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知道林弘毅说的是近期吴航的实情,但作为父亲,林春平历经世事颇多,并不太在意。

    毕竟,现在吴航没有再做出什么胡闹的事,是因为没有外界的过强刺激。

    林春平叹口气:“谁知道,激怒之下,这家伙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林弘毅听了父亲的话,心中也是打鼓:的确是这样。重生回来以后,我亲眼见到了吴航的胡闹。

    后来,既是因为我要改变他的命运轨迹,挽救他的性命。又是因为我要他做为辅助,开展我今生“闷声发财”的愿望。进而达到追妻,以及让亲友过上富足生活,更可帮助到更多人的目的。

    所以,我或明或暗地,带动吴航参与进我的生意中来。

    吴航没有再出什么事,尤其是在与崔强的激烈竞争中,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这都还是因为,我在其间全力地周旋。

    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已就“出事”了。

    别说父母对这样的人,想要和林弘雅终生相伴而不认同。就是我,也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林弘毅对林春平与贺翠莲说:“这件事,淡化处理就行。无论怎样,他们现在也都还年轻。未来,会遇到各自觉得更合适的人的。”

    林春平默然不语,贺翠莲点点头,再对林弘毅说:“好了,弘毅,不说这事儿了。你出差也是辛苦,好像没几天就瘦了一圈儿,早点休息吧。”

    林弘毅答应着,走回自己的小屋。

    屋子里,母亲已经把炉火升着了。放在炉火上的水壶壶嘴,冒出一股股淡淡的白色蒸汽。

    盥洗后,林弘毅走到镜子前,用毛巾把脸上的水迹擦干。

    看了一下,他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脸,是有点瘦了。

    是啊,虽说对海门市的房产状况,有前世的印象。但真的动用真金白银的钞票,进行背水一战般的投资,也是心惊胆战的。

    一块地,用去二百万现金,另有三百来万的债务,总计五百来万。

    前世的林弘毅,别说在这个年纪不懂,也没有能力去操作这样的大生意,即便是后来进入社会,有了一定的做事经验和经济基础,也没有敢涉足房地产领域的。

    房地产,看着都知道是暴利,可以获得巨额财富。

    但是,只要听说房地产商,为了拿下地块,为了找到贷款,为了顺利施工,为了尽快销售出去成品房屋,而付出无比的焦虑、烦心,甚至是以生命为代价。

    或许,也没有几个普通老百姓,再敢做这样的梦了。

    林弘毅当然明白,之所以他能如此顺利地拿下这块地,是因为他凭借着今生一定的经济基础,以及他以二十一世纪的商业精英的头脑,返回来对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大都还是怀着迟疑态度在做生意的人。

    重生的林弘毅懂得,与人洽谈生意,千万不要说什么“请求帮忙、以后如何回报”这样的话,而是要直接告诉对方:我能给你带来什么,我能让你扭转困居,我能使你迅速赚到钱。

    只有这样,才会真正结交下商界的朋友。

    就如才走出海门市机场,甚至早在几个月前,林弘毅就已经打算好:不涉足具体的商品房交易,而要“杀”进房地产的源头――地块!

    因为,跑贷款、求批文、找团队设计施工、施工过程监管、安全生产、工程完结验收、邀请或组建销售团队卖房、物业管理、社会舆论。这些方面,那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对于开发商而言,都会造成极大困扰,甚至是灭顶之灾。

    所以,林弘毅早就在心中无数次的盘算、演练过了:直接买地!这是相对简易,但又是能赚到足够多的钱的最好方式。

    想要拿到地块,去管理部门问询、谈判、确认等等环节,又会耗费许多精力。

    与其这样,不如或许多花一点钱,找到有实力的开发商,就有了更加接近拿地的可能。

    因为,再大的开发商,也必会遇到利润与负债之间的矛盾。

    林弘毅拿着数百万现金过去寻找商机,作为此时的地产开发来说,或许仍是不足。

    但是,这些钱,毫无疑问地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已是巨款!

    如果按照通货膨胀来预估,这笔钱,在几十年后,已经是过亿的资金量!

    这笔巨资,对于任何一个开发商,都是“雪中送炭”,最起码也是“锦上添花”!

    借势!

    在双方都有所求的前提下,林弘毅当然很幸运,遇到了为人诚恳、做事规矩的秦来德。

    但是,秦来德之所以从保险柜里拿出那两份图纸,不也证明:此时的他,虽然眼见到面前的“碗里有肉”可吃,但的确没有能力“吃”下去的窘境吗?

    双方迅速地一拍即合,既有林弘毅精明的预想、预算在里面,也因为秦来德想要集中力量,做好现在的房产销售,以及另一块120亩土地开发的业务。

    那块30亩的土地,如果按照1991年秦来德拿下来时的行情计算,应该大致在每亩十三四万左右。

    卖给林弘毅是每亩十七万五千,秦来德这块地,没有进行一分钱投入,就已经赚到了百万以上的利润。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话说得或许偏颇,或许有些绝对化。但如果你只想从朋友那里得到恩赐,不想为别人付出什么,怎么可能有真正的朋友呢?

    躺倒在床上,将身子送入被窝中,林弘毅再想起吴航的问话来:那块地,能够挣到多少钱?

    呵呵,现在当然不敢说具体能挣多少钱,也说不清楚的。

    但是,大致的涨幅,以及可能到达的价格空间,甚至包括合适而不能拖延的卖出时间。对于林弘毅来说,都已有了明确的估算。

    卖出时间,因为要考虑到结算可能需要的时间。所以,不能等到自以为的价格最高点;

    而大致的利润,林弘毅此时只有怀着一份忐忑与期冀,告诉自己:必须达到十倍以上!

    想了想,他又暗自笑了:无论价格如何,首要考虑的是时间。

    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

    命都不保,钱有何用?

    时间,什么时间卖出,比较稳妥呢?

    今年年底,1992年年底以前!

    主意打定,林弘毅也是连日困乏,安然入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