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着秦来德得意的神情,林弘毅的心中,却只有波澜不断。

    仿佛见到海啸袭来时的状况:人们还在享受着碧波沙滩带来的畅快,却于不觉间,见到远处洪波涌起。

    略有差异之下,人们更还为这壮观景象拍照、赞赏。待到人们都是惊慌失措时,滔天巨浪已经逼近。

    人们无处可避,惨呼连声。美丽的海岸,全部淹没于混浊的海浪之中。

    这其中,幸于避免者,能有几人?

    吕慧琳暗示秦来德不要太过逼迫林弘毅:“秦总,你既然知道弘毅沉稳,就多听听他的意见。”

    秦来德笑了笑,看向林弘毅:“弘毅,在想什么?”

    “挣到钱,挣到大钱,更还要,”林弘毅盯看着他,“把钱能够留下来,不被海啸卷走!”

    秦来德见林弘毅神情严肃,自己也不禁冷静了下来。

    他暗想做生意来的风风雨雨,好像也就是这两年,才感到很顺利。

    本来以为是自己摸到了做生意发达的门道,但秦来德细想之下,也觉得很是幸运:靠着原有资金,以及银行贷款,做房地产生意赚了大钱。

    也曾尝试做其它行业,但秦来德也自知,都没有挣到什么钱。

    既然这样,如果房地产生意要是出了问题,他暗想,那就真还不如林弘毅这样,有其它行业作支撑,可以东山再起。

    秦来德的神色凝重,林弘毅知道他已经开始认真思考,就再低声劝说:“收回大部分资金!”

    秦来德觉得浑身一震,因为这是林弘毅第三次严肃地劝说他了。

    沉默许久,他缓缓地说:“弘毅,你为什么还要把大量资金投进那里呢?”

    “不瞒你说,秦哥。”林弘毅低声说,“我只想挣快钱!”

    稍微缓和一下,他又自顾说着:“我只能推算个大概,并不能真切地了解,那边的房产生意,会达到什么样的状况。但我,”

    说着,他再看看吕慧琳,继而转向秦来德:“只知道,没有永远盛开的鲜花!适可而止,是最重要的!我不想秦哥多年的心血,还有想要和琳姐过幸福日子的钱,打了水漂儿!”

    秦来德再次震撼,看看吕慧琳后,不敢说话。

    “不超过一年为限。”林弘毅默默地说,“至于其他人能否继续挣钱,我们不必眼红。况且,你把资金转回京城来。或许挣钱慢一些,但是长久的项目!”

    说完,他端起杯子,喝着茶,不再说话。

    秦来德还想再说什么,林弘毅只是摇头,表示都不必再说了。

    吕慧琳听了许久,此时终于插话:“秦总,弘毅都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要再争辩了。我也累了,不想回去那边,想多陪陪父母。”

    秦来德终于想通了:他们都是在用各种方式,极力在劝诫自己。

    “好,弘毅。”秦来德转头看着林弘毅说,“我尽快联系这边的朋友,在京城找项目做!”

    林弘毅点点头,脸上现出笑意。

    “但是,其它行业我并不太了解。”秦来德又有些为难。

    “房地产生意,就很好。”林弘毅缓缓地说,“住宅,写字楼,都可以。至于其它行业,秦哥慢慢了解清楚后,再投入也不迟。”

    秦来德点点头,心情终于轻松了下来:“弘毅,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感谢你几次出于好意的劝说。”

    吕慧琳也对林弘毅,连连表示谢意。

    林弘毅一边谦辞,一边再叮嘱秦来德尽快运作。

    几人再叙谈后,秦来德和吕慧琳就告辞离去。

    林弘毅送他们之后,回到办公室里重新坐下,觉得身心俱疲:劝说秦来德这样的,自以为已经做得很成功的人,是最为艰难的。

    但出于双方的合作,以及彼此相互看重,林弘毅不想很可能到来的“风暴”,将秦来德多年的努力席卷一空。更还有他与吕慧琳,即将皆为真正的人生伴侣。

    至于更大范围的预报“风暴”,不是林弘毅应该做的事。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它独特的运转方式。

    更何况,即便对于林弘毅来说,了解一些前世的,或者见闻,或者经历的事。但重生回来后,他也再次面临了许多新的困难,就像猝然遭遇田三元一家来访,章玉珍初创业的艰难那样。

    既然如此,林弘毅对于自己的投资,包括对于秦来德的劝说,也是冒着极大风险的。

    今生的市场动态,稍微发生偏差,林弘毅的许多努力,也就付之东流。

    “风暴”何时来临,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临,如果有较大偏差,秦来德或者遭受完全败覆,或者会因为林弘毅的劝诫而痛失生意良机,这都是目前很难确定的。

    林弘毅顶着这许多压力,还是尽量将自己的隐忧说了出来。这是因为,除却对于前世的社会记忆以外,林弘毅还带回来前世的学识与人生经验。

    他相信,这二者相互补充,会对今生遇到的困难,进行合理、合适的判断,以及较为正确地应对的。

    林弘毅还在暗想,崔倩倩和吴航等人,先后进来办公室,汇报促销活动进行,以及后续活动筹备的状况。

    认真听了,并再与他们进行了交流之后,林弘毅确认了连续的促销活动方案。

    “登峰时代”的促销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为京城的寒冬,为喜庆的春节假日,额外带来一份红火的气象。

    1992年的2月4日,大年初一。

    林弘毅赶在凌晨时分,就把春联贴在了院门外两侧。

    吴航穿着棉军大衣,在他身边帮忙贴好,再笑看着对联读着;

    上联是:旧岁才添多处喜

    下联是:新年更上几重楼

    横批是:春满人间

    林弘毅再把一个近三尺见方的大“福”字,贴在了进门处的影壁墙上。

    胡同里的各家住户,纷纷走出家门,来到胡同里,燃放烟花爆竹。

    吴航见状,立刻跑回院子里,接连搬出两箱烟花爆竹,放在院门口。

    林弘毅、林弘雅、吴琳等人,站在一旁观看。

    将几挂鞭炮连接在一起,拉直后放在地上,吴航点上支烟,蹲下身子,用烟头凑近火药捻芯。

    随即,“噼吧”作响的声音,伴随着浓烈的火药气味,震响在寒冷,但又是喜庆的夜色中。

    鞭炮声才停,一个声音就跟着传来:“哟!可得多注意防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