀!”

    其他蜀山弟子也皆是愤怒的看着李秀,纷纷开口怒骂:

    “李秀!你这个邪魔终于露面了!”

    “李秀你这个丧尽天良的逆徒!我祖师殿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李秀,你逃不了多久的,我蜀山定会将你诛杀”

    面对众人的谩骂,李秀的脸色风轻云淡,一如曾经那个燕南知熟悉的修道少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