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边大营相距有近五里,司阳理所当然的让关羽和张飞骑马过来。

    “将军这竟然如此热闹,难道又有何喜事?”张飞想到什么直接张口就问。

    “翼德说的不错,本将新得一员大将名叫赵子龙,今日就是让你们过来认识下,同时大家一起切磋切磋,只有你们这样的强者不断的切磋才能有所提升。”

    司阳也不隐瞒叫两人来的目的。

    “恭喜将军又得勇将,关某也很想领教一番。”这次是关羽表示道。

    他们知道司阳手下有几员猛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切磋,上次关羽和司阳的一番搏斗关羽竟然输了,他心中也是急于证明自己。

    加上和实力相当的高手切磋确实对自己进步确实有很大帮助的。

    司阳选的撸串场地位于自己大营的中间靠后一些,这样就算在城墙上也无法看清这里的情况,也没人能在大营外看见这里的情况。

    当一串串的烤肉发出诱人的香气时赵云终于知道什么叫撸串,难怪之前众将都是说多谢主公。

    “张翼德,我们先干了这坛再较量一番如何。”典韦直接塞给张飞一小坛惊鸿酒说道。

    “俺求之不得呢,干了。”张飞顿时就来了精神。

    两人直接一口闷了手中的酒然后就提着兵器走到场中开打。

    其他人都纷纷围观,高手切磋对自己也是有帮助的。

    张飞不愧是猛张飞,虽然典韦武力比他高,但是刚开始两人打的那是旗鼓相当。

    不过三十招一过张飞逐渐落入下风。

    “先停下,恶来你在地面上有些占便宜,翼德的兵器太长更适合马战。”司阳喊停了战斗。

    不过他说的是事实,张飞的丈八蛇矛确实比很多的枪矛都要长,步战施展起来确实有些吃亏。

    加上典韦有步战大成加持,步战张飞不可能打得过典韦。

    “马战俺照样能胜。”典韦可是有点不服。

    “好呀,咱们换马再战。”张飞也憋着一肚子的不服。

    “烤串好啦,你们确定先打?那我们先撸串了。”司阳故意说道。

    “哎呀,刚才活动一番正赶到腹中闹饥荒,吃饱了再打过。”张飞显然更抵挡不住撸串的威力。

    “俺也正好口渴的紧。”典韦天天跟着司阳,这方面的抵抗力稍微强些。

    只是他喝酒常被限制,今天能好好的喝自然也不能错过。

    “这撸串确实美味,主公的蓝山酒更是极品美酒。”赵云几口下去不由得感慨道。

    烤肉他当然吃过不少,但是有佐料和没佐料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至于蓝山酒现在可是司阳这边的专属酒,别处根本喝不到。

    “子龙,将军说你神勇无双,关云长想要领教一番。”几碗酒几个串下肚关羽首先找上了赵云。

    “云求之不得,请。”赵云也是豪气万分。

    这次两人直接马战,打的真的是旗鼓相当,整整两百回合下来竟然都没能分出高低,就连谁占上风都不好说。

    然后典韦再次和张飞马战,这次典韦的优势明显就小了很多,同样二百回合下来典韦也不过占了上风。

    因为马战张飞的丈八蛇矛就成了优势,典韦的双戟反倒成了劣势。

    当然既然是切磋肯定不能用暗器,不然典韦用火灵金刃的话绝对能很快胜了张飞。

    司阳给大家都准备了灵泉水,打累了喝点就能快速的恢复。

    很快黄忠和赵云又战了一百多回合,赵云落入下风。

    李进和张飞也大战了一百五十回合,张飞落入下风。

    典韦又和关羽大战一百五十合,关羽落入下风,因为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在长度和轻灵上都不比丈八蛇矛,所以优势没有张飞那么明显。

    最后高顺、张辽也上场和众将切磋了一番,两人虽然还要弱一些,但是和关羽张飞相比现在也能坚持个七八十回合的。

    一场撸串大战一直持续到半夜,众人都大呼过瘾,最后又拼起酒来都直接躺那睡去。

    司阳招呼几个兵过来在上面支起个棚子给众人挡露水,又给众人都盖了层领地产的毛毯。

    现在马上就十一月天,晚上已经很冷。

    当然就算不盖这些家伙也不一定会冻病,毕竟这里躺着的可是整个三国中最顶尖的一群武将。

    司阳实在忍不住录了一段视频,这么多猛将东倒西歪的躺那打呼噜,自己真发出去绝对会狠狠的火一把。

    处理完这些池月就过来了,然后两人一起飞到广宗城上空再次施展了一次恩义无双。

    只是这次的策反效果还是不到自己预计的一半左右,只有10万。

    前后两次策反司阳也才策反了广宗城23万人,这些大部分还都是四阶兵,五阶兵占了不到三成。

    不过目前广宗城内真正被自己策反的数量只有22万,还有一万很明显就是到瘿陶城外赌自己的那一批。

    但当时自己没靠近,没有办法命令那一万左右策反人员改变阵营制造混乱。

    一大早早饭还没吃卢植竟然带着刘备还有董卓就来到了司阳大营,不过他们被毫不客气的挡在了营外,直到司阳同意之后他们才能入内,这让卢植心中火气很旺。

    “镇北将军,此地乃是军营战场,你竟然纵容手下饮酒作乐,万一被敌军偷袭该当如何,你可知罪。”

    卢植直接就对司阳质问道。

    “卢子干,你讲话要有证据,你看见我们饮酒作乐了?”司阳直接反怼回去。

    “镇北将军休要恼怒,有没有饮酒让你的手下大将还有我两位义弟当面一验便知,宿酒状态是很明显的。”

    刘备这时上前说道。

    “也好,传令众将过来,让卢大人看看大家可有酒意,不过若是没有的话卢大人还得个本将一个交代才是。”

    司阳直接传令道。

    “喏”大帐外士兵马上去叫诸位将军去了。

    很快就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传来,这其中张飞的嗓门最大:“还让不让人歇会了,昨晚忙到那么晚,镇北将军太不够意思啦。”

    “大哥见过卢大人,镇北将军。”众将一看见大帐内的人就急忙见礼。

    “二弟三弟,你们怎么因为饮酒彻夜不归?”刘备上来就是一阵抱怨,还挤眉弄眼的暗示着。

    “大哥,你是一夜未见我和二哥竟患了眼疾吗?”张飞一脸奇怪的反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