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司阳一听差点笑出来,张飞演戏起来绝对能拿小金人呀。

    “三弟休要胡闹,你们彻夜饮酒不归,这可是严重违反军纪的大罪,快向恩师认错,恩师定会从轻处理。”

    刘备急忙对张飞说道。

    “大哥,我们昨夜未曾饮酒,这是从何说起?”张飞一脸懵逼的表情弄的司阳都快信了。

    “大哥,你此话何意?三弟醉酒的样子你难道没见过?为何想着要给我等定罪?”关羽也马上不满的问道。

    他是真的很不满,就算自己等人确实喝酒了,自己大哥居然带着卢植来抓现行,你这是要害死自己和张飞呀。

    “卢子干,你看他可曾有饮酒后的状况,不知道你们如此气势汹汹而来是何意?本将军这里又何时归你卢子干管了?”

    司阳冷冷的对卢植问道。

    “本将身为北中郎将,又是这里的主帅,自然要严正军规,你镇北将军就算有陛下诏命也不能擅自违反。”

    卢植说的竟然铿锵有力。

    “好,既然卢大人你非要查证,那就看看吧,我可提醒你卢大人,污蔑本将是要付出代价的。”司阳同样毫不相让的说道。

    卢植眼神有点慌了,因为他竟然完全看不出这些人有宿酒后的状态。

    “尔等昨夜可曾饮酒?”卢植竟然直接问道。

    众将如同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卢植摇了摇头,连回答都省了。

    “二弟三弟,实话说饮酒了也无妨,可不要欺瞒大哥的恩师呀。”刘备顿时就急了。

    “砰”的一声响,司阳怒火冲天的一拍桌案道:“刘玄德,你为何连自己兄弟都要害?别说本将军未曾饮酒,就算是饮了你等能奈我何?卢子干你这是多想害死本将?今日本将定要讨个公道,相信陛下定会主持公道。”

    司阳说的那是悲愤异常,完全是被冤枉的受害者。

    “这镇北将军息怒,这全是刘玄德所言,是本将轻信了他,还望镇北将军海涵。”

    卢植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拿刘备挡箭,毕竟这确实是刘备所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集中在了刘备身上。

    “这镇北将军休要狡辩,你所言的撸串就是你们不死者喝酒的意思,这可找别的不死者对质。”刘备梗着脖子道。

    司阳也算是明白了,刘备竟然找不死者打听了撸串的意思,也算是用心良苦。

    “哈哈,撸串在我那确实是有出去喝酒的意思,但是撸串主要还指吃东西,本将只是为了说着方便,将整合调试军械等重活这样称呼,因为忙完了本将会请大家吃肉,这有问题吗?”

    司阳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既然吃肉将军就没让他们喝上几杯?”刘备眼神闪闪的反问道。

    “刘玄德,话既然说道这我们也不必相互倾轧,你说我们喝酒了就拿出证据,现在请你将昨晚本将军送你的两坛惊鸿酒还给本将,本将的美酒不请无义之人。”

    司阳说完伸出手朝刘备讨要送出的惊鸿酒。

    刘备的小脸顿时雪白一片,就连卢植的脸色也是大变。

    “刘玄德,你倒是吧就还给本将军呀,当时本将军说的很清楚算是请云长和翼德的酬劳,莫不是你给喝了?”

    司阳见状直接问道。

    “既然镇北将军这里无人饮酒,那此事就此作罢,多有得罪。”卢植这时竟然想蒙混过关。

    “卢子干,什么情况你我心知肚明,只是小心如此会大祸临头,本将军也是有仇必报之人。”司阳冷冷的说道。

    “镇北将军此话何意?卢某行得正坐得端,绝没做过有愧天下,有愧陛下之事。”

    卢植一身正气的回答。

    “巧言令色,你可敢以自己性命发誓,这广宗城出去的四万黄巾力士和十万黄巾军你一点也不知情。”司阳怒斥道。

    “镇北将军,说话要有证据,否则休怪本将军翻脸无情。”卢植被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司阳精神流转感觉他不像是在撒谎,但是一边的董卓和刘备竟然同时脸色异常。

    这下让司阳也有些糊涂,难道这两人还联手了?

    “卢子干你好正派,现在知道要讲证据了,那你到我这里来是为何,你放心,本将军在未来的战报中一定详述今日之事,一个都不会漏掉。”

    司阳也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镇北将军,我老师乃是名满天下的大儒,岂是你一介武夫能诬陷的。”刘备这时还想着挽回面子。

    “狗屁的名满天下,我看是欺世盗名吧?本将军平定匈奴驱逐鲜卑和乌恒,接连清缴南阳颍川等地反贼,名声难道还不如他一个儒生?有本事为何这半年都未能攻下这广宗,这是在空耗国之财物。”

    司阳的话让卢植老脸涨的通红,嘴张了好几下竟然无法辩驳。

    “还有你刘玄德,本将当初对你有赠马扶持之恩,没想到你竟然一直背后想暗算本将军。”

    司阳一番话所有人都对刘备怒目而视。

    “镇北将军,今日之事是卢某失察,还请镇北将军见谅,将军如有任何不满战后你我面见陛下对质便是。”

    卢植嘴上听着好像服软,但实际上可没真服软。

    面见陛下当面对质他有把握朝堂之上帮他的人肯定多过这个镇北将军。

    “卢子干你好算计,不过也无所谓啦,走着瞧便是,请便吧。”司阳冷笑一声送客。

    只是关羽和张飞现在对刘备怒意爆棚,竟然不愿跟刘备走。

    “二弟三弟,难道你们要抛弃为兄不成?难道你们忘记了结拜时的誓言?”

    刘备满脸悲愤,双目含泪的的述说道。

    司阳看了都暗暗的点头,这刘备太能装了。

    果然关羽和张飞又开始动摇起来,毕竟三人结拜的誓言还犹在耳边。

    司阳见关羽和张飞看向他也只好微微的点头,这个时候他是绝不能开口留下二人的。

    这样既坏了自己的名声,也给刘备和卢植落了个挖墙脚的口实,自己并不急这一时。

    “主公,我们以后还是收敛点好。”这时田丰也晃了过来说道。

    “无妨,不过今后战时在营中饮酒不得过量,如感觉不适需要及时停下并用灵泉水解酒,违令者驱逐。”

    司阳想了下还是确定下规矩。

    这毕竟是游戏,而且演义中军中饮酒的并不少见,不喝多就好。

    真正喝酒误事的例子并不多,一个好像是曹操的火烧乌巢。

    还有一个算是张飞自己坑了自己,最后因为喝多了被属下割下了头。

    “末将遵命。”众将马上应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