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魔音宫宅邸之前,四位金丹气机对峙,相互审视打量。

    红衣魔王率先开口道:“这里是大豐国都,你们蜀山不会想在这城中爆发金丹之战吧?”

    蜀山两位金丹皆是麻衣装扮,不过二者身上的气质却有很大的不同,气息略显阴郁的是气伤,气祥则是面带一副和煦的微笑。

    气祥刚欲说话,气伤便冷冷的道:“正廉师叔与蜃音魔帝的恩怨我们不管,不过李秀与煌奇二人乃是我们蜀山的通缉叛逆,今日我们必须带回这两人,不论死活!”

    此言一出,顿时又震惊了一票观众。

    “这金丹修士说什么?叫煌奇的那小子也是叛徒?”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卧槽!这小子也忒狠了吧,被自己宗门通缉也敢来堵门,这操作真特么让老子无话可说!”

    “这小子完了,两边都要他死,看来这家伙真的是脑子秀逗了!”

    面对众多不看好的言论,古正奇神色冷漠,直径将目光投向蜀山的两位金丹,嘶哑的语气低沉坚定:

    “二位师叔,煌奇自知自己死不足惜,不过希望二位师叔能够看着我师傅的份上,给我一个复仇的机会,我要亲自杀了李秀还有那个畜生!”

    古正奇毫不掩饰的杀意,向着李秀二人蜂蛹而去。

    白衣重瞳的青年嘴角微微噙笑,神情悠然的把玩着折扇,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周遭磅礴的杀气。

    李秀则是神色淡然的望着古正奇,他自出来到现在一直都在沉默,仿佛众人谩骂与敌视的对象并不是他。

    当古正奇拔剑指向他的时候,李秀平静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不过他说的话却让现场众人感到意外。

    “你这柄剑叫什么名字?”

    李秀目光打量着古正奇手中的法剑,淡淡道:“离开蜀山时,我的紫空剑断了,不出意外应该会被扔到剑冢,你这柄剑,让我感到有点儿熟悉。”

    其余人皆是一脸的茫然,身为法剑本剑的燕南知却是震撼不已。

    李秀这是怎么回事?

    我都换了一个马甲了,他居然能够感知到我的存在?

    要知道李秀当初的法剑紫空,和古正奇如今的法剑,无论是剑身形状还是孕养的剑意,都完全没有半点的相似之处。

    可李秀竟然还能有熟悉之感,难道说这家伙真的对曾经的法剑爱得深沉?

    李秀似乎在等待着古正奇的回应,但古正奇却不愿和他过多废话。

    见蜀山两位金丹没有说话,古正奇知道,这是默许了他的请求,除了他师傅气鬼的原因。

    还有就是因为处于大豐国都,金丹境界不便动手,而在双方对峙的局面下,自己和李秀一战,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古正奇猩红的瞳孔死死的盯着李秀,声音冰冷道:“我半年前自蜀山逃离,师傅为了我主动看守剑冢,放弃了破境元婴的希望。”

    “我逃亡的这些时日,脑海中一直有无数道声音在折磨着我,我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魔性侵蚀,在我失手杀了蜀山的师兄弟后,每天都要摄取大量的野兽血液才能压制魔性。”

    “这半年之中我杀戮无算,就是为了能够活着见到你,然后,亲手宰了你!”

    这一刻古正奇,正逐渐开始释放心里的魔性,他要魔性赋予自己的力量,且这一战之后,他也不需要再苦苦的支撑了。

    面对古正奇的叫战,李秀缓步向前走去,刚欲踏下台阶,一柄折扇忽然挡在身前。

    “李道兄,若不想战,亦可不战!”这位魔帝后裔言语很是自信,旁边两位金丹魔王也是沉默表态支持。

    李秀朝重瞳青年回了一个微笑,而后走向台阶,继续向着古正奇走去。

    两人在魔音宫宅邸之前分立站定,李秀望着古正奇,神色平和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想要杀我,煌月虽然不是我杀的,但的确因我而死,你想要复仇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了她入魔,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甚至是生命,值得吗?”

    李秀直言煌月是因他而死,面容上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色。

    燕南知一直在注视李秀,如今的李秀,让他感到了一丝陌生,在现在这张波澜不惊的面孔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初苦修的沉闷气质。

    与那时的李秀相比,这个李秀似乎显得更加的儒雅,愈发的从容。

    别人都说他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才从蜀山畏罪叛逃,然而燕南知却是知晓,李秀叛离蜀山有别的原因。

    燕南知还记得李秀怒吼出梅莺背叛他,而燕南知知道梅莺不仅没有死,还成功加入了祖师殿,听说修为进展得也很快。

    知道内幕的燕南知,不难猜出其中的缘由,李秀这家伙应该也是和古正奇一样,都是可怜人。

    甚至他比古正奇还要惨一点儿,因为他不仅被心爱的师妹背叛,最后还被蜀山除名追杀。

    而燕南知之所以敢这么判定,是因为他并没有在李秀身上察觉到魔气,李秀依然还是那个纯粹的剑修。

    他与李秀相伴数载,最为清楚李秀的性格,如果不是像古正奇一样入魔而导致性情大变的话,曾经那个李秀是不可能干出丧心病狂的事情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真的遭受了梅莺的背叛。

    所以比起古正奇的遭遇,李秀委实是要更加凄凉一些。

    其实在燕南知看来,李秀问古正奇值得吗,更像是在给他自己寻求一个答案。

    因为都是情爱导致的结果,但古正奇找李秀复仇原因,却与李秀叛逃蜀山的恰恰相反。

    古正奇没有心思回答李秀的话,他此时一心想的就是如何杀死李秀。

    面对李秀,即使有魔性的战力加持,他亦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虽然李秀与他同样处于筑基大圆满,可李秀却是蜀山曾经的大师兄,祖师殿煌字辈的第一人,他的实力,绝对会不弱。

    滔天的恐怖魔气自古正奇身上爆发,青色的道袍瞬间被浓郁的黑雾笼罩,周围的观众纷纷避让,许多避之不及的修士,都感受到了魔气中传递出来的那种对血腥味的渴望。

    在古正奇彻底放开压制后,这由魔性诞生的魔气,已经仿佛一尊有生命活性的生灵。

    魔气汹涌,朝着周围的街区弥散,几位金丹连忙出手,法力化作的光幕将古正奇与李秀笼罩其中,为他们设立战场。

    自魔气中逃出的一众修士,皆是一脸后怕之色,有的还在心有余悸的呼气。

    “太可怕了,这家伙的魔性怎么这么强?”

    “是啊!老子也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刚才差点被吓死了!”

    “这家伙要是转修魔道,光凭这身魔气,我觉得都能轻易成就金丹了!”

    “呵呵!转修魔道,你说起来容易,不过对这小子来说根本就不可能,没有魔道大修士护持,这小子连转修的第一步都渡不过去,刚散功就会被魔气反噬而亡!”

    “他俩真的要打起来了,你们说这算不算同门相残?”

    说话的修士言语刚脱口,便看到蜀山金丹修士锐利的目光向自己射来。

    这位修士脸色顿时一苦,脸上带着歉意连连躬身,见金丹的目光移开后,慌不迭的往人群里缩了缩身子。

    古正奇身负魔气的强大,让所有观众都有了直观的感受,包括蜀山的一众修士,也纷纷露出惊诧之色。

    “怪不得要师叔们亲自下山追捕,他入魔之后的实力提升得太快了!”

    “数月之前,有七位师兄用伏魔剑阵对付他,却还是被他逃走了,听说那时他才筑基后期的修为。”

    “煌奇之前是正阳殿煌字辈弟子中最强的,他有如此战力其实并不奇怪!”

    “你们觉得他们二人谁会胜?”

    “谁输谁赢都没关系,反正以他们二人的罪过都是必死无疑,不过平心而论,我还是希望煌奇能够赢吧!”

    “煌奇师兄”

    金丹圈定的战场内,恐怖的魔气已经充斥满四周的空间,空气中魔气肆掠,将法力光幕镀上一层黯淡的阴影。

    墨色的魔气浪潮不断呼啸,一缕缕凌厉的剑意隐藏在其中,仿佛择人而噬的阴狠毒蛇。

    古正奇抬起法剑,周遭魔气涌动,漆黑的气束浪潮翻滚,犹如黑暗深渊中探出的幽灵触手。

    在古正奇正前方三丈之外,面对夹杂着剑意的恐怖魔气,浅灰长衫的身影犹如巍峨的雄峰一般,静静的伫立不动。

    当剑光亮起的一刻,李秀清淡的声音缓缓响起:“我理解你想复仇的心情,但却不赞同你复仇的选择,因为你并不清楚仇人的实力。”

    “你应该在打探清仇人的实力之后,有了十足的把握再来复仇,不然不仅仇报不了,而且连复仇的机会都会失去!”

    古正奇刚斩出一记剑光,便听见手中的法剑轻轻颤鸣,猩红的瞳孔徒然一缩,无尽的悸意自心底如泉水般涌出。

    “铮!”

    这声剑鸣是从李秀手中的古鞘长剑传来的,剑还未出鞘,清脆的剑鸣便响彻这片空间,传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霎那间,无数剑鸣之声响起,一柄柄长剑喑哑之声在街道上争鸣,仿佛都在隔着法力光幕回应里面的那柄剑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