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正在着急,林弘毅只见母亲贺翠莲,笑着对章玉珍夸赞:“玉珍,你们家田馨,长得不仅漂亮,说话做事又很端庄,真是越来越有大姑娘的样子了!”

    章玉珍听了贺翠莲的话,看着心爱的女儿,也是笑眯眯地连连点头。

    林弘毅听了母亲贺翠莲的话,却一时陷入沉思:是啊,馨馨是大姑娘了!懂得与男性保持合适距离了。

    这当然是好事,但对于林弘毅而言,却还是心里生出淡淡地遗憾――从今以后,除了要耐心等待田馨长大,更要以合适的方式,保持和她的亲近。

    前世的林弘毅,本就没有早恋的事情。今生的他,面对明知道一定要追到,并且娶她的,但现在只有十三岁的田馨,真有束手无策的悲凉感觉。

    正在心中连连发出暗叹,他猛然间听到吴琳在院里开心地大喊:“弘雅姐,弘毅!我考上啦!”

    林弘雅和林弘毅连忙放下碗筷,走去院里,为吴琳祝贺。

    当得知吴琳真的考上杭城西湖师范学院时,林弘毅大笑着说:“赶快通知陈和平!”

    吴琳脸上立即通红,不敢答言。嗫嚅一会儿,她低声说:“净瞎说!还有这个小姑娘在场呢!”

    林弘毅扭头看去,已见到田馨逐渐走近。她脸上尽是笑容,对吴琳说:“吴琳姐姐,恭喜你!”

    吴琳连连道谢后,再对田馨说:“馨馨,再过三年,你十六岁时,也要回去杭城读高中,准备参与高考的学习了。”

    林弘雅也笑着对田馨说:“我们馨馨高二才回去呢,对吧?那就是十七岁啦!”

    “不是,是十六岁。”田馨认真地纠正着林弘雅的话。

    见几人都有些诧异,她再得意地说:“我还要再跳一级!”

    林弘雅和吴琳略感惊讶之余,再连声夸赞田馨学习用功。

    林弘毅听了,心里立刻欣喜。他立刻祝福着她:“好棒!田馨!祝你成功!”

    田馨盯看林弘毅一会儿,再使劲点点头。

    林弘毅正要再说什么,又听到父亲林春平在屋中喊他:“弘毅,你的电话!”

    林弘毅快步进屋,接过林春平递来的大哥大,就反身回到院里。

    站在紫藤花架下,他看了看田馨,就对话筒说:“你好,我是林弘毅。”

    电话是秦来德打来的,但林弘毅听着他的语气,没有了往日里的那份洒脱开朗。

    秦来德随口问了林弘毅此时在做什么,得到他家里来了客人的回复。

    沉默片刻,秦来德似乎为难,但还是说:“弘毅,你过来一趟,我跟你有话说。”

    既然秦来德已经知道自己家中来了客人,但还是坚持要自己前去会面,林弘毅知道他肯定是有大事要说了。

    答应后,林弘毅挂了电话。

    田馨犹豫一下,走来林弘毅身边,仰头看着架上的一串串的紫藤花,赞美着说:“真好看!”

    “嗯,紫藤花香味淡雅,但却很绚烂。”林弘毅低声说。

    “你要出去吗,弘毅哥哥?”田馨仰头问。

    林弘毅当然舍不得与她道别,但想着秦来德打电话时的沉闷,他还是决定要赶去赴约。

    先走回北屋,林弘毅向田三元夫妇表示歉意后,再和父母说明有要事处理。

    章玉珍还想劝住,林弘毅低声对她说:“章阿姨,是秦大哥找我。我听他语气沉闷,肯定是有急事儿的。”

    章玉珍只好作罢,再和他约定改日,到“助你成功”英语学校面谈相关业务。

    走到院子里,林弘毅见田馨还在紫藤花架下,仰头仔细看着,不禁怦然心动。

    象征着缠绵迷恋、恒久浓烈的爱,紫藤花淡淡的花香,弥漫在院子里。

    “馨馨,你好好学习。”林弘毅说着,回收和她道别。

    吴琳和林弘雅仍在开心地说笑着,见林弘毅出去,也没有太在意。

    林弘毅走到影壁墙处,回身看去,田馨站在紫藤花架下,仍在看着自己。

    两人相视一笑,林弘毅随即快步走出了院子。

    “哟!弘毅,去哪儿啊?你家不是来了客人吗?”陈宁拎着刚买来的两瓶啤酒,正要回家。

    “嗯,有事儿出去。”林弘毅稍作回应,就要走开。

    “哎,弘毅,你当初说的有道理!”陈宁说着,神情有些低落。

    林弘毅见状,已是无言以对,只好随口安慰:“你那套房,就别着急了。现在价格已经跌破两千元每平米不说,更还无人购买的。”

    陈宁哀叹之余,又觉得被他羞辱。

    想了想,陈宁就又神秘地凑近林弘毅:“弘毅,我上次没听你的,吃了亏;这次我研究了很多资料,你听我一回,也绝不会吃亏!”

    林弘毅见他像是很诚恳,只好耐心听听。

    “终止房地产业务!全部售罄!否则,必将后悔不及!”陈宁咬牙说着,“否则,你会吃大亏的!”

    “嗯嗯,谢谢你。”林弘毅不想再为这个自以为是的人,浪费一分钟的时间,稍作回应就快步离去。

    陈宁冲着林弘毅的背影,连连摇头,心中怨恨:你能懂多少?连我的话都不听?!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回到家里,陈宁把两瓶啤酒顿在了饭桌上。父亲陈更实摆摆手,拒绝了他递来的啤酒瓶。

    看看沉闷的弟弟陈和平,陈宁也不再问,自顾往杯子里倒上啤酒,喝了起来。

    母亲付红霞笑着问:“宁宁,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海宁那边的房价很稳定啊?”

    陈宁心中叫苦:还稳定什么?倒也是,肯定是稳定在两千元每平米一下了!

    但这话肯定不能说出口,说出来,自己的骄傲姿态就不能维持了。

    陈宁喝了一大口啤酒,接着就打了一个酒嗝儿:“嗯,当然稳定。您放心吧!”

    “好勒!”付红霞说着,伸手拍拍腰间拴在裤腰带上的钥匙串,“你也放心,那房本儿,一直压在箱子底儿呢!”

    “嗯,压着吧,别动了。”陈宁说着,自顾再倒满一杯。

    付红霞心中欢喜,连忙说:“别自个儿喝啊!我也喝一杯!”

    一旁的陈更实默默地看看陈宁,随后就起身离桌了。

    陈和平也赶快吃了饭,站起来要走出屋。

    陈宁当然知道,海门房价大跌的事,能瞒过母亲付红霞,肯定是瞒不住父亲陈更实、弟弟陈和平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