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场大战后还有个问题,那就是子阳揽月没有放火,反倒是黄巾阵营玩家竟然打算放火烧死子阳揽月。

    针对这个问题双方的玩家又开始打起了嘴仗。

    只是尽管吵的非常热闹,但竟然没人知道那些想烧死子阳揽月的玩家都是谁?

    或者说是有人刻意隐瞒了这些情况。

    “见过天使。”汉军主帐内卢植等人纷纷向左丰见礼。

    只是这称呼把司阳给雷的不轻,就左丰这样的还天使,那自己岂不是要成上帝。

    不过他也就想下而已,左丰是代表天子来巡查军情,所以才会被这样称呼。

    “各位大人不要客气,咱家承受不起。”左丰表面工作还是做的不错的。

    “各位大人,咱家也不懂这战场上打打杀杀的事,只是陛下非常担心这黄巾乱党现下状况,所以才差咱家前来了解下战况,卢大人德高望重,能否将目下情势告知。”

    左丰先是客套一番后才对卢植问道。

    毕竟之前这边一直都是卢植在作战,就算司阳来了也没和卢植争夺主帅的位置。

    “多谢陛下关心,末将在此地已与黄巾反贼相战数月,自皇甫大人和朱大人前来之后已经将贼首围困于城中,相信不出三月定能拿下。”

    卢植急忙回话道。

    “卢大人,如果咱家记得不错这黄巾反贼已经为祸甚久,像南阳、颍川多地也是声势浩大,不过都很快被平定,为何就此地耗时如此之久?”

    左丰一副很好奇的问道。

    左丰此话一出皇甫嵩和朱儁马上就相互看了眼,这事他们清楚呀,都是因为有了镇北将军这个不死者。

    其实两人还是很佩服子阳揽月的,不管人家有什么企图或者捞取了多少好处,但是他每次出现都能很快的解决战斗这是事实。

    “这别处的反贼都是普通乱党,数量也无法与此地相比较,再加上皇甫大人和朱大人统兵有方,自然平定的很快。”

    卢植有些惭愧的回答。

    只是他这样一说皇甫嵩和朱儁脸色就不好看了,你卢子干啥意思?

    你这是硬拉着我们一起去得罪镇北将军呀?

    “原来如此,可是陛下得到的战报为何也有镇北将军在其中,且几处大战都是镇北将军为主帅才得以灭敌,难道镇北将军竟然冒功不成?”

    左丰说着就瞪向司阳这边。

    “天使,明鉴,本将军是否有功皇甫大人和朱大人最有发言权,就连卢大人身后的那位刘玄德也曾与本将军一同战斗过,事实如何还请诸位明言。”

    司阳马上一副大义凌然的说道。

    “刘玄德?你且说说何时与镇北将军一同作战,战况又如何?”左丰首先对刘备问道。

    “回天使,在下确实曾与镇北将军在攻打广阳城时有所接触,只是广阳的贼军首领分别是在下两位义弟所杀,至于在下见到镇北将军时,他已经趁广阳城兵力空虚拿下了广阳城,还借陛下诏命打了刘焉大人公子刘范三十军棍。”

    刘备看了眼卢植一眼后才回答道。

    只是他的话一说完所有人脸色就变了,这刘备的话意偏向太明显,甚至是在给镇北将军扣罪名。

    刘备这样说本意肯定是不想凸显子阳揽月的功劳,但是他这样子确实有些过分。

    “大胆刘玄德,咱家和常待大人在陛下身边伺候多年,广阳一战的战报早已看过,不料你竟是如此忘恩负义之小人,尔等能统兵皆是镇北将军向刘焉大人推荐,打过刘范之后更是将统兵大任交予你手,甚至在战报中还向陛下说明你乃是流落在外的皇族,岂料你竟是如此小人。”

    左丰这下是真的生气,他也想不到刘备竟然是如此小人。

    只是他哪里知道刘备心里有多想踩死子阳揽月。

    这子阳揽月一来就拉拢自己两个义弟,甚至让关羽和张飞差点和自己翻脸。

    “天使息怒,在下也只是据实所诉,确实未曾和镇北将军一同正式作战,在下皇族的身份绝无虚假的。”

    刘备还继续辩解。

    不过他也知道这次肯定是得罪死了镇北将军,他确实没想到镇北将军竟然真上报过他的皇族身份。

    但既已这样自己就要硬挺下去,万一身份落实的话,今后绝不会比在场的任何一个差。

    “皇甫大人和朱大人也曾与镇北将军一同作战过,你们认为如何?”

    左丰深深看了刘备一样后转头对皇甫嵩和朱儁问道。

    “回天使,镇北将军不仅是不死者中的佼佼者,更是统兵奇才,尤其擅长出其不意,更因为是不死者的缘故,可将不死者的长处发挥极好。”

    皇甫嵩说到这朱儁又接着道:

    “南阳、颍川、汝南和曲阳城等地战斗中,镇北将军指挥得当,不仅用时很短,更是大大降低了我军损伤,可谓奇才。”

    皇甫嵩和朱儁这样一说连卢植脸色都变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二人如此推崇镇北将军。

    说实话他也是有点看不上这个镇北将军的,借助宦官上位,拿着陛下诏命冒领战功。

    但是皇甫嵩和朱儁可是当世名将,更是侠骨刚正之人,他们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

    “二位大人竟如此赞扬镇北将军,倒是镇北将军在战报上多次说是依靠二位大人才能获胜呢,看来二位大人倒是谦虚。”

    左丰绝对是圆滑之人。

    帮着司阳说话的他马上借口知道战报反过来夸赞人家。

    这一下却让刘备更加难堪起来,因为一对比他已经成了个小人。

    “对了,镇北将军之前是否已经杀了那三名贼首之一的张宝?”左丰忽然对司阳问道。

    “回天使,本将军是活捉了那张宝,不过尚未杀他,觉得在攻打这广宗的时候可以用来瓦解贼人军心,所以暂时留其多活几日。”

    司阳老实的回答。

    他这样一说就连卢植都是眼前一亮,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

    “镇北将军既然抓了张宝之前为何不说?难道镇北将军还想借此给自己留条退路。”

    一直没吭声的董卓突然一个大帽子就扣在了司阳头上。

    “董将军你这挑拨手段实在下乘,不说本将军已经歼灭数百万黄巾军,单凭陛下赐予的诏命你觉得我会背叛吗?难道董将军是质疑陛下的决定?”

    司阳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他不仅描述了下自己功绩,更是反手一个更大的帽子还给董卓。

    自己有陛下赐的诏命,你敢怀疑陛下看谁更倒霉?

    “董仲颖,镇北将军之诏命是陛下亲赐,此事咱家定将如实回禀陛下。”

    果然左丰被一个怀疑陛下给惹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