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倏然出现的剑意,犹如一道直刺入蒙蒙雾霭中的耀眼阳光,将浓郁的黑色魔气瞬间化开。

    光幕内阴暗的格调一扫而空,李秀手中古剑泛起晶莹的灵力光芒,对面是古正奇呆滞的身影。

    街道上哗然声四起。

    “筑基剑意!”

    “他是筑基剑修!”

    “筑基境界无法延寿,观此子面貌也不过二十年华,竟能在到达筑基大圆满的同时还领悟筑基剑意,真是天纵之才,有仙人之姿!”

    “这蜀山究竟是何势力?一位叛逃的弟子竟有如此天资!”

    “怪不得能成为魔音宫少主的座上宾,与其相比,老夫蹉跎的这数十年光阴简直就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人群中感慨之声不绝于耳,一众蜀山弟子脸上的表情也是震撼纷呈。

    “李秀领悟了筑基剑意?”

    “他领悟了筑基剑意,岂不是说他已经可以准备破境金丹了?”

    “李秀天赋再强,可他犯下大逆不道之罪,别说领悟筑基剑意,就算是金丹剑意他也必须得死!”

    蜀山的两位金丹亦是惊诧莫名,气祥神色复杂的打量着李秀:“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上我们了,煌字辈弟子中当数你为第一,日后有望剑仙之境,可惜却误入歧途,欸!”

    李秀平静的望着蜀山两位金丹,脸上展露出不置可否的笑意,轻声道:“我为什么逃离蜀山,其他弟子可能不清楚,但两位师叔也不知晓吗?”

    “哼!”气伤冷哼一声。

    李秀继续笑了笑,也不再多言。

    他知道说这些没用,自己当初反杀的那位弟子是一位师祖的直系后人,那位师祖当时虽然在闭关,可这些气字辈的师叔都不愿得罪那位。

    其中包括了他的师傅,李秀逃离蜀山之后曾仔细回想过,他觉得梅莺和那位弟子的事情,也许就是他师傅默认了的。

    一切都只因为那位师祖正在破境剑仙,所以最后刑罚殿才会给予他除名追杀的通缉敕令。

    其间种种,是李秀在被追杀的途中参悟透彻的,其实他能领悟筑基剑意,也是从这件事情中获得的感悟。

    “李秀!”

    被众人无视的古正奇忽然出声:“纵然你领悟了筑基剑意,但我还是要杀你!今日你我二人,注定只有一个能从这光幕离开。”

    坚决果断的宣言,顿时激起了一片观众的热议。

    “这小子不仅脑子秀逗,而且还很刚啊,明知道人家领悟了筑基剑意还要死战,以为自己头很铁吗?”

    “不!因为这家伙除了死战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两边都不会放过他,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选择怎么死!”

    “这小子真可怜”

    “白瞎了这一身的恐怖魔气”

    在李秀筑基剑意展露之后,就没有人继续看好古正奇。

    因为同为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一边是号称同阶无敌的剑修,一边是不能自控魔气,孰强孰弱直接一目了然。

    古正奇紧握长剑,这次他以自身的练气剑意为先驱,为魔气保驾护航,以此来对抗李秀的筑基剑意。

    “欸!这小子虽然魔气强悍,但对上筑基剑修,胜算依旧小的可怜!”

    人群中叹息之声刚刚响起,众人便看见晶莹的剑光轻易的撕裂魔气浪潮,而古正奇手中的长剑更是一阵颤动,清脆的剑鸣声不断响起。

    “怎么回事?连敌人手中的剑也能控制,那魔修小子不是也领悟了练气剑意吗?筑基剑意真的有这么厉害?”眼尖的修士一眼就看出古正奇手里的法剑不对劲。

    “剑被控制了吗?那小子危险了!”

    “什么危险了,直接就是没得打了好吗!我赌那小子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

    古正奇第一时间便发现法剑出了问题。

    自己的剑在什么时候被影响到了?他竟然一点儿都没察觉到!

    古正奇目光死死的望向李秀,身上的剑意疯狂的灌入法剑之中,想要驱散李秀剑意的影响。

    李秀眼中则是闪过一丝迷茫,玄妙的气息穿透古正奇的剑意,落在了燕南知化身的法剑上。

    蓦然地,一串兴奋的笑声打破了沉重的气氛。

    “哈哈哈哈!”

    众人不解的看着李秀徒然发笑,甚至人们在那张一直淡然的脸庞上,看到了些许滂湃的激动。

    李秀没有动手,而是目光灼灼的打量着古正奇手中的法剑,神色略显兴奋:“煌奇,你知道筑基剑意与练气剑意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不待古正奇回应,李秀自顾自说道:“当初我领悟练气剑意时,我发现自己似乎能赋予剑器灵魂,将剑化为我自己的一部分,将我的意识注入剑器中能让剑为我战斗。”

    “而领悟筑基剑意时,我发现能将自己的情绪也一同赋予剑器,让剑感受我的愤怒,感受我的绝望,也让剑诞生愤怒和绝望。”

    古正奇的话如同洪钟大吕在燕南知心中响起,仿佛在无边的黑暗之中看到了黎明的一缕曙光。

    他脑海里不断回放与古正奇逃亡的日子,有古正奇入魔暴走的画面,有冰凉的剑身蘸染鲜血的场景。

    他感受过古正奇被魔性侵蚀的愤怒与痛苦,也体会到那些倒在剑下的生灵迎接死亡的绝望与悲伤。

    颤鸣的长剑陷入了寂静,李秀脸上的笑意愈发的兴奋,他领悟的筑基剑意纷纷涌入燕南知化作的法剑。

    “煌奇,谢谢你!”

    李秀感激的看着古正奇,表情没有丝毫的作伪,这让街道上的观众掀起了轩然大波。

    无数人摸不着头脑,皆是一副茫然的面孔充满了疑惑之色。

    “怎么回事?这两个家伙怎么不打了,难道要和好了?”

    “什么?!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李秀刚才说的是谢谢,老子没有听错!”

    “这就不打了?老子还想看看筑基剑修的剑有多凌厉呢!”

    古正奇看着手中的法剑,自身灌注的剑意如牛沉大海,法剑不仅没有丝毫的反应,连相连的气机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怎么会这样?

    古正奇心里骇然,这绝对不是筑基剑意能做到的事情,但问题肯定出自李秀的身上。

    李秀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轻笑道:“在看到你这柄剑的时候我就感到熟悉,原来真的是紫空被重铸了,我能感知到它,就是紫空!”

    古正奇却根本不信:“这柄剑是我得赐道号之时在剑冢挑选的,自练气九层便一直陪伴着我,如今已有七年之久。”

    “而你的法剑断毁不到一年时间,至今仍在剑冢,这柄剑如何可能是你的!”

    李秀闻言有些错愕,但还是坚定道:“这柄剑的确就是紫空,虽然现在剑上气机是与你相连,而且孕养的剑意也不同,但我是不会认错的!”

    “不可能!”

    古正奇亦是坚信自己的想法,自己以前跟李秀压根儿没什么交集,自己的法剑怎么可能会与他扯上关系呢?

    古正奇不愿相信,而周围的观众却是感到一阵奇怪。

    “这两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刚才还要死要活的,现在怎么争抢起一柄剑来了?”

    “这什么蜀山的修士好像脑袋都有问题,那个魔修小子一心找死,那个天才剑修还硬说别人的剑是他的,情况太复杂,实在看不懂!”

    蜀山众修士却是懂门道的内行人,一众弟子也是忍不住议论纷纷。

    有弟子向两位金丹修士投去询问的目光:“师叔,李秀就算领悟了筑基剑意,也不可能控制煌奇师兄的法剑吧?”

    气祥半眯着眼,修长的剑眉微微蹙起,他也领悟了筑基剑意,可他也看不懂为什么古正奇的法剑会突然出现问题。

    煌鲤望向气祥,开口道:“师叔,煌奇师兄的法剑的确是练气境界时自剑冢挑选的,当时我们正阳殿一共四名弟子突破练气九层,我敢肯定师兄当初选的就是这柄剑!”

    而后又有些担忧道:“师叔,如果如果煌奇师兄败了的话,师叔能否出手将他救下,等带回蜀山再交由刑罚殿处置?”

    众人观望间,李秀忽然开口说道:“煌奇,若是你将紫空交还给我,我不仅不杀你,还能让魔音宫的魔道大修士助你转修魔道,让你有重新找我报仇的机会!”

    “痴心妄想!”

    “呸!李秀你这个逆徒,你自己都自身难保,竟然还想蛊惑煌奇,简直是丧心病狂!”

    “李秀!你已经完全堕入魔道了,你必死无疑!”

    李秀的话顿时引起蜀山一众修士的愤怒,惹得众弟子纷纷怒骂。

    李秀却全然没有看见似的,双眼直直的注视着古正奇,沉声道:“这是你唯一能活着复仇的机会!”

    古正奇阴郁可怖的面容沉默着,众人以为他在思考时,他却突然爆发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很大声,笑声中蕴含着难言的痛苦和无尽的戾气,然而等他笑到无力之后,笑声中透射出的却是深深的悲哀。

    浓黑的魔气中逐渐泛起一丝血光,古正奇心中滔天的杀意汹涌,血红的杀意凝结成紫色煞意,这让魔气中徒然多出了一股力量。

    “你说这是你的剑?呵呵!好!那我就用这柄剑来斩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