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使息怒息怒呀,董仲颖不是那个意思”

    董卓没想到自己被子阳揽月轻松回击一下就兜不住了。

    怀疑皇帝这罪名可不是谁都能抗住的,一个不好脑袋就得搬家。

    “卢大人,这个刘玄德是你的学生是吧?真是个好学生,今日咱家有些乏了,别的明日再说吧,听说这冀州之地甚是富饶,咱家倒是很想见识一番呢。”

    正当大家都以为左丰会继续发火的时候,左丰却突然说要休息。

    只是最后的话暗示意味太明显。

    “要不天使去我大营歇息如何?本将那可是有好酒相待。”

    司阳急忙“很懂事”的说道。

    “镇北将军此话不妥,天使乃是代表陛下而来,自然要在主营休息。”董卓这次的话倒是让大家觉得不错。

    “既然如此,那就委屈天使了,本将先回营。”司阳提有深意的说了声之后就告退。

    司阳走了卢植马上安排让左丰先休息下,他这边去装备饭食。

    不过他这次没有再吩咐刘备做任何事,所有的吩咐都是他自己安排的。

    只是当左丰看见卢植准备的饭食之后,那眉头直接就拧在了一起。

    “卢大人,咱家可有得罪与你?”左丰直接怒问。

    “天使自然没有得罪本将,不知天使因何发怒?”卢植有点迷糊的问道。

    “咱家既不曾得罪卢大人,那为何卢大人就让咱家吃着些粗食,这偌大个军营一点像样的饭菜都拿不出?”

    左丰直接说出了问题所在。

    “这天使有所不知,目前军中饭食都是如此,天使既然前来巡视自然要知道真实情况。”卢植说的还挺有道理。

    “卢子干,咱家问你,如是陛下亲至你是否如此?”左丰更加恼怒的问道。

    “陛下乃是万金之躯岂能至此危险之地,你一个黄门岂能与陛下相提并论。”卢植也反过来教训起左丰。

    “咱家只是陛下的一个奴才,自然不敢相提并论,只是咱家今次前来乃是代陛下巡查,你卢子干就是这样招待咱家的?”

    左丰说的似乎也没错,他毕竟也算是代天子来的。

    “天使息怒,末将马上命人从新置办,这饭食确是平时军中所食。”

    一边的皇甫嵩也看不过去说道。

    皇甫嵩和朱儁和子阳揽月接触多了之后也学得懂得变通了些,这左丰毕竟是代表天子而来,你拿自己平时的伙食招待确实有些怠慢,正常人家待客都不会如此呀。

    “皇甫大人何须如此,一个小小黄门而已,就算代天子前来也不该如此无礼,胆敢对本将指手画脚。”

    卢植竟然还要阻止皇甫嵩。

    不过他的话中也通露出了自己的不满,显然是觉得左丰胆敢对他不敬有些恼怒。

    而且这左丰话里话外的想要好处,这让他这倔脾气哪能忍。

    “好你个卢子干,咱家今日算是领教了,既然卢大人不喜咱家在此,咱家走就是。”

    左丰说完就出了大帐命人驾车直接去了司阳的大营。

    “卢大人你糊涂呀,这种人你与他置气作甚,他回去后要是在陛下面前参你一番你该如何?”

    皇甫嵩无奈的对卢植说道。

    “一个小小黄门何惧之有,等本将拿下这广宗城,到时陛下自然不会相信与他。”卢植无所谓的说道。

    皇甫嵩也不好再说什么,卢植说的不是没道理,只要尽快能拿下广宗陛下自然不会再怪罪什么。

    只是卢植还是对自己太自信了些。

    “左大人来啦,本将可是早已准备好了美酒美食,大家都有份。”

    司阳仿佛早就料到要发生什么一样。

    “适才就应该听将军的,结果闹的甚是不愉。”

    左丰在司阳面前倒也没啥不好意思的,直接将情况说了下。

    “不说他了,我们先吃好喝好再说,倒是那董卓回头应该会来的。”司阳很肯定的说道。

    董卓在这不仅寸功没立,还损失惨重,加上还可能会被扣上个怀疑陛下的罪名,他不想死的话绝对要找左丰说情。

    “竟然如此丰盛,多谢将军。”左丰看到司阳准备的饭菜后就马上道谢。

    他可是在司阳的领地吃过几天,至今还念念不忘,没想到今天又能大饱口福。

    至于跟他一起来的羽林卫和小黄门也同样有丰盛的招待,惊鸿酒也都配足。

    “大哥,你为何要对那啥天使说出那些话来?镇北将军对我等不薄,你这是不义。”

    司阳他们那边在吃喝,这边张飞在质问刘备。

    “三弟休要恼怒,大哥之前也是一时糊涂,更何况当着恩师的面为兄自是不能向着镇北将军说话。”

    刘备马上解释道。

    “那不帮就是,大哥你可是在害镇北将军,还亏得镇北将军还在帮你说话,如此不义之事大哥你如何能做?”

    张飞脾气火爆,这次当然是受不了。

    “三弟,你我三人才是自己人,他镇北将军再怎样不过是个外人,还是个厚颜无耻的不死者,你可不要被他蒙蔽。”

    刘备也有些不爽的说道。

    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为何这么讨厌子阳揽月,还是那种由内而外的讨厌,那感觉就如同是天敌一般。

    “大哥,此话未免过重,镇北将军有恩与我等,也未对我们兄弟不利,大哥不该针对于他。”

    一边的关羽终于也开了口。

    不过很明显关羽还是很念及兄弟之情的。

    刘备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又马上平复后说道:

    “二弟说的是,大哥此次也是为了恩师才会如此糊涂,大哥以后绝不再犯,二弟三弟勿要再生气。”

    只是一边的张飞却看见了刘备这瞬间的表情,不过张飞这次竟然当做没看见,而且也不再说话。

    “禀将军,董将军在账外求见。”吃到一半的时候守卫进来禀报。

    “你看,这不是来了吗?还真是耐不住性子呢。”司阳对左丰笑着说道。

    “将军神机妙算,真是让人敬佩,那咱家现在是见还是不见?”左丰马上恭维的问道。

    左丰按照职位也就是个五品官,而且还是属于内侍,严格来说是无权无势。

    但他是张让的人,更也是常年能接近皇帝的人,所以这种人能发挥出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而司阳现在和张让的关系很好,又是皇帝喜欢的红人,所以左丰对司阳可是一点也不敢傲气。

    “见,为何不见,请他进来,在加张桌子和餐食。”司阳直接吩咐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