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屋内虽然立刻显得闷热起来,崔强却满意地咧嘴笑了。

    随后,他走到墙角,按下了大哥大的接听键:“嗯,我是强子。”

    崔强打着电话,语气显得很神秘。对方倒是很随意,大大咧咧地回复着:“强子,你也算是大款了,玩几把牌还这么小气!”

    崔强随口说着“我算是什么大款”,然后就故作犹豫着,答应了对方牌局的邀约。

    对方即将挂上电话时,崔强又低声问:“老五在吗?”

    对方随即也低声回复:“只要能找到钱,他肯定来。”

    “在还是不在?”崔强再问。

    对方呵呵地笑着说:“你们原来在一个‘圈’儿里呆过,感情深啊!他也刚打了电话,等会儿就过来。”

    崔强“嗯”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点上支烟,他狠狠地吸了几口。用力过猛,他被呛得咳嗽连连。

    赶紧走到窗边,他嘴里叼着烟,把几扇窗户依次打开。

    两个落地式电风扇仍然转个不停,就此使得室内有了循环风。

    崔强暗呼口气,坐回沙发上,呆想起来。

    老五,原名李连武,因为谐音,打小儿就被邻居小孩儿及同学称为“老五”。

    今年二十九岁的崔强,过去在社会中游荡的时候,结交了比自己大两岁得李连武。

    见这个被称作老五的人,打架不手软,对自己也很义气,崔强和他很是要好。

    但要好,并不能一厢情愿地长期相处。李连武也正因为心狠手黑,本身带着点火就着的脾气,更是因为各种事由,被公安机关处理。

    从小学没毕业就进了“工读”学校,到初中开始的不停地进派出所,李连武的人生之路就此确定了方向:混社会,进局子;进局子,混社会,再于短了十几天,长了每两年,再进局子。

    被学校早早开除,李连武索性就在社会中撒野。但随之而来的,是不断加大处罚力度的“训诫”。

    十六岁被劳教,十八岁出来后,李连武随即因为敲诈和斗殴伤人,被判了三年劳改。

    出来后,二十一的他,因为精力旺盛,却仍旧不想走正经路。上班肯定受不了严格的劳动纪律,他又嫌做小生意太辛苦。

    仍旧混吃混喝,别人遇到需要打斗的事,自然首先想到他。

    没过三五个月,李连武就因为出手伤了人,又是连续受处理的人员,这次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

    二十五岁出来后,他仍是旧习不改,仍旧混迹在社会中。

    社会中开始流行各种倒卖紧缺物资的生意,李连武因为连续进劳教、劳改所,而受到狱友的“交流、启发”,就动起了歪脑筋。

    崔强此时虽然也是浪荡,但和李连武相比,已是“小巫见大巫”,只有跟着转的份儿了。

    李连武谎称有批来自东北的木材,并伪造了各种批文、货站资料,与人洽谈这笔没影儿的生意。

    收到预付款后,他没几天就花得一干二净,对方心知被骗,接连讨要货款。

    被逼得着急,他更还于羞恼之下,将对方打伤。

    二十六岁的他,只好继续罪与罚的路途,这次被判了五年。

    出来后,三十一岁的李连武,已经明确感知到,自己与快速发展的社会的差距。往日里经常厮混的兄弟朋友们,也大多做了正经生意,比如崔强。

    如果是心灰意懒也倒罢了,但李连武却仍是在不务正业的朋友们之间晃荡。

    类似于崔强这样的朋友,虽然不想,也不太敢和李连武掰了面子,也偶尔拿些钱给他花用。

    但这些钱,转眼间就被他送进了牌局里。

    心气儿太高,也想做一回大款,哪怕是短期的。李连武咬牙切齿地说:“甭管什么道儿,只要能来钱就行”!

    崔强等人听了,只有胆寒,不敢相劝,唯恐被他“看上了”自己,遭了他的黑手。

    此时,崔强想的,已经不再是如何尽可能躲开这人,而是想如何接近他。

    因为,心中羞恼已埋藏多时,更加眼见仇敌吴航接连得到好运,再听到自己的房子少卖了很多钱。娇妻赵晓蔷更因为腮下疤痕,只要洗把脸,就是掉几滴眼泪,最低也是眼圈发红。

    几重压力之下,崔强身体内的恶念升腾,不想再忍受。

    看看时间已晚,他招呼店员闭店后,就给赵晓蔷打了电话,只说自己要再和牌友打几局麻将。

    赵晓蔷知道崔强顽劣,但也是爱钱如命。打麻将虽然输赢较大,可崔强或者因为打牌技术较好,或者因为及时收手,倒也勉强算是“收支平衡”。

    既然如此,不能太“严厉”约束得了崔强的赵晓蔷,只好带着哀怨,独卧双人床睡觉了。

    崔强打了辆车,来到了近郊的一处平房院落。

    大狼狗狂吠声中,有人开门将崔强迎了进去。

    院子里东、北、西三个方向,各有两三间房。东屋和北屋还亮着灯,但是西屋的窗户,却不见一点光亮。

    虽然如此,崔强还是径自走向西屋。

    敲了门,里面的人打开后,让他进去后,随即就关好了屋门。

    穿过堂屋,他走进一间小屋,只见已是几个人因为抽烟而烟雾腾腾,洗麻将发出的“稀里哗啦”声不断。

    从外面见不到这间屋的光亮,是因为开设暗赌的人,担心警察来抓赌,而用棉被、床单什么的,遮挡了个严实。

    这虽然近乎于掩耳盗铃,但也还好,最起码目前还是“安全”的。

    崔强在几个人中间打量一下,并未见到李连武,就不禁低声问开暗赌的主人:“老五不在吗?”

    主人笑着,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在牌局边:“有钱没钱,他都会来晃一圈儿的。知道你跟老五关系好,稍微等等。强哥生意做的大,先玩儿几把再说!”

    这几句话,在往日里听来,崔强都是满心欢喜。但今天听来,却令他心惊胆战。

    “别乱说话!”崔强一边说着,一边点上烟,加入了“战局”。

    过了好久,李连武的身影还没到,心里有事儿的崔强,却已经输了不少钱。

    心中慌乱不已的崔强,开始犹豫自己的盘算,是否妥当。

    “玛的,今儿手气不行!”他一边低声骂着,一边想要起身离去。

    主人不想轻易让这个“大主顾”走人,就再劝说着:“强哥,再玩儿几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